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大巫清的异常(感谢真菊的打赏和捉虫)

小说: 时空迷途之远古女巫 作者: 冰淇淋老歪 更新时间:2020-01-14 22:57:43 字数:2515 阅读进度:226/230

<>app2();

起初,鹿甸也认为,大巫清喜欢这种紫红色、有光泽的石头,就跟喜欢食人族那边的白玉一样。

可后来看,大巫清对这种紫红石头,有种来者不拒,越多越好的意思。而且,换到后,只是点点头,就让族人堆在山洞里,放那撂灰,并不多看一眼。

大巫清最喜欢的白玉石头,巫清曾经不怕辛苦,亲自去找过,数量倒是应该不多,自己收着。

他见过大巫清爱白玉的眼神,那是真爱,有的时候,还能看到她拿一个在手里把玩。可其它的,他在大巫清的屋子里,就从没见过白玉的影子,藏得死死的。

他猜测,大巫清对这种红色、泛着光泽的石头,应该不是喜爱那么简单,一定有她的意图所在。他怀疑,搞不好,大巫清又有什么大想法,大动作了。

他回想当时,大巫清看到这东西时候的眼神,那应该不是喜爱,倒是跟第一次发现山芋时候一样。

所以,这红石头一定有用,有大用,而且,是好用出。

鹿甸,默默的期待着,等着大巫清把谜底揭开。

对于收集纯铜这件事,鹿甸也误会云清了。

是,铜是很重要,可她真的真的,什么都不想干。如果是关乎鹿族生死存亡的,比如吃的,那她一定积极去搞,可是这个铜,目前就有点鸡肋。

原始人力气大,那些坚硬的石头做出的武器,还更好用。而现在,族里还有了陶,作为容器,陶可比铜器好做多了,成本低,得到快,随随便便就普及了。

铜能么?量少,质软,还贵。能赞一声的,还真就一个漂亮了。难怪,铜器一开始只能作为礼器,太不平民了。

除非能做出青铜。哈,可有必要么?她可不是过来搞科技发展、现代化的。

她现在所做的一切,能让周围的土著们,吃饱、穿暖、有住处,生活略微方便点,她已经阿弥陀佛了。

所以,铜么,那是未来的事,随缘。

她只是想先攒一些,这一个背篓,两个背篓的,能有多少?她根本就还没看进眼里。

……

……

送走了有蛮,冬天来临之前,有犬部落和有盐部落,分别又都各来交换了一次。

有了驴子做交通工具,让几个部落来往鹿族,方便又快速多了。至于海族,只有两头驴子,实在不好干啥,鹿族还是派人带了毛皮食物等过去交换了一趟。

现在出行,除了足够的人,还会带上几头犬。这样无论是狩猎,还是去东部海边,路上,安全系数都蹭蹭飙升。

整个荒原,鹿甸所知道的部族,除了安安静静、自己过自己的西河部落,还有最北面的白毛子,剩下所有的部族,都来跟鹿族交换了。

其实也不过就有犬、有盐、有蛮和海族四个部族而已。

族长甸特别的有成就感,有的时候偷偷想,要是黑彘、白山、拜月、石部落和山巴都还在,那鹿部落肯定就更热闹了。

他也不想想,没有这些部落的衰落,哪有如今鹿部落的强大?

不过,偶尔做做白日梦的族长甸,最近也有了烦恼。确切的说,是整个部族都有些烦恼的事,

那就是大巫清的异常。

最近,已经难得再见到大巫清了。没有缘由的避而不见,让族人感觉有些心慌。

大巫清到底在干嘛?

她现在,每天忙着调理自己的身体,她的身体,随着日子增长,竟然完全没有好的迹象,反倒越发虚弱。

她甚至已经有了一种,自己过一天,是一天的想法。

整个冬天,她都围得严严实实,藏的也严严实实。族人,越发难见到大巫清。除了饭点露个面,其他时候完全不见人。

其实,大巫清也特意交代过阿福,除了饭点她自行出来,其他时候,无论何人要见她,都推迟到饭点。

自己一副行将就木的样子,让她时常想起老巫满。

她平时都是躲进空间中,一来是为了暖和,二是顺便给自己熬点药喝喝,再有,就是时刻观察生长在泉眼边的龟草动静。

空间暖和那是肯定的,前文说了,外面越冷,里面显得越发温暖,温度计量测一下,勉强到零度而已。

虽然在这世上,自己没有什么多余的牵挂,可谁说没牵挂就可以随便漠视生死?

她还没活够呢,当让要挣命。

现在的身体,外表看起来没有大碍,实际却越来越虚。曾经买来的那本介绍药材的书,已经快要让她翻烂了。

觉得药效有点贴边的药材,只要她有,她都尝试遍了,可还是挡不住身体的每况愈下。

什么才叫药效贴边?生血补心,扶虚益损,逐瘀生新等等相关的呗,当然补气补血的红果子,已经吃完了,现在每天拿三七顶。

现在之所以这样,可能跟她连番受损有关。

第一次,就是为了吊坠四。这个小四哟,好处就是暖和点,白天光线足点。可为了它,自己一开始失去了很多无谓的血,这是一虚。

第二次,就是因为小四,自己虚着呢,紧接着又来一锤子,心头血都打了出来,心脏大损。

第三次,应该算是三次,前面两次受损,没有得到良好的休息和补养,又奔波了一个月左右,才回到鹿族。这好身体都受不住,更何况她严重内损的人。

可惜呀,补药吃了不少,就是不见好。也许她吃的不对,也许,是吃这些,还远远不够。

她也不是真大夫,想破脑袋,最后,她就眼盯上了龟草。

这龟草一定不一般,不然不可能占卜龟,每三年,等它们成熟的时候,就来收割一波。

这得是多高的智商,才能主动干这事儿啊?行为不正常。

而且,占卜龟那是一般东西吗?云清原本觉得,自己只是披了一个大巫的皮,可是现在她自己都有点迷惑了。

占卜龟不是一般东西,不然为什么,只有它的壳能用于占卜?无论是投掷,还是火烤,都是它。而且占卜的结果,至少从巫满那看来,是大致准的。火烤那种,肯定也如此,不然不会传承久远。

那被这不一般的占卜龟,紧盯着的龟草,能是一般草吗?

绝不可能。

不能确定的,也只是功效而已。

龟草,成了她心中仅剩的唯一痊愈的希望。

<>app2();

(https://www.x.qkshu8.com/read/157633/529458358.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qkshu8.com。手机版阅读网址:m.x.qk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