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有事相第求

小说: 都市至尊(两耳就是菩提) 作者: 两耳就是菩提 更新时间:2019-12-03 06:52:09 字数:2659 阅读进度:515/535

o,都市至尊

本来跟张敏约好了一块吃饭的。

现在,陈歌想跟这个叫孟康的再度了解一些信息,便打电话告诉给了张敏。

“怎么样她来么”

朱莉莉有些紧张的问道。

张敏道“可能是真的怕了你们了,人家不来了”

不由得,张敏口中有些小失落。

“不来才好呢,人家王哥说了,咱们直接去龙江大酒店吃饭,见识一下你们龙江最好的酒店”

朱莉莉欢呼雀跃。

张敏悻悻的点头。

然后,众人直接去龙江大酒店了。

“不好意思,今天龙江大酒店被人包下,几位先生小姐可以选择去别家,非常抱歉”

没想到刚到门口,就被服务生给拦下了。

让兴致冲冲的朱莉莉不由得有些失望。

她手机都准备好了,就等着拍照了,可是居然不让进。

“这么大的酒店都被包下了,得多少人啊,一个位子也没有么”

朱莉莉问道。

服务生摇了摇头。

“唉,真是的”

朱莉莉气的直跺脚。

“算了,咱们去别的地方吃吧,也一样”

张敏劝道。

然后众人就离开了。

可是朱莉莉仍然不舍,不时的回头看看。

此刻,一辆辆豪车行驶而来,到了酒店门口。

诸多龙江的达贵下车。

他们整理西装,站在门口,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人。

“你们快看,那位不就是陆家的老总,陆宗年先生么”

朱莉莉惊愕道。

张敏点头“真是陆总,原来,龙江大酒店是被陆总包下了,这也难怪”

“可是往年的交流大会,陆总可没有这么大的排场,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那就是有重要的贵宾来临”

张敏说。

“重要的贵宾”

朱莉莉她们全都好奇的凑上去看着。

此刻,最中间的车门打开了。

一个老者先行下车,随后,他恭敬的请出来了一个年轻人。

陆总上前,恭敬的握手。

而看到这个年轻人,朱莉莉瞬间傻眼了,“啊那那不是陈歌”

张敏也是惊讶的捂住了嘴巴“是啊,真的是陈歌,他说他有事来不了,原来,他要来龙江大酒店了”

“可是敏敏你看,陆总他们对他好恭敬啊,为什么会这样对一个d丝呢”

朱莉莉越发的错愕,就感觉自己的脸颊生疼。

自己一直嫌弃的这个年轻人,人家居然有这样的人脉。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有这么一瞬间。

陈歌虽然还是穿着自己认为很土的衣服。

但是跟这群富商站在一起。

居然好帅

朱莉莉咬了咬嘴唇,心里懊悔道。

陈歌并没察觉还有人盯着他已经看傻眼了。

此刻,陈歌跟陆家家主陆宗元,以及孟康,几人走进了大酒店。

陈歌也没想到,本来以为是一次简单的饭局,居然把陆宗元也给请来了。

“孟大哥,您确定,此人实力高超可我怎么看,都觉得他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

陆宗元走在后面,此刻轻声的对孟康说道。

“宗元,我何时骗过你,千万不要小瞧陈先生,他的实力,你我难以想象懂么”

孟康说道。

“若是真如大哥你讲的,那便真好了,说不定这次陆家的危机,就能平稳度过,如若次,我陆家终生愿奉大哥为尊”

“呵呵,奉我为尊,你有这个精力,还是多求求陈先生吧,若是陈先生真能跟我们站在一起,那就什么问题都没有了”

说着,众人走了进去。

酒场之上,无非就是一番寒暄。

三旬之后。

孟康抚杯,示意陆宗元讲话。

而陆宗元呢,却是怎么看,都觉得陈歌只是一个黄毛小子。

让他拉下脸来,去求这么个小子,实在是难受。

“砰”

而就在这时,坐在陆宗元身旁,一个中年汉子,忽然放下了酒杯。

“陆总,张某不明白,今日这午宴,到底是为何而设,款待的又是谁”

因为陈歌坐在首座。

这人早就不服气了。

而且陆宗元言语多番讨好,更是让他颇为不忿。

“呵呵,张大师,今日午宴,当然是我们请到了陈先生”

孟康淡淡笑道。

“陈先生呵呵,请恕张某眼拙,我活这么大,从来没听过什么陈先生李先生的我们都是前来助拳陆家的,而孟大师已经是高手中的高手,再加上我张铁,不知道还请这个黄毛小子做什么”

张铁冷笑。

“张铁,不得放肆”

而孟康,却是有些紧张,急忙呵斥。

反观陆宗元,夹在中间,却也一句话不说,显然,他是有些认同张铁的话的。

陈歌也算是听出来了。

果然啊,这世上没有什么白吃的午宴。

陈歌瞥了眼孟康。

孟康带着几分歉意的低下了头“先生,您听我说,事情是这样的,我与宗元老弟,早些年有些瓜葛,我曾经答应,若是有事,我会出手相帮,现在陆家有了危难,我便应邀前来,可是奈何敌手太强,我等恐怕不是对手”

“因此,不知道先生能否帮忙”

孟康直言不讳了。

“对不起,我没想参与这些瓜葛”

陈歌表情冷漠,说道。

陆宗元眉头一皱,将酒杯放下。

而一旁的张铁呢“黄毛小子,没想参与我看你是不敢吧,你有什么手段,尽管拿出来,我们两人比试一番,也可让陆总看看你的本事”

“比试,算了吧,我也没兴趣”

陈歌道。

陆宗元却是翘起了二郎腿。

本来以为还真是什么高手。

“呵呵,孟康大师,我想这顿饭再吃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了,我该走了,谢谢你的款待”

陈歌扫视了一眼,又看了看孟康一笑道。

“先生,别着急”

刚一站起来,孟康急忙拉住陈歌。

“陈先生,怪我,没有提前表明所有缘由,为表歉意,先生跟我提过,要来寻找灵狐一事,有一物,乃是先生必须,我已经令人准备好”

孟康拍了拍手,立刻有手下拿进来一副地图。

“先生,这是安岭原始森林的路径地图,从古至今,鲜有人能够真正的穿梭于原始森林之中,但我孟家先祖,曾在丛林历练,并画了一副地图,尽管帮助不了先生多少忙,但我想,或许有些用处,先生请笑纳”

“孟老哥,这地图可是你们家族为了寻找”

陆宗元瞪大眼睛,剩下的话,就被孟康抬手打断了。

“先生,请笑纳”

孟康又道。

陈歌接了过来,跨越丛林,有了这副地图相帮,自然省事了大半。

就在这时。

“给我拿来”

张铁却探手一把夺了去。

“姓陈的小子,看来你很想要这副地图啊,怎么样,现在地图在我手里,你想要,可以来夺”

张铁冷冷一笑。

反观陈歌呢。

却是摇了摇头,自顾自的坐了下来。

“你什么意思”

张铁冷问。

陈歌没答话,而是随手用筷子夹起了盘里的一片菜叶来。

当下,手腕一震。

菜叶直接飞出去。

打在门上。

一声巨响,实木的包厢门,忽然炸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