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小陈大战杀猪刀!

小说: 开元情诗与剑榜 作者: 长庆二年 更新时间:2020-01-14 22:50:11 字数:4857 阅读进度:279/282

<>app2();

“小陈便是蔡卓言!”见人来犯,小陈慷慨出阵,潇洒倜傥。

就是感觉自己说的话有些怪怪的。

那粗鲁糙汉并不介意,昂着大脑袋粗声粗气问:“是不是说,技击中胜了你,便可得五千钱?”

原来是冲着高额奖金来的!

小陈微微笑道:“十足真金,童叟无欺!”

说着又补充道:“不过,你得先缴纳一千钱的‘挑战费’,才可以同我过招。”

许多来打架的人都是冲这五千钱的奖金来的,可是虽然奖金数目一直在提高,却没有一个人把奖金拿到手的。

“一千钱?”糙汉皱了皱眉头,显然数额有点小贵,不大能拿出来。

见糙汉狂揍了自己一顿、还抢走了自己的贴身玉佩,现在竟然看也不看自己,原先的“扬州第一游侠剑客”冯邦大怒:“兀那泼汉!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当街行凶,劫掠良家!公道何在,天理何在!”

糙汉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他,从腰带间摸索了一会,取出一个玉佩来——正是此前在冯邦身上抢走的那一块!

冯邦大怒:“还不速速原归奉还!小心我报官拿你!我二舅便是扬州府——”

那糙汉轻蔑地扫视了他一眼,掂量掂量手中美玉的分量,揉了揉鼻孔,抠取出一大团黑乎乎的物事来,轻轻一弹,打断他的慷慨陈词:“这玩意——值钱么?”

冯邦一愣,如此美玉,巧夺天工的工艺,哪里是钱不钱的问题?

那是家传宝物,是身份的象征,是一个铮铮男儿的尊严和颜面!

眼中的愤怒和寻回宝物的渴望被糙汉敏锐地捕获,他霎时间明白这块玉还是有点价值的,转对小陈道:“就拿此物作注,来与你斗也一斗,你看怎样?”

小陈还没有说话,冯邦勃然大怒:“这是我的东西!你凭什么用我的玉佩来当抵押的筹码!”

糙汉挑眉一笑,眼中一闪而过的寒光让冯邦忽然回忆起在对方手下惨败的窘状,一时间言语讷讷,不敢作声。

小陈示意冯邦稍安勿躁,玉佩我会帮你拿回来的,咱能动手就不要与他BB——

反正有没有这东西,家伙都是要来挑事的。

点点头,接受了对方的挑战。

扬州诸位游侠少年纷纷拢聚在小陈身后,要看二人动手。

“你用何兵器?”小陈示意给他取来蔡卓言少侠专用“大宝剑”,问对方道。对方除了手上的那颗猪头,并无铁器。

“我?用这个。”对方伸手向身后,摸出一把雪亮的杀猪刀来。

众人狂晕!

真是杀猪屠夫啊!

专业器材、专业服装、专业长相,无处不透出他风度翩翩“迪巴卡”(猪肉贩子)的气质啊!

小陈哑然失笑间,专业的卜海峰却出口提醒道:“这位……大侠,我们剑榜上选载的,都是剑客,使用的兵刃,需是剑刃,别的兵器一概不取……”

糙汉毫不在意,无所谓道:“我不上这什么劳什子剑榜,我只在乎,能打败这小子,真的有钱拿!”

说话间,扬起手中的屠刀,弯月形、斧刃一般,闪着寒光,令人发怵,岁月的污渍清晰可见,不知道有多少可爱的佩奇叔伯兄弟惨死在这把屠刀之下!

难怪小陈一开始就察觉到有浓重的“杀气”!

看他自鸣得意地亮出手中的刀,小陈笑了,让卜海峰不要与他争论技术问题:“无妨!尽管放心好了,你若真胜了我,五千钱分毫不少你的!”

这些少年看到这亮闪闪的凶器,直接就产生了畏惧感,对方一着不慎,胡砍乱砍,可能一条肩膀就被对方削下来了,自己一个不慎,用长剑捅伤了这无赖的粗汉,也要惹上官司。

可在身经百战的小陈看来,这种打扮、这种说话口气的,都是色厉内荏,欺软怕硬的居多,肉多胡子多,就能打?真是可笑!

你以为小陈这五千钱是那么容易可以挣到的,你拿把屠刀就能吓倒?醒醒吧!

