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毫不留恋,绝不放过

小说: 盛宠之将门嫡妃 作者: 三木游游 更新时间:2020-02-14 10:23:12 字数:5876 阅读进度:304/309

<>app2();

一出海就遇上了雷雨风浪,但大船在半月岛停靠的时候,已修葺加固,并没有返回,贺凛下令继续走。

楚明泽和完颜幽带着小傲月,作为“一家三口”,是必须住在一个房间里的。尤其楚明泽表现出一副呵护妻子疼爱女儿的样子。

只一张床,怎么睡,是个问题。

小傲月还没两岁,什么都不懂。而完颜幽失忆了,连自己是谁都忘了,也不太清楚楚明泽如今的身份,更何况楚明泽的脸都是假的。他跟完颜幽说,她叫叶翎,他们是夫妻。

夫妻自然是要同床共枕的。

完颜幽抱着孩子躺在里侧,背对外面,心情沉郁。一方面是因为迷惘,对一切的迷惘。另外一方面,她对楚明泽很陌生,下意识地排斥。楚明泽碰她的时候,总觉得难受。可他们是夫妻,之后是不是还要做那种事……想到这里,完颜幽更难受了。

虽然船有些颠簸,不过小傲月到了该睡觉的时候,很快就睡着了。

完颜幽没有闭上眼睛,只静静地看着小傲月的小脸。房间里还有一个男人,这件事让完颜幽如芒在背,身体紧绷。

原本楚明泽坐在桌边,完颜幽听到椅子动了一下,手微微颤了颤。

而后响起脚步声,一步一步靠近,完颜幽眉头蹙了起来。

脚步声停下,楚明泽俯身,四目相对,完颜幽躲避他的眼神。

结果下一刻,就听楚明泽在她耳边轻声说:“你受伤了,忘了我,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不必担心,在你准备好之前,我不会碰你的。”

楚明泽话落,转身,放下床幔,就在床边盘膝打坐,闭上眼睛修炼。

完颜幽微微舒了一口气,这才放松下来,抱着小傲月进入了梦乡。

左侧是南宫朗的房间。他贴墙坐着,听隔壁的动静,面色阴沉沉的。脑海中挥之不去的,是今日上岛时,楚明泽贴在完颜幽腰间的那只手。这让他觉得很难受。他厌恶完颜幽,以及让楚明泽表现出温柔一面的小傲月。

右侧就是九公子墨蔚的房间。玉魅耳朵贴在墙上,也在听楚明泽房间的动静。听了许久,回头,对坐在床边的墨蔚微微摇头,表示什么都没有,很安静,应该是都睡了。

墨蔚招手,玉魅回来,就听墨蔚问:“话都没说?”

“只刚开始听到了那孩子说话,叫爹叫娘,都很亲昵自然。”玉魅低声说。

墨蔚若有所思:“不对啊,那孩子看起来,也快两岁了,至少能认清自己的爹娘吧。那个冒牌货,肯定是做了易容的,为什么孩子会认他?”

玉魅想了想说:“也是,咱们出现,碰到那人,也才没几天。不过孩子太小,没什么记性,大人只要教着叫,给点吃的,怕是就认了。”

“他那个女人,长得倒是真美。”墨蔚缓缓地说,“不过头受伤,眼神有点怪,也不说话,看着倒像是失忆了一样。难不成,墨锦夜是假的,但他抢了真墨锦夜的女人孩子?把女人弄失忆,孩子本就不会排斥他易容出来的脸!”

