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算盘落空

小说: 金牌特工:腹黑王爷独宠妃 作者: 汤小九 更新时间:2019-07-12 06:48:39 字数:2203 阅读进度:505/959

第505章算盘落空

我活着的时候御史府是我的家,我死了之后就跟我就没什么关系了。”

他这么说,自然不是因为真的不在乎御史府,只是与凌知道这个时候如果他表现出慌乱,司寇倾月肯定会想尽办法杀掉他。

有句话不是叫做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吗?

只有他表现的什么都不在乎,司寇倾月心里才会没底。

虽说于凌确实没什么出彩的地方,但毕竟是生在京城,御史府跟右相府比起来的确差远了,但好歹也是个三品官,贵族中该有的尔虞我诈可是一点都不缺。

再说司寇倾月哪怕再稳重,再处变不惊,也不过是个十六七岁,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少女,在这点上自然不是于凌的对手。

她被于凌这无赖一样的说法给说的没辙了。

的确,于凌如果在乎的话,那很好办,只要控制住御史府就行,再者暗地里杀了于凌都可以。

但如果他什么都不顾及,想要来个鱼死网破的话,司寇倾月担心今日的事情会被他抖落出去。

如果那样,因为一个小小的御史府公子毁了她的名声,这岂不是得不偿失?

可如果不杀了他,司寇倾月一方面担心的是于凌会把这件事传出去。

二来也会觉得膈应,毕竟于凌继续活在世上就是在时刻提醒她,她曾经失身于这个人。

司寇倾月想着其中的厉害,一时间脸色阴晴不定。

如果今日遭受这种尴尬境地的是东陵雪的话,她恐怕这个时候就已经让人杀于凌灭口了。

但司寇倾月毕竟是东陵雪,没有东陵雪的阅历,更没有东陵雪的手段,也没有东陵雪的实力。

这里是墨菊宫,而且刚才她进来的时候,为了不让别人听到她和蓝瑾瑜欢好,已经把所有的宫女都打发出去了。

如今她就算是想要立刻杀人灭口,也没有那个能力。

现在杀了于凌的话,她没有那么多的后顾之忧了,毕竟这儿只有他们两个人,于凌根本没有时间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出去。

可尴尬的就是,她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小姐,怎么可能徒手杀得了于凌?

此时此刻,司寇倾月左右为难,她沉思了一会儿,深深的吸了口气,便用诚恳的目光看着于凌。

“今日的事情你也应该看出来了,我的目标并不是你。只要你不说出去,我是不会对你动手的。

毕竟杀了你堵悠悠之口,和你不说出去并没有什么两样。我想就凭你也不敢在外人面前编排我,我又为何硬要杀你灭口呢?”

如果司寇倾月之前没说那句要灭了御史府的话,于凌恐怕在对方恳切的目光下相信了她。

虽然司寇倾月年纪不大,看着也不像是大奸大恶之人。

但一个张口就说把一个家族满门抄斩的人说的话,可信度实在太低了,于凌自然不信。

但跟司寇倾月一样尴尬的是,他也不能对司寇倾月做什么。

这件事最好的结果,就是他们两个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不过这就要司寇倾月肯不肯了。

司寇倾月作为一个深闺女子,肯定不会把这件事说出去,毕竟那样就意味着她的名声彻底毁了。

而他呢,也就像司寇倾月说的,他确实也不敢在外人编排对方。

不过司寇倾月作为右相府的大小姐被他占了便宜,不用想也知道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可如今他也不敢把对方怎么样,司寇家的小姐在宫里出事,那可是一件会轰动整个京城的事情。

所以,以后得事情只能以后再说,祸根还是不可避免。

想到这儿,于凌觉得自己比任何人都委屈。

他是占了司寇倾月的便宜没错,但这也不是他自愿的啊。何况他还被下药了,药效又有迷幻的作用,所以其实没啥感觉……

两个人知道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所以为了避免尴尬,于凌先主动离开了。

他也没想着把事情闹大什么的,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让右相和太后恼羞成怒了的话,于家肯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至于后面的事情,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司寇倾月狠狠地瞪着于凌的背影,直到人消失不见,这才艰难的起身来到桌边,把上面的茶具都扫到地上摔了个稀碎。

她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样的东西能够让她泄愤。只能把那些茶具想象成于凌摔烂。

目光射向被于凌关上的门,司寇倾月咬牙切齿,嘴里喃喃自语。

“于凌,我司寇倾月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原本她想着等和蓝瑾瑜发生关系后,就打算赖上对方。

蓝瑾瑜虽然有一个莫名其妙的未婚妻,但不是还没娶进门吗?

凭安国公府的家风,蓝瑾瑜哪怕心里会不舒服一点,但绝不会要了她之后不管不顾。

至于那个未婚妻,篮家人肯定自己会处理掉。

而司寇倾月对自己很有自信,只要让她跟蓝瑾瑜呆在一起,她总有一天都会让对方爱上自己。

可谁知一个于凌彻底打乱了她的计划。这个人好像就是专门来搞破坏的,跟那个未婚妻一模一样。

让司寇倾月都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

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体上,看到衣服着不住的那些青青紫紫,司寇倾月突然觉得一阵恶心感传来。嘴里发出“呕”的一声,扶着桌子就开始吐了,差点没把苦胆都吐出来。

直到把胃里的所有东西都吐完了,她才仿若虚脱了一般扶着桌子坐在了椅子上,开始嚎啕大哭,就像是要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

而另一边,于凌刚离开客房没多久,便迎面撞上了蓝瑾瑜。

看到眼前这个风姿玉树,如浴春风的男子,于凌的眼睛微微眯起,不知该如何面对对方。

他实在不想往蓝瑾瑜知道一切那方面想,因为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实在太干净了。

可今日发生的一切如果说成巧合的话,也太过巧了,就像是被别人安排好的一样。

见于凌看着自己不说话,蓝瑾瑜微微皱了皱眉,轻声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