正好可以拿这莽汉开开涮,同时给所有游侠儿亲身示范一下,如何对付身体、力量、个头都远在自己之上的家伙。

“那——请吧!”小陈嗖地一声拔剑,剑鞘斜插一边,修长的剑刃微微颤动,嗡嗡作响。

“刀剑无眼!小娃儿当心了!”糙汉深怕小陈轻敌似的,扬起刀,提醒道。

“来吧!”小陈不多说,抖了抖长剑。

糙汉大步流星,飞奔也似冲来,三步两步缩短一丈距离,迎头劈下!

“劈华山?”小陈微微一笑,这正是程咬金三板斧的拿手好戏,一个“立正稍息”,身体微转15度,轻易躲过了这旨在将小陈一分为二的一劈,众游侠“惊呼”出声,糙汉一劈势大力沉,稍有不慎,小陈的脑袋就平均地沿着中轴线分为两瓣了!

一劈落空,糙汉并未发力到底,轻轻一撇,刀刃横向,紧接着往小陈的脖子砍去!

此式更加令人无语,宛若写好的剧本一般,真是照着程咬金三板斧来的,“鬼剔牙”——看似名字唬人,可着实平平无奇,脚趾也想到啊!

于是小陈脚趾发力,身子僵直,突然向后仰天斜倚,一招扎扎实实的“铁板桥”是也!

事实上糙汉两连击的妙处便在于他熟练流畅的衔接,虽然迅速而且致命,可只要有心理准备,小陈完全可以微微躬身就可躲过,可他偏偏故意卖弄,施展武侠小说中三流高手都爱用的“铁板桥”,显示自己不俗的武术功底,自然又让众少年看得眼睛发直,赞叹他的背真值!

既然前两板斧都使用了,不用说,紧接着的第三招肯定是“掏耳朵”了——武将战场上单挑,在二马错蹬时,使用斧子的人回身横扫,由于对方前招为背贴马身,刚起身,很难躲闪,所以这第三斧子很是致命。

可问题是,“武将单挑”只是中国民间对打仗的美好想象,无论是刘关张吕奉先,还是秦叔宝尉迟恭,再加上“土龙星”程咬金,都不可能跟敌方将领一对一打架的,所谓的“三板斧”也只是戏谑之谈。

小陈正在感叹糙汉的“杀招”都像是八十年代TVB武打片两演员套照似的无趣,对方却突然沉肘用力,直接朝小陈的裆部切去!

靠!

这是要给小陈“去势”啊!

这要是小小陈命丧刀下,小陈就再也不能跟昭阳仙子这样的小迷妹睡觉,而要被龚子业那样的基佬蹂躏了!

看他这熟练的刀法,也不知几多牲畜被他“阉割”过!

小陈单腿发力,腾空旋转,一剑笔直刺出,破空而去,直插对方腰眼,对方沉着拆招,屠刀横挡,封住了剑势,铁器相撞,铿锵一声,小陈也只是以攻代守,腾空之间,已经拉开了和对方的距离——

只要拉开距离,就到了适合长剑作刺、挑、撩的路数了,小陈丝毫不给对方转换的机会,运剑如电,嗖嗖连刺,行云流水间接连七招刺出,招招凌厉,分别取向对方面门、胸口、大腿、手掌,每一式都是来势凶猛,最后关头忽然变招,变刺为削,变劈为挑——

霎时间完全占据了主动,糙汉只能连连避让,可偏偏“杀猪刀”这种兵刃——如果算得上是一种兵刃的话,完全是进攻数值远大于防守数值,而长剑这种“兵器”,从先秦这之后就一直属于样子货的装饰品,作战中并没有多少使用价值,可是因为它够长,完全可以荡开对方的任意攻势。

手握短刀拆解这些招式可就惨了,各种应接不暇,各种手忙脚乱,看着五大三粗的糙汉在小陈轻灵的剑法作出各种扭腰,撅屁股的姿势,众游侠少年们看得乐不可支,嘻嘻哈哈,连声为小陈喝彩!

小陈受到了这么多小年轻的景仰崇拜,内心更加得意,更加挥洒自如,断空蚀地、飞羽逐月、血泣残阳、七星指路……各种夸张的姿势,各种飞跃腾空的高难度,让小陈简直化身为飞翔的白鸟,甚至某些招式粗俗的名称已经配不上小陈的姿势的优美了,临时还琢磨着哪些招式可以更美。

此刻的小陈,已经不像是一个落拓江湖的流浪剑客,而是圣天子千秋节宴时在五凤楼拔剑起舞的公孙大娘。

或许蔡卓言这个名字也不再适合自己,要改名谢广坤啊不,蔡虚鲲才对!