玉魅愣住了:“这……墨锦夜又不是死的,他现在还在东晋当太子,怎么会让自己的女人孩子被抢走?而且那人要在六七天之内做到那样的事,时间也根本来不及。”

墨蔚微微点头:“如果都是假的,那就更好了。”

“主子打算何时跟他挑明?”玉魅问。

墨蔚冷笑:“等下了船再说。万一让贺老儿听去就坏了,也要给冷淞争取时间。到时候,那冒牌货回也回不来,只能任我摆布。实力平庸,也不了解墨云国,就敢玩儿那种把戏,真是不怕死。”

“不过他那么能装逼,接下来定然很嚣张。”玉魅想起楚明泽说她是青楼妓子,很想撕了他。

“忍着,让他嚣张。”墨蔚摇头,“既然他看你不顺眼,接下来你避着些,不然若他真找你麻烦,我一出手,计划就毁了。”

玉魅微微点头:“是。”

“还有贺威那边,盯着,别坏事。”墨蔚说。

大船颠簸一夜,次日清晨,风消雨歇,旭日东升。

完颜幽起床时,已经不见楚明泽了。她趁着楚明泽不在,赶紧换了身衣服,然后给小傲月穿好衣裳。

小傲月迷迷糊糊地问:“娘,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呀?我想温奶奶……”

完颜幽神色微怔,她已经不记得温敏了,甚至也不知道,小傲月经常说起的哥哥是谁。她问,小傲月也讲不清楚,而楚明泽总是说,让她先养伤,过段日子再说。

穿好衣服,下人敲门,送来清水和早饭。是个丫鬟,自我介绍说叫怜儿,长得我见犹怜,娇美动人。虽然不能跟完颜幽这种大美人相提并论。

楚明泽回来,也换过衣服,穿着一身宽大的布衣,看起来颇有几分出尘脱俗。

怜儿没走,殷勤地伺候楚明泽洗漱。

楚明泽蹙眉,冷声说:“出去。不叫你,不准进来。”

怜儿神色一僵,低着头默默地退了出去。

出门,怜儿对着隔壁房间出来的玉魅微微摇头。

玉魅也不意外,本来就是想让怜儿去试试楚明泽,但完颜幽的美貌是无可置疑的,把怜儿跟她放一块儿,是个男人也不会理会怜儿。

吃过早饭,楚明泽带着完颜幽和小傲月到船头去看风景。

小傲月很喜欢大海,开心地跟楚明泽说话。完颜幽就静静地站在一旁,任由海风吹乱了她额前的碎发。

只看背影,端的是温馨和美的一家人。

小傲月小手指着天上的飞鸟,声音甜甜的:“娘,快看,小鸟儿!”

完颜幽仰头,微笑。

楚明泽回头看向北方,他的家乡千叶城,已经看不到了。

或许对别人来说,离别很难,但楚明泽做出那个决定,不过是瞬间的念头,而后便没有回头。因为他潜意识里想要离开那个地方,甩掉所有认识他的人,不管是亲人还是仇人,到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国度去,从头再来,重新开始。

这,才是楚明泽真正想要的,重生。

大船一路往南,他并不惧怕未知的未来,甚至隐隐感觉有些兴奋和期待。

楚明泽看着北方,心中默语:别了,千叶城,南楚南宋,西夏东晋,南宫珩,叶翎,南宫夜宸,娘和妹妹……

九月初九,晋阳城。

这是楚明泽跟南宫珩和叶翎约好在千叶城交易的日子。不过楚明泽后来在西凉城兴风作浪,自己废掉了那个约定。

楚明泽的母亲东方氏和妹妹楚灵玉在南宫珩手中。他们在等楚明泽下一步的动作,完全不知道局势已经发生了变化,本来属于南宫珩的东西,被楚明泽拦截在了千叶城以外,然后霸占,远行。

九月初一,按照先前说定的,百里夙离开西凉城,亲自往东晋来接叶尘回去,因为分开很久,明氏思念孙子。此时百里夙还在半路上。

年氏依旧卧床不起,天天派人来七夜宫问南宫雯的消息,早一次,晚上再一次。

南宫珩隔日会去给年氏号脉施针。不过这对母子的关系,终究没有真正亲近过。因为某些事,南宫珩也并不奢求年氏把他当亲生儿子看,甚至他尽量不在年氏面前出现。

前日忠信侯府为年廷勋办了一场葬礼,对外宣称他因得急病过世。

不只是为了给年廷勋的消失一个交代,年家人也是真的想让他入土为安。虽然棺材里,只有年廷勋穿过的衣物和他用过多年的佩剑。

至于年廷勋的身体还活着这件事,南宫珩和叶翎并没有让年家人知道。因为那样带来的,只会是更深更重的痛苦。这也是宋清羽不敢让宋茳和温敏知道,他的芯子,其实是云尧的原因。

