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庶民

小说: 农女福到 作者: 烟波三月 更新时间:2020-01-14 22:53:39 字数:2415 阅读进度:260/264

<>app2();

翌日清早,京城便爆发了特大消息——瑞王慕羽擎勾结北燕,意图谋害瑾亲王妃、瑾亲王世子、安平郡王。嘉仁帝已经下旨,将瑞王打入天牢,瑞王府全面抄拣,瑞王妃等家眷全部囚于瑞王府内。

京中的百姓懵了,不明白为什么瑞王要勾结北燕谋害自己的亲嫂子和亲侄子。

朝中的大臣噤若寒蝉,虽然知道瑞王一向与太子、瑾亲王和安王不睦,但也不至于勾结外敌来对付自己的亲哥哥啊。

慕羽端知道之后嗤笑着骂了一声“蠢货”,姜皇后在消息传到之后直接晕死过去。

姜右相在得知消息之后,直接递了一份告老还乡的折子,跪在了御书房外。

“五弟,你这是何苦?”慕羽璃站着天牢内,慕羽尘陪在旁边,与慕羽擎隔着铁栏相视。

“成王败寇,慕羽璃、慕羽尘,这次是本王栽了。不过你们也别得意,还有老二那条不叫的狗,早晚有一天,他会将你们全咬死!”慕羽擎此刻脸部肌肉都扭曲了,恶狠狠的冲着两人咆哮。

“慕羽擎,你以为北堂镜跟你合作,是诚心诚意帮你扫除异己、进驻东宫、坐上皇位?你有没有想过,到那时他便会一举进攻,直取京城,到时候你可能连瑞王都不能再做了。”慕羽尘清清冷冷的将事实直接戳破,看着慕羽擎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就算那样,本王也要把你们踩在脚下!本王是正宫嫡出,身份何其贵重!凭什么让你坐上太子之位?凭什么让你顶着东穆战神的名头到处招摇?还成了亲王!本王呢?本王只能管个礼部,最无用的礼部!父皇既然如此对我,那我索性就覆了这江山!”慕羽擎彻底崩溃,指着慕羽璃和慕羽尘两人不住狂喊发泄。

“他疯了,我们走吧。”慕羽尘淡淡的说,然后率先离开了。

慕羽璃不忍的看了看沉浸在痛苦情绪中的慕羽擎,无奈的叮嘱天牢中的看守,不得慢待慕羽擎,而后也离开了。

嘉仁帝此时正看着从瑞王府搜出来的东西大发雷霆。

他没想到,一个王府之中能搜出如此多珍奇异宝,还有大批金银、名贵字画。单凭慕羽擎的俸禄绝不可能做到这样,一定都是下面人孝敬上来的。

嘉仁帝十分痛心,正宫嫡出的皇子居然被养成了这个样子!

被搜出的还有些与北燕北堂镜来往的书信,上面很清楚的表达出慕羽擎对于东宫和慕羽尘、慕羽廷的不满,还包括对于慕羽端的拉拢之意。

而最意外的是,姜右相之前曾是北燕和慕羽擎的牵线人,而如今,姜右相非常明显的已经退出了这个“同盟”,从书信中也可以明显感觉到慕羽擎对于姜家的怨气。

看完这些呈上来的东西,嘉仁帝简直气了个半死,拍着桌子脸上怒斥“逆子!逆子!”

德公公连忙在旁劝慰:“皇上息怒!千万要保重龙体!”

“息怒?这个逆子!又是地陷又是时疫,他就那么想置尘儿一家于死地?!”嘉仁帝顺手拿起手边的茶杯向地上砸去。

“皇上息怒。”温柔的声音响起,云霏霏带着食盒走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嘉仁帝这才稍稍抑制住了自己的怒气,尽量平和的问道。

“臣妾知道皇上不高兴,便特意带了些去火的汤来。”云霏霏将食盒放下,从里面端出一碗汤放在嘉仁帝手边。

“你是来求情?”嘉仁帝眼睛微眯,看着云霏霏。

“臣妾不是来为谁求情的,臣妾只是关心皇上的身子。”云霏霏浅笑,抬起头与嘉仁帝对视。

“哦?霏霏甚少来御书房,朕以为你是来劝朕的。”嘉仁帝端起碗,喝了两口汤,然后便放下了。

“皇上知道,臣妾一向对朝政不感兴趣。如果是家事,臣妾也只能说家有家规,一切都听皇上定夺。臣妾今日来,只是担心皇上。朝廷、百姓都离不开皇上,臣妾也离不开。”云霏霏朝着嘉仁帝行了一礼,然后便告退了。

云霏霏离开御书房之后,嘉仁帝便下旨贬慕羽擎为庶民,终生囚禁天牢不得出。

姜皇后被贬为静妃,迁居幽思居,也就是冷宫。她接了圣旨之后,跪在地上朝着御书房方向磕了三个头之后,一把匕首直接了结了自己的生命。

姜右相告老还乡的折子批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圣旨,姜家三代不得参加科举。

另外,经过玄龙卫抄拣及刑部调查,瑞王妃秦姝在府内卧房大行巫蛊之术,诅咒瑞王、瑾亲王、瑾亲王妃、瑾亲王世子、安平郡王以及皇后娘娘和云妃娘娘,被判处死刑,其父户部秦尚书因对此事知情满门抄斩。

府内众多姬妾和下人全部被秘密处死,这府内的密事再无人可知。

“王妃,庄子上传来了消息,除了张老三目前还没有脱离危险,其他染上时疫的人已经全部开始好转。”玄铭站在林小福面前,将瑞王府里的事儿从头到尾说了一遍,然后将庄子里的情况做了汇报。

“嗯,跟庄子有关的各处生意呢?都看诊了没有?”林小福听了之后放下心来,然后想起之前很担心时疫会随着送菜的车传染进铺子里,特意让玄铭安排人找郎中去给王府和林家各个铺子里做工的人全部看诊。

“都让郎中诊过了,全都没事儿。属下还特意找了两个不同的郎中,诊了两次。”玄铭连忙回道。

“好,这就好。再等几日吧,等王爷那边都没问题了再通知他们开门营业。”林小福揉了揉太阳穴,昨晚慕羽尘没有回来,她很担心所以没有睡好。

“是,王妃。”玄铭恭谨的应是,“王妃,还是先歇一歇吧。“

“嗯,我知道,你先下去忙吧。”林小福点点头,在玄铭走了之后进了卧房,看着熟睡的两个儿子,脸上露出了微笑。

事情终于结束了。

从瑞王府内搜出的证据来看,没有其他同党,曾经的同党姜右相一族听说也在收拾行囊准备立刻离开京城。

所以,林小福这段日子以来一直提着的一口气终于可以放下了。她看着两个孩子喃喃的说:“不用害怕,爹爹、娘亲会一直保护你们。”

<>app2();

(https://www.x./read/158572/529465179.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手机版阅读网址: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