只不过,在小陈心思和长剑都越发活络的时候,那糙汉手中的屠刀也渐渐掌握到了防守的诀窍,流转在手掌间,宛如磨坊的石磨一般周转自如,也是在这辗转腾挪间,小陈察觉到对方不是一个一窍不通的莽夫,还是有一些功底的。

那便莫要怪我无情,我将施展裴将军剑术的精妙处了!

小陈也是难逢敌手,今天施展得颇酣畅,就不在束手束脚,尽用那些好看的花招了!

杀人式来也!

“嗖嗖”!剑尖游走,毒舌吐信一般地弹出,直取对方咽喉——

如果你练过,反应也足够灵敏,应该径自闪躲才对——那么小陈就会紧接着使用连招,不偏不多地刚好挑在对方的刀柄上,击落对方的兵刃,胜负自明。

可是就在眼看着即将刺中目标时,那呆汉也未见闪躲——

难道我判断错了?

对方并不懂武艺?

那可要命丧剑下了!

片刻间的不忍和惊慌,可就在将要触及,甚至能剑入皮肉的幻觉都从手端传来时,糙汉忽的不见!

不仅是脖子不见,脖子以上全都瞬间消失!

见鬼了!

正惊呼之际,一股大力从剑身上传来!

因为害怕伤及人命,握剑就没有那么牢固!小陈措手不及,长剑登时脱手!

再看面前,那糙汉屈身跪地,右手高高扬起,手中的屠刀闪耀着妖异的光芒!

没有看清他是如何闪避的!

没有人看出他是如此在闪避之中,还闪电般地出手反击的!

也没有人能弄明白,他究竟是怎样的目光敏锐,电光石火,屠刀搞好切在小陈长剑的重心上,从而将长剑重重击落!

“承让了!”那糙汉毫不介意,从地上起身,收刀入背后,掸了掸膝盖前的尘土。

在场所有人面面相觑!

战无不胜的蔡少侠,竟然败了!

明明刚刚看到对方在蔡少侠的层层攻击之下,已经没有招架之力,只能一味闪躲,而且蔡少侠险些就要取走对方狗命,可是他竟然在转瞬之间反败为胜!

小陈自己也是满脸的不可思议,不知道自己错在哪个地方。看看落在地上的铁剑,被一击之下,弯折出一个滑稽的角度,似乎在嘲笑着他的技不如人。

“取那五千钱来吧。”糙汉见在场的人都在讨论着刚刚的争斗,复盘着那一招走差了,没有一个人跟他谈钱的事,微微有些不满。

刚有人表示要说话,小陈示意卜海峰道:“取钱吧!”然后皱着眉头,沉默不语。

众人又是一阵惊呼,议论纷纷。

糙汉如愿得了钱,掂量掂量五千钱的重量,十分满意,这是杀多少头猪才能换回来的。

然后他又去取玉佩,看得冯邦又是火气:“放下我的东西!”

小陈沉默了半晌道:“阁下介不介意,再斗一场?”

“哦?”对方眉毛一挑,似笑非笑。

“我想再领教领教阁下的高招。”

对方打量了小陈一会儿,哈哈笑了起来:“无妨!下雨天大孩子——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这话似乎是在讥笑小陈还是乳臭未干的儿童,可是小陈并不介意。

以前小卜并没有见过小陈会武艺,可是从他昔日跟人家斗诗比试的过程来看,陈十一郎是不会轻易认输的。

就算这次输了,也要找回场子,而且找回场子的那一次,必然是抱着百分百胜利的信心。

既然他这么快就决定再打一场,说明他肯定是找到了可以战胜对方的诀窍。

“不过呢,”糙汉嘻嘻笑道:“刚刚是我挑战你,我是抵押了物事的,你要挑战我,我却也要收你的‘挑战费’。”

“依数照给!”

“好!爽快!”

小陈从人群中搜索。

“蔡少侠用我的剑!”

“用我的!”

众人知道他的兵刃被打坏了,肯定需要重新借一把来用。

面对这无赖汉子,扬州游侠们起了同仇敌忾的心理。

可是出乎意料的,小陈最后从一位特立独行的少侠那里,借了一把刀。

是的,游侠似乎是应该专用剑的。

<>app2();

(https://www.x.qkshu8.com/read/158463/529575501.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qkshu8.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qk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