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三章:草原部落

小说: 盛楚风云录 作者: 大诸侯 更新时间:2020-02-14 10:23:05 字数:2234 阅读进度:482/503

时值初夏,草原蚊蝇渐生。特别是河畔,其嗡嗡之声,惹人甚烦。可却无法,赵隶三人还不得不沿着河畔而行,因此只能稍稍远离些,可也无济于事。

于是乎,三人便甚少下马歇息,宁远在马上奔驰。倒也因此,赶路快上不少。

这日,正在马上疾驰的赵隶,眼见前处聚团黑影,顿时知晓这是一团细蚊,连忙勒马避过。然就在其微微调转马头之时,竟见到前方远处,似有人策马奔驰。

人?多日未见人影的三人现在见到人影,心中第一感觉不是兴奋激动,而是戒备!

在草原之上,除了北蛮子还能是谁?

心下一沉,三人默契的降下马速,心生戒备。

终于,当三人策马赶至之时,这才看得真切,果然是北蛮人!只见此处六骑,一女五男,似在下马歇息。见到远处奔来的赵隶他们后,亦是迅速起身,持刃戒备。

稍稍绕远,赵隶三人不愿多惹麻烦,因此有心避开。

然就在双方相隔好几丈,交错而过时,六人之中的那名黝黑女子竟是看到了赵隶的面孔,顿时大吼大叫起来。

“楚人!去,给我抓来,我要他们给我当奴隶!”

“是!”其他五名草原部落的汉子纷纷闻声上马,呼喊着开始追赶。

听到后面的动静,赵隶微微咬牙,低吼道:“勒马,做了他们!”

唏律律~一阵勒马声响起,三人调转马头,等着那六骑飞奔而来。

“大师,他们是……”趁其未至,赵隶开口询问。

悟明则开始仔细打量一番,然后道:“应是草原哪个部落的人。”

“追我们作甚?”

“敲诈,抢劫。”悟明挫转手中佛珠,淡淡道:“或是抓起来当奴隶。”

就在这时,这六骑已然奔至,只见其绕着三人呼喊,其中一人用生涩的楚语吆喝道:“下去!你,你们,奴隶,我们的!”

听到奴隶二字,赵隶顿时心中一怒,这就是草原部落,遇到楚人的第一反应?

“杀!”一声暴喝之后,三人果断抽刃出手。

那些人见此,亦是反应迅速,三骑持刃上前,两骑抽弓搭箭。那名北蛮女子则驻马远处观看,显然地位不低。

不过一切都已注定。五骑对于赵隶三人来说,未免太少了些。百骑还差不多!

剑光几闪,当第三名部落汉子被击杀后,远远观望的女子便开始撤退了,与此同时剩下的两人则开始拼命阻拦。不过显然都是徒劳。

当一切尘埃落定,三人面前只余五具尸首,南望而去,看着那逃离的草原女子,秦广义淡淡道:“追不追?”

微微皱眉,赵隶收剑回鞘,“不必了,赶路要紧。”

“嗯。”于是不再驻留,三人继续上马,沿西而行。

放走那名女子,一方面是嫌麻烦,另一方面,也与她是女子有关。

但是,赵隶还是低估了这件事,或者说是低估了那女子的身份。当他心中已经此事当作一个小插曲,快要忘记时,这女子却是又至,同时还带着上百名北蛮骑军……

“架!架!!”被北蛮骑军追赶在前,赵隶一脸恼怒,抽空扭头看了一眼,顿时瞧见为首那名先前放走的女子。

“师父,能打得过吗?!”赵隶吼道。

秦广义闻声回头,看了一眼亦是怒吼道:“打个屁!上百骑杀起来太费劲,先跑再说!咱们马快,没必要跟他们纠缠!”

闻此,赵隶只得紧咬牙关,一脸愤懑,早知道就杀了那女的了,要不然也没这档子事!

可问题是,他们三人马确实不俗,但在茫茫一片的草原上,再快,难道还能逃出他们的视线范围不成?

所幸此时天色渐晚,借助昏暗的天色,他们这才逃掉了追捕。

夜下,不敢燃篝火怕引人瞩目,赵隶啪啪啪烦躁的拍打着蚊子,皱眉道:“这里怎也有北蛮部落?”

“茫茫草原,何其辽阔。啪!”悟明一般啪嗒蚊子,一边皱眉道:“草原部落皆游牧而生,因此没人知道,哪里有部落,又有多少。”

闻此,赵隶心中一沉,也忘了驱赶蚊子,皱眉道:“会不会劫掠大楚的也只是一部分,草原上还有许多部落?”

要真是这样,那奔袭草原,可当真就是个笑话了。

“不会!”悟明给了赵隶一个定心丸,摇头道:“部落虽多,可大多都是些小部落。像今天那上百骑,估计也就是那个部落所有的青壮了。进幽州的北蛮骑军,应该是大部分较大草原部落的联合……”

“嗯。”淡淡一应,赵隶虽然稍许心安,但还是心事重重。今日连大军都未碰见,就被草蛮驱逐,让他对奔袭草原的计划,有些担忧了。

一无所知,着实让他心中难安。

等等……一无所知?赵隶猛然起身,他想起一件事!

见赵隶模样,百无聊赖正在啪啪蚊子的秦广义纳闷道:“怎地了?”

“羊皮卷!”

“什么羊皮卷?”

赵隶握拳道:“在并州之时,我曾让冯家子弟奔赴草原。上百人只回来一名少年,他带回来一张羊皮卷,上面记载着他们在草原所遇见的部落以及位置!”

“那羊皮卷呢?!”秦广义闻之亦是一惊,这羊皮卷现在可有大用啊。

重新坐下,不顾四下嗡嗡,赵隶思考道:“给父皇了。父皇好像又给大将军了。就是不知道大将军,给没给郑义……”说到这,赵隶不禁又击拳懊悔,“该死的!怎就把这么重要的事忘记了!当初因为问一问的……”

“唉……”出声一叹,秦广义亦是无奈。而悟明则是笑道:“不必如此,那羊皮卷未必有用处。草原部落游牧而居,上面几载之地图,未必与如今相同。”

“话虽如此,可有羊皮卷,至少比现在两眼一抹黑好的多啊……”仍在懊悔间,赵隶取出前日剩下的烤肉,有一口没一口的撕咬着干硬无味的食物。

就在这时,远处似乎又传来呼喝,同时还有马蹄阵阵。

闻此,三人无奈一叹,只得上马,趁着夜色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