第四百三十九章 开修

小说: 三国虎符 作者: 三月壹 更新时间:2019-12-03 06:46:38 字数:2412 阅读进度:440/447

嬴子戈和百里奚就境内的水利工程达成了一致后,大秦内阁的工作重心也就自然而然的转移了过来,除了一众驻边大将和黑冰台、罗网等,依然在郭嘉和贾诩的领导下缓缓布局收网,剩下的文武大臣都绞尽脑汁的思虑起了如何能从这水利大事中找到自身的定位,收揽功勋。→+?,.↓.o≥

毕竟这大秦新立,各个官品、爵位上缺的人手都不少,而想要拿到,资历是一方面,功勋政绩自然更为重要,或者说功勋和政绩本来就是资历。若是没有政绩,在官场上就是举步难行。

大秦境内官吏们为水利之事忙碌起来,百里奚更是亲自赶往境内各处,开始实地观察,意欲制定出完善的计划出来,至于境内相关水利之地,尤其是郑国渠之地的百姓,也是在嬴子戈的命令下,自发的迁徙到了周边的地区。

这倒不是嬴子戈强行为之,身为大秦复兴之主,凭借着自身的额魅力能力,嬴子戈的威望在这短短数年的时间里,早就已经超越许多人的想象。而百姓们自发行动,大秦官员们的办事效率,自然也就越发的高效起来。

与此同时,在徐州境内,曹嵩接到了曹操的家书之后,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就向着兖州境内赶去,相比于原本历史上曹操的强悍实力,如今早早就和吕布打完了兖州之战的曹操实力实际上虚弱了不少,故此曹嵩在投奔兖州的路上,也低调了不少,虽然还是带着全家老少上百人以及大大小小数十车的财物家产,但对自身的防御也重视了不少,特别是路过徐州的时候,更是提前通过自身的关系和陶谦那边取得了联系,希望陶谦能派遣兵马前来护送他前往兖州。⊙√,.2●3.o≥

陶谦仔细思虑之后,自然也是乐意给曹家一个面子,特别是在曹操刚刚正面击败吕布,覆灭了纵横天下十余年的并州狼骑的情况下。不过,也不知道是命中如此,陶谦那边还是派遣了都尉张闿领着兵马过去护送。

这些情报被黑冰台查到后,自然是送到了嬴子戈面前。本来无意参合的嬴子戈,因为曹操和益州那边的联系,自然是不会让曹操好过。为了以防万一,就直接派黑冰台参合了过去。

一句话,无论张闿动不动手,曹嵩都死定了,而陶谦这口黑锅也绝对是背定了。

徐州那边风起云涌,张闿倒也没有辜负原本历史上的记载,虽然形势不同,陶谦除了让他领头以外,为了表示重视,还多派遣了一名副都尉帮忙。

可惜,自古财帛动人心,在曹嵩携带的曹家百年积累的财物诱惑下,张闿还是费尽心思的说服了副都尉,一起干掉了曹家上下百余口人,抢了财物各奔东西而去。

不过,巳蛇到也不算是白跑,先是悄无声息的在张闿等人的手中随意的打晕带走了一名曹姓之人,之后则是在张闿等人离去之后,将其重新扔回了那已经化为血海的临时驻地,让其清醒后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从而返回兖州,给曹操报了信。

巳蛇一路藏在暗处,护送曹姓之人前往兖州,百里奚这边便已经勘测完了境内各处地形,而对郑国渠和白公渠之地的勘探更是格外的深入。毕竟有着先秦和汉室的基础在,对于整体水利的兴修自然是有着极大的帮助。

勘探结束,大秦境内水利的兴修自然而然的也就展开了,并且快速的进行着。

兖州,陈留。

曹操近段时间心情并不是很美好,虽然击败了吕布,重新掌控了全兖州之境,但是付出的代价,却是于禁这等大将良才。要知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对于如今这个阶段的曹操来说,每一名大将的性命都是格外的重要。

“曹州牧,我家主公的心意已然尽在此处,其中轻重还请州牧自决!”郡守府,益州信使一脸诚恳的说道:“另外,我家主公让某向州牧带一句话,汉贼不两立,天下纷乱,自有我汉人争锋,焉能让已然进入历史尘埃的老古董重新称雄!”

曹操眉头紧紧皱起,暗暗打量了一眼站在一边面无表情的荀彧,沉吟了片刻后,开口说道:“汝且回禀你家主公,条件不变,只要他们动手,操自然随从!”

“州牧高......”

益州信使脸上一喜,刚准备开口称赞曹操,郡府大厅外,一名曹操亲卫就冲了进来,“主公,大事不好!”

曹操神色冰冷的瞪了一眼亲卫,没看到这里还有外人的信使存在,就是发生了什么不能迟疑的大事,也应该过来悄悄的禀报才对,吼那么大声的不好了,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咱们这边出问题了。不懂事,太不懂事了!

想归想,该问的还是要问的,扫了旁边的益州信使一眼,曹操眼中寒光一扫而过,听都听到了,如果在遮遮掩掩的,反而显得某家小气。算你倒霉,如果不是什么不能见人的,听了也就听了,如果是的话,心中冷哼,曹操从牙缝里,冷冷的逼出了一个字:“说!”

“主公之父于七天前,在鲁国和徐州交界处被陶谦部将张闿所杀!”亲卫迎着曹操冰冷的眸子,只感到头皮发麻,心中一寒,却又不敢迟疑,只能强忍着恐惧,低着头不敢看曹操,快速的将事情完完整整的交代了一遍。

此话一出,整个府厅不由的一静。

曹操冰冷的神色一怔,彻底的楞在了原地,眼前一阵阵的黑暗袭来,直接栽倒在几案上。

“主公,主公!”曹操晕倒,荀彧、荀攸、曹仁等曹军文武大将,自然是慌乱不已,纷纷朝着曹操的位置冲了过去。而益州信使更是面色惨然,听到这条消息的时候,他就明白,益州的谋划算是破灭了,全家被杀的恨,足以让曹操短时间内失去理智,不顾一切的去复仇,而他作为益州的信使,听了这种消息,在曹操暴怒的情况下,小命不好说啊。

“啊!”一阵呼天抢地的紧急救治之后,曹操方才悠悠转醒,喉中发出一声嘶吼,猛地站起身来,望着徐州的方向,双目血红的咆哮道,“陶恭祖,某与汝不共戴天!”

“主公......”

荀彧刚刚开口,就被曹操冷冷注视过来的眼神弄得心中一寒,不自觉的收回了接下来的话语,他知道,此时的曹操已经彻底听不进去任何劝告,心中暗叹:“算了,虽然错过了这边,但要是能借此机会拿下徐州,未尝不是一条良策!”

荀彧退下,在座的一众武将立刻全部起身跪伏在曹操面前,特别是如夏侯惇,夏侯渊,曹仁、曹洪等一行宗族武将,更是人人双眼血红,煞气冲天的吼道,“血洗徐州,报仇雪恨!”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