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9章 克扣工资

小说: 林若风苏依依 作者: 绝品透视医圣 更新时间:2019-08-14 06:33:27 字数:2238 阅读进度:669/2049

将青山村的村民送到青山村村口,等到后面三人下车后,林若风掏出六百块钱递给葛宏,说道:“给,这是今天的工钱。”

“不能要,不能要!”

葛宏赶忙摆手,说道,“今天去小林村又没干活,哪能要工钱啊。”

“你拿着吧。”

林若风不由分说的将钱塞到葛宏的手中,说道:“今天人到了我们小林村,就算是正式上班了,所以,这个钱,你必须拿着。”

“那,那好吧。”

葛宏将钱揣进口袋中,他刚才只是客套一下,林若风给他钱,他要是不拿,那真的傻逼了。

“那个,要是没其他事情,我就先下车了啊。”

葛宏笑着说道。

“好的!”

林若风点了点头,说道。

“那你路上慢点。”

叮嘱一句后,葛宏下车,看着林若风开车离开。

等到林若风离开后,葛宏向着张强、柳小花三人招了招手,说道:“你们过i,给你们发工钱。”

“啥?发工钱?”

张强、柳小花三人走过i,很是惊讶,“我们今天没干活啊,还有工钱?还有啊,工钱一天多少啊?”

昨天,葛宏找到他们三人,只是说去小林村干活有钱拿,也没说多少。

现在发工钱了,正好问一下。

“我也以为没有工钱的。”

葛宏说道,“不过他给工钱了,说既然去了小林村,就算是上班了,至于工钱嘛——”

说到这里,葛宏目光一闪,说道:“张强是成年男人,工钱一天一百,柳小花你是女人,工钱一天八十,至于崔斌你嘛,还没成年,工钱一天七十。”

“啥?多少?一百?”

“八十?”

“我也能有七十?”

三人都非常震惊。

这么高的工钱,就算是崔斌这个半大孩子,一个月都能赚上两千多啊,这可比在家里种地强多了,种地的话,一年也才三四千块钱。

“真,真的嘛?”

张强有些不可置信,开口问道。

“废话,当然是真的。”

葛宏说道,“林村长,那可是有钱人,你看他开的车,八十万的,会为了几十块钱,一百块钱i骗我们吗?”

“而且,人家为了让我们去小林村干活,去县城包车接送我们,这待遇,没得说,所以啊,你们以后去小林村干活,可得老老实实的,不要整出什么幺蛾子出i。”

“那必须的,必须的,肯定好好干。”

三人异口同声的保证。

“好了,i,我给你们发工钱啊。”

葛宏掏出钱,给三人发完后,就各自回家了。

“我有一只小毛驴,我从i也不骑,有一天我新血i潮骑着去赶集,我手里拿着小皮鞭,我心里很得意,不知怎么哗啦啦啦啦啦我摔了一身泥。”

葛宏一边向家中走去,一边得意的哼起了小曲。

“你这个糟老头子,你总算是回i了?”

回到家中,葛宏的老婆陈芙蓉数落道,“你不看看几点了?怎么现在才回i啊?怎么样,小林村的活能干嘛?”

“能干!肯定能干啊。”

葛宏很是得意的将三百五十块钱摔在桌子上,说道,“看到没?今天的工钱!”

“今天就给工钱啦?”

一把将桌子上的钱抓在手中,陈芙蓉眉开眼笑,不过,突然间,轻“咦”一声,“咦,不对啊,你不是说一天三百块的嘛?怎么变成三百五了啊?”

“嘘!”

葛宏做了一个手势,小声说道:“你别大呼小叫的行不行?我自然有办法。”

“你该不会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吧?”

陈芙蓉警惕的说道。

“怎么说话呢你?”

葛宏不满,说道,“好吧,告诉你也无妨,这钱是我从柳小花和崔斌身上扣下i的。”

“啥?从他们身上扣的?你怎么干这种缺德事呢?要是他们知道了怎么办?”

陈芙蓉怒道,“你赶忙将钱给我还回去。”

“还什么还。”

葛宏手一挥,说道,“他们根本不知道工钱是多少,我就是给他们五十块钱一天,他们还不得屁颠屁颠的去干活?”

“而且,每次干完活,钱都一次性给我的,除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外,还有谁知道?”

“所以,你可不要给我乱说啊,要是出了什么幺蛾子,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我告诉你,这可是我们发财的好时机,我去看过了,农活不重,就是种种小青菜什么的,一般妇女就能做好了,你想想啊,小林村要五百个人,我的打算是,找一百个男人,然后剩下的就找妇女,半大孩子,这样的话,我们就能从四百人身上捞钱,每天得有多少钱?一千块钱吧?”

“一千块钱再加上我自己的三百块,那一天就是一千三百块,一个月是多少?一个月就是四万块啊。”

“四万块?”

陈芙蓉双眼睁的老大。

虽然葛宏是村长,比起其他的家庭,条件要好一些,但一年,也就只能弄个两万多块钱,一想到,现在一个月就能赚两年的钱,她感觉整个人呼吸都困难了。

“现在你知道多赚钱了吧?”

葛宏说道,“你那张嘴,给我老老实实的管好,就蒙声发大财就好了,这么干一年,我们就能买车,盖别墅了。”

“可是——”

虽然一个月可以赚上四万块钱,但是,她依然觉得心中不是很踏实,这么瞒着乡亲们做这种昧着良心的事情终究有些缺德。

“你就别可是,可是的了。”

葛宏说道,“能带着大家去小林村干活赚钱,那已经是带领大家一致致富了,他们还能说什么?”

“好了,这件事情,你就假装不知道就行了,我现在就去广播站,让所有人明天i家门口开会。”

“饭烧好了没有?烧好了给我端上i,我要吃饭了。”

“你要是没事的话,拿笤帚将门口那片空地给扫一下,别明天中午开会的时候,看上去脏兮兮的。”

“好,好吧。”

陈芙蓉想了想,还是没有再说什么,在巨大的利益面前,她还是选择了沉默,选择了站在自己丈夫这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