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3章 你们是江南七怪么

小说: 女总裁的贴身特种兵 作者: 柳如花 更新时间:2019-07-12 06:50:36 字数:2286 阅读进度:1612/2200

飞掠中的夹克男吓得腿软,急忙忙的止住身形,双膝毫不犹豫的一弯,左右开弓往自己的脸上抽,哭号道:“前辈,是我错了,不该抢夺您的天地至宝,求求您放过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回去后必定吃在

念佛,日行一善……”

“呦,这套词说的很熟练啊。35xs”林斌满脸透着诡异劲的笑容,也不和夹克男浪费口舌,说道:“饶你一命不难,不过现在起身打我,把我打爽了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

“打你?”夹克男顿时懵逼,还是第一次遇到提这种要求的人。“你不打我,那我只能打你了。”林斌微微抬头向着远方看了眼,嘿嘿一笑,同时身形一闪,一脚踢在夹克男的胸口上,将夹克男踢飞,重重摔在地上后又滚出几圈才停下来,口中不断的向外涌出鲜血,胸

膛全都塌瘪下去。

林斌抬头往一旁的一棵大树上看了眼,咧嘴笑道:“看样子能玩一夜。”

刘半仙就站在大树上,林斌都不清楚这老头什么时候出现的,刚才一脚踢飞夹克男时,无意间发现的刘半仙。

刘半仙靠在树干望着远方,摸出根烟点上,喷着烟雾说道:“金陵这些不问世事的高手,都被引过来了,你要是愿意,玩上一年都没问题。35xs”

“飞去国外办事,没时间玩一年。”林斌翻个白眼,也摸出跟烟点上,虽然是在和刘半仙闲聊彻底,但他的内功心法在运转,不断的回复着玄力。

刘半仙嘿嘿的笑道:“去哪都没问题,可以带上几个在路上陪你玩。”“这个主意好啊。”林斌双眼顿时一亮,带上几个高手,让他们将功补过,不仅能陪他练功,还能帮他办事,省得刘半仙亲自出手,避免事后刘半仙又狮子大开口讨要劳务费,虽然刘半仙说陪他出趟国分文

不收,可无耻的刘半仙能说话算话?

刘半仙笑容更加猥琐了,说道:“可以将擒下的人分成几组,半个月换一组,等你参加通天大比时,这些人差不多就都被你榨干了。”

“你不要这么流氓行么。”林斌额角留下一滴冷汗,叫道:“什么叫榨干,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子取向有问题呢,你个老玻璃,别试探老子,老子是直男。”

刘半仙气的瞪眼,狠狠的咬牙威胁道:“小子,再敢叫老夫老玻璃,老夫就用藤条抽你那里,抽烂为止。35xs”林斌瞬间就夹紧双腿,刘半仙虽然人不正经,但高深莫测,想要抽打他哪里都能抽的到,他根本就躲闪不开,当下脸上就堆满谄媚的笑容,嘿嘿的笑道:“老刘你看你,开个玩笑怎么还生气了。别闹,我这

还有私藏的雪茄,拿去抽根消消气。”说着,他手掌一翻,一盒没拆封的木盒狗尾巴雪茄出现在手中,毫不犹豫的抛给树上的刘半仙,而刘半仙自然是不客气的接住,翻手收了起来,很是满意的点头道:“看在你还算有诚意的份上,老夫这次就

不与你计较了,再有下次,哼哼,至少两盒。”

“没下次了。”林斌撇嘴摇头,那一盒雪茄就价值好几万美金,谁的钱不是钱啊。

刘半仙美滋滋的抽了口烟,喷着烟雾说道:“准备开始你的表演吧。”“搞得你好像评委似地。”林斌翻个白眼,也不再和刘半仙废话,上前在黑衣男和夹克男身上戳点几下,而后一人口中塞一颗药丸,拖到一旁后看向已经飞掠到三四米外,停下脚步的消瘦老者,而后目光越

过老者看向后面陆续飞掠而来的人。

这一次一共来了七个人。

男女老幼都有。

江湖上三种不要惹的人都齐了。有穿长衫大褂的,有穿运动装的,有拄蛇头拐的,有穿丝袜旗袍的,还有穿着粉红公主裙的萝莉……不对,是侏儒,只不过长相和公主无关,实在是不敢恭维,林斌都怕多看一眼就吐了,见过侏儒,也见过

丑的,可从来没见过丑到让人不愿看第二眼的侏儒。“各位哥哥姐姐叔叔阿姨。”林斌对面前的七人抱拳,看了眼一旁身受重伤的黑衣男和夹克男,笑嘻嘻的说道:“天地至宝就在我这里,刚才这两个想要抢夺,可但凡我得到的东西就没有吐出来的道理,谁要

是活腻了,大可上前来硬抢,不过会和这二人同一个下场。”

所有人眉头都是一皱,上下打量着林斌,实在是看不出林斌哪来的底气。“这位弟弟长的真俊啊。”穿着青花旗袍的女人笑着开口了,年约四十,风韵犹存,满脸的媚笑,比起郑颜媚还要媚上几分,双眼异彩闪动,对林斌抛着媚眼说道:“弟弟口气这么大,都把奴家下到了,有女

朋友么,你看奴家怎么样?”

林斌双眼一亮,舔着嘴唇打量着旗袍女,贱兮兮的笑道:“阿姨,我对老姜没兴趣。”

噗嗤。

有几人一下没忍住笑了出来,心想这小子嘴够损的。

旗袍女脸上的媚笑消失的干干净净,取而代之的是愤怒,双眼几欲喷火,咬牙说道:“小子,少说废话,将天地至宝交出来,老娘给你留个全尸,不然将你大卸八块剁碎了喂狗。”

“这套词我早就听腻了,还有没有点新鲜的?”林斌打着哈欠掏了掏耳朵,却不给他们说话的机会,抢先问道:“你们七个怎么称呼,江南七怪吗?看多了吧。”

从这七人的站位不难看出,他们是三伙人,不过这七个人同时出现,的确是有江南七怪的既视感,不怪林斌消遣他们。

七人互相看了看,顿时就都很无语。

拄着蛇头拐的老妇人看向黑衣男和夹克男,突然开口,问道:“这两个人应该不是无名之辈,有谁知道是什么人?”这老妇人头发稀疏银白,脸上肉皮松的都要流淌下来了,皱纹得有半寸深,从面相来看得一百岁开外,要不是穿着红衣和红披风,说话声像是中年女人,根本就看不出是男是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