九月初九过去,平平常常,什么都没有发生。

转眼到了九月十五,已是深秋,寒意渐浓。

一早南宫珩和叶翎派去千叶城的人回来,说没有发现楚明泽在千叶城出现的踪迹,也没有完颜幽和小傲月的消息。

吃过午饭,叶尘和晚晚在睡午觉,叶翎在看书。东晋皇宫藏书阁的书,原来看了不少,最近又挑了不少。

突然听到外面有打斗的声音,叶翎蹙眉,起身出去,就见南宫珩正跟一个戴着木制面具的黑衣人交手。

叶翎饶有兴致地靠在门边看了一会儿,见南宫珩攻击的目标是黑衣人下身某处,微微抽了抽嘴角……

而黑衣人躲开,扔了面具,怒指南宫珩:“南宫花瓶,你就是这么对你姐夫的?”

不是百里夙还有谁?

南宫珩似笑非笑地看着百里夙:“百里人渣,作为西夏皇帝,你大白天跑到我们东晋皇宫来,是要偷东西,还是要偷人啊?”

百里夙无语望天:“把我儿子还给我!”

“你说宝宝啊?你来晚了。”南宫珩笑得很欠揍,“那日他跟我父皇比武输了,如今改姓南宫了。”

百里夙默默转头,看向正在看戏的叶翎:“小妹,能不能管管你男人?”

“姐夫,你应该发愤图强,早日打倒他。”叶翎轻笑,“不过当然了,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慢慢享受,谁让你们当了兄弟呢!”

百里夙表示,他这个姐夫当得毫无存在感,郁闷。

“我儿子呢?”百里夙问。什么改姓南宫?不可能!

“在睡觉。”叶翎说。

百里夙拿出叶缨给叶翎的信,叶翎打开看了看,微叹一声。别的倒没事,但是完颜幽和小傲月如今在何处,怎么样,真的让人担忧。

楚明泽那个变态,叶翎知道他真的喜欢小傲月,因为他确实对孩子是特殊的。

当初楚明泽抓走叶尘,他们在一块儿经历的事,听叶尘讲过,叶翎能感觉出来,其实楚明泽也挺喜欢叶尘的,而且对叶尘有极大的忍耐度,换个人,叶尘那么搞,后果很糟糕。

而小傲月能够活着来到这个世界上,事实上就是楚明泽救的。楚明泽把她当做自己的女儿,这件事,叶翎能理解。

但楚明泽对完颜幽真的冷血无情。是为了让小傲月有娘,才非要完颜幽?似乎只能这样解释了。

“怎么样?楚明泽的事有眉目了吗?”百里夙问。

南宫珩摇头:“他消失了,目前只能等。现在他肯定知道他的母亲和妹妹落到我们手中,接下来只要他出现,就有机会救完颜幽和月儿。”

百里夙叹了一口气,起身去看叶尘。

刚在床边坐下,叶尘就睁开了眼睛,神色一喜,扑到了百里夙怀中:“父皇!”

百里夙抱着儿子,心情瞬间明朗,揉了揉叶尘的小脸,笑着说:“想不想我?”

“想母后,想皇祖母,第三个是想父皇。”叶尘实话实说。

百里夙对此表示很满意,就该这样,一家四口,他排最后,天经地义。

百里夙见晚晚睡得香甜,抱着叶尘到桌边去,父子俩轻声说话,怕吵到了晚晚。多是叶尘在问,百里夙回答。

叶尘把家里人问了一遍,他早知道完颜幽和小傲月又被抓走了,皱着小眉头说:“坏叔叔实在是太坏了,又抓幽姑姑和月儿妹妹,他自己想要孩子不会生吗?干嘛抢我妹妹!太讨厌了!”

百里夙点头:“他兴许真不会生。”

叶尘眨了眨眼睛:“可他不是换了个身子吗?还是不行?”

