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早蕨之舞

小说: 木叶之式神召唤 作者: 桂木家的桂马 更新时间:2018-06-05 19:15:59 字数:2306 阅读进度:206/526

“铁线花之舞”

君麻吕伸手从背后把自己的脊骨抽出,长长的脊骨犹如一根长鞭,在君麻吕手中灵活的攻击着桂木,咒印化之后的他,实力确实提升了很多,让桂木也感受到了一些压力。

不过这也主要是因为桂木没有开启鬼王状态的原因,开启鬼王状态后,实力成倍提升,君麻吕就算启动咒印二的状态也打不过他。

妖刀虽然很强,但是也有着一点不好,桂木心里总有着一个念头,那就是一定要杀死君麻吕,甚至他还想看一看君麻吕痛苦的样子。

桂木可以肯定这不是他的性格,虽然来到火影生活了这么多年,也适应了这么多年,但是他其实很少去轻易杀人,即便是为了奖励,大多数的情况都是让对方丧失战斗能力。

“看样子顺从妖刀的意愿后,对思想上的影响更严重了。”

桂木心里默默感叹了一句,接着开始抵抗妖刀带来的杀戮欲望,但是这么做的后果便是妖刀也不像之前那样顺手,威力似乎都弱了许多。

虽然没有什么反噬之类的情况,但也让桂木皱了皱眉头,如果总是要杀戮才能发挥出妖刀最大威力的话,也有些难办啊。

君麻吕虽然疑惑桂木的实力忽强忽弱而且还不用其他的能力,但是此时的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身体可是重病状态,每一分钟都是在用生命战斗。

铁线花之舞中花制作的骨头可以说是他最强的矛,因此在与妖刀的交锋之中,虽然还是不敌妖刀的锋利,但至少能够抵挡住,不至于一击就被砍断。

而桂木这边,因为要压制妖刀的意识侵蚀,同时妖刀威力降低的原因,一时间也被君麻吕所压制。

躲开了从君麻吕腿里突然冒出的骨刺偷袭之后,桂木决定要结束这场战斗了,他对妖刀的情况已经稍稍了解,虽然还有个技能“杀戮”没有使用,但是桂木不想用在这里。

“鬼王降临”

红色的气息弥漫全身,桂木的实力瞬间暴涨起来,同是他意外的发现,鬼王状态下竟然能够免疫掉妖刀灌输着的杀戮欲望。

“这就是他所说的那个奇怪状态吗?”

君麻吕急速后退,一脸凝重的看着桂木,因为本身就知晓桂木的情报,所以他此时对桂木暴涨的实力并没有感到非常的惊讶,同时他也深吸了一口气,激发了咒印的最终状态。

君麻吕的身体开始变化,本来白皙的皮肤也如同被晒了三天三夜一般变得黝黑,就好像换了个国籍,同时骨刺也变得更加粗壮、坚硬。

最关键的是,君麻吕屁股后还长了一根说不出是什么动物的尾巴,俨然已经不成人形。

外形的变化的同时还伴随着实力,桂木对大蛇丸的研究能力是真心佩服,虽然说咒印有着一些弊端,但是对实力的提升确实非常大,而且弊端也只是针对被下咒印的人,对大蛇丸可是丝毫没有影响的。

战斗再次开始,速度变的更快,力量更强的君麻吕也不像之前那样轻盈灵巧,连战斗风格似乎都和他的外形一样变得粗鲁狂躁起来。

手臂上缠绕的白色骨头的君麻吕与桂木的妖刀碰撞着,发出一声声响声,同时他还用着那根说不出什么动物的尾巴找机会偷袭着桂木。

但是桂木是谁,他可是曾经屁股上也长过三条尾巴的男人,虽然现在因为酒吞童子的原因,他几乎没怎么再使用过三尾狐觉醒带来的状态,但是他对尾巴的攻击方式可是非常清楚的。

“雪球术”

桂木右手持刀,左手开始凝聚雪球,既然已经决定尽快结束战斗,桂木当然不会奢侈能力的使用,他的查克拉可是连无尾尾兽的鬼鲛都能耗的起,区区君麻吕当然不再话下。

同时攻击的还有鬼葫芦,虽然鬼葫芦对意志坚定、灵魂健全的人伤害没那么高,但是用来干扰也足够了。

白色的雪球在君麻吕的身旁不停的炸裂,虽然没有命中君麻吕,但晶莹透彻的雪花轻轻飞舞,把本来已经开始转凉的夜晚变得更加寒冷,影响到了君麻吕的速度。

“咳…”

这时,战斗着的君麻吕突然咳了一口血,脚下一个踉跄,虽然已经尽快调整,但是还是慢了一步,胸口处直接被桂木用妖刀划了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直流,这还是他在被击处包裹了一层骨头的原因,要不然的话,估计更严重。

“是病吗?”

桂木停下脚步,中了这一刀,几乎已经判断了君麻吕的失败,他不追击也是不想让君麻吕同归于尽,他记着对方有一招早蕨之舞的范围非常的大,他也要留意着这一招。

“该死,时间不多了。”

感受着自己的身体,君麻吕咬着牙收拾了一下伤口,然后看着眼前皱眉望着他的桂木,眼神坚定起来:“哪怕死也要杀掉你。”

看着眼神变化君麻吕桂木心中也有些无奈,他们两个貌似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吧,抱着再争取一下的想法,开口说道:“这样吧,如果你告诉我大蛇丸位置的话,我就放过你,可以吗?”

君麻吕当然不会说,他连拒绝的话都懒的回答,直接散掉被桂木妖刀砍的残破不堪的骨头,重新凝聚了一个,然后撑着身子再次朝着桂木冲去。

“唉。”

桂木叹了口气,说实话他真的很不想对君麻吕或者白这种身世本就很悲惨的人出手,尤其是杀死他们,虽然君麻吕没有白那么单纯、善良。

“你想死吗?”

桂木一边抵挡着君麻吕的攻击,一边皱眉说道:“你之前不是也说过想把我带到大蛇丸那里吗,那这样吧,我跟着你过去怎么样?”

君麻吕依旧没有吭声,显然桂木所说的过去和他自己说的不是一种情况。

“这样下去你会死的。”

看着浑身浴血的君麻吕,桂木再次劝道:“如果你要是信任大蛇丸的话,你应该相信他能打败我,所以带我过去也没事的吧。”

“还是说你觉着大蛇丸会被我杀死吗?”

桂木企图以激将的方式来达到目的,只是他有些低估了大蛇丸在君麻吕心中的地位,在他这话刚说完,君麻吕的眼神就有了变化,然后直接用了他最不想见到的招式。

“早蕨之舞”

“卧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