百里夙嘴角一抽,轻咳两声:“儿子,你知道的太多了。”然后立刻转移话题,说起了家里最小的娃娃苏小糖。

叶尘对于又多了一个弟弟很开心:“小糖弟弟以后不会跟苏叔叔一样闹腾吧?”

百里夙笑着说:“为了防止小糖被他爹祸害,儿子你得好好带弟弟。”

叶尘认真点头:“必须的。”

晚晚醒了,百里夙抱着好一通稀罕。在晚晚出世后,他对于让叶缨再给他生娃这件事倒是不着急了,因为晚晚跟他的女儿也没差的,他现在只享受造娃的过程,幸福。

百里夙是来接叶尘回家的,叶尘想回去,但又舍不得这边,尤其是晚晚,就有点犹豫,他希望的是全家人都在一块儿,但是好像不太容易。

吃晚饭的时候,南宫御来了。

一进门,好家伙!南宫珩左边坐着宋清羽,右边坐着百里夙,三人正在推杯换盏。

南宋和西夏的皇帝都到了,南宫御张口,来了一句:“小七,就你还是太子,比他们两人矮了一头,明天登基怎么样?”

叶尘嘻嘻笑:“好随意,我喜欢!爷爷快来,开饭啦!”

宋清羽在这儿是南宫御知道的,早已打过招呼。百里夙起身,拱手,叫了一声:“南宫伯父。”

南宫御点头落座,宋清羽微笑:“阿珩,我不介意明日你到南宋去登基。”

百里夙跟着说:“西夏也给你!”

南宫御爽朗一笑:“好随意,我喜欢。”

“我不喜欢。”南宫珩表示拒绝,“看你们一个个懒的!我不管,我最懒,我不干!”

叶翎发话:“吃饭,吃完你们仨出去打架。兄弟之间,没有问题是打一架解决不了的,如果有,打两架。”

叶尘嘿嘿笑:“然后呢?谁最强谁当王?”

叶翎摇头:“当然不。谁最弱,谁干活。”

“我不同意。”宋清羽和百里夙异口同声。

南宫珩笑容愉悦:“真是的,还没打,你们俩就争着认输,都不给我出手的机会。那你们俩比一比,谁输了谁当皇帝,就这么开心地决定了。吃饭,不准再说话!”

这边南宫珩话音刚落,蒙璈脚步匆匆地进来了:“八公主回来了!”

所有人面色都变了。

南宫御一下子站了起来,神色急切地问:“雯儿怎么样?没事吧?在哪儿?”

“没事。”冰月抱着南宫雯,从蒙璈身后走进来。

之前冰月主动要求,当上了侍卫副统领,两人今日一块出宫去办事,回到宫门口的时候,南宫雯已经被人放在那儿了,昏迷不醒,身上还穿着失踪时候那身红色的嫁衣。

冰月把南宫雯放在软塌上,叶翎去给她把脉,只是强效迷药,身体无碍,能看到的地方都没有伤痕,衣服干净,头发齐整,撩起她的衣袖,守宫砂还在。

蒙璈递了一封信给南宫珩:“是放在八公主身上的。”

信封上没写字,南宫珩拆开,楚明泽写的。

只一句话:“南宫珩,叶翎,我娘和妹妹就拜托你们照顾了,后会无期。”

叶尘拿过去看,小脸一沉;“坏叔叔好贱呀!竟然连他亲娘和妹妹都不要了,笃定我们不会伤害她们,还让我们照顾!脸呢?”

“看样子他这回是真的走了?先前他是不是说过,要去虞天的故乡?”百里夙皱眉。

“也或许是障眼法,假意欺骗。他明知我们手中有虞澍,若我们追着去了别的地方,但他还在这里的话,到时候,就是调虎离山。”宋清羽若有所思。

“小姨父,如果坏叔叔真的跑了,那我们还追吗?”叶尘小脸认真地问南宫珩。

南宫珩反问:“宝宝觉得呢?”

叶尘想了想,小脸一正:“追!要救幽姑姑和月儿妹妹!绝对不能放过坏叔叔!”

<>app2();

(https://www.x/read/156993/83111704.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手机版阅读网址: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