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千钧一发

小说: 透视神医(六元麻辣烫) 作者: 六元麻辣烫 更新时间:2019-12-03 06:57:12 字数:3869 阅读进度:208/208

“住手!”沈秀秀冲了出来,她手中的枪赫然指着秦淮约。

杨树目瞪口呆:“沈秀秀,你疯了吗?他是部长助理,你知道你会给你和沈局长惹来多大的祸吗?”

这种枪口对着上级的上级的上级的事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发生,那么就不可能会不了了之。

在杨树印象里,沈秀秀是个优秀的警官,不可能会作出如此冲动的事情来,唯一的理由就是沈秀秀爱这个男人,爱到疯狂。

“你住嘴!”沈秀秀对着秦淮约说:“秦助理,你是被人蒙蔽了,赵飞扬同志是我们国安的人。”

“国安?你是哪门子国安,沈秀秀,你别再执迷不悟了,你编造再多的谎言无非是想让赵飞扬脱身,你以为他能逃走吗?及时逃走等待他的也是通缉令。”

杨树正义凛然的说道。

秦助理却又不一样的想法:“沈警官,既然你们都是国安的,那么刚才你怎么不说?”

沈秀秀沉默了一下:“赵飞扬的保密级别很高,我现在说出来已经违规,不过这是特殊情况,我不可能看着我的战友被你们抓走。”

“抓走?”丁晓雪冷笑一声,“沈秀秀你是不想他们受伤吧,这世界上游谁能抓走他?”

这个女人又是谁?

杨树懵了,这么漂亮的女人居然也是帮赵飞扬说话的?他何德何能啊:“这位女士,现在这里是军事封锁区域,请你离开。”

丁晓雪呵呵一笑:“要我离开,你们有这个本事吗?”

她身形一闪,就好像一道闪电一般划过,顷刻间,面对着赵飞扬的战士们都被甩了出去,枪支落了一地。

丁晓雪拍拍手,转身走回赵飞扬身边。

赵飞扬摆摆手:“秀秀,放了他,他就是个蠢货,被人当枪使了,我们进去。”

杨树惊呆了。

秦淮约惊呆了。

战士们都惊呆了。

这还是人吗?

这个女人是谁?

沈秀秀也是无奈,收了枪,这下根本没有敢拦阻她。

三个人向别墅里走去。

沈秀秀临走回头说了句:“这件事情,你们最好和国安沟通下,直接报我的号码34……”

呆若木鸡的众人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杨树一咬牙,将枪口对准了赵飞扬,他心想我豁出去弄死赵飞扬,看你们怎么办,反正我顶多就是一个违规开枪,调查起来也可以说是因为赵飞扬先动手。

就在他开枪的刹那,秦淮约一把将他的手腕举高:“你也疯了吗?”

这时赵飞扬一把游龙刀破空而来,刷的就把杨树的枪击飞,带着枪直接插到了一旁的树干上。

嘶——

这刀的速度可是快过秦淮约。

心志坚定的武警战士们这下子也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人了。

这些人都不是正常人类啊。

怪不得一点不害怕他们手中的枪。

赵飞扬自然不知道他的绝冬让这些战士认知毁掉了。

世界上能对付热武器的人就在他们面前,要是真是敌人他们该怎么办?

只能等死吗?

“紧急情况,紧急情况,外围出现一队雇佣兵。”秦助理的对讲机突然响起来。

“什么?还有雇佣兵,难道要包围我们吗?”一个一毛三叫起来。

秦淮约看着赵飞扬,心里不免涌上一股深深地挫败感。

他的目光看着随意提着枪的沈秀秀。

刚才的惊艳让他失去了警惕,知道被她的手枪指着头,他才一是到这个女人根本不会被自己追求。

见面一瞬间出现的情愫又一瞬间被瓦解。

秦淮约的人生理念遭受了重创!

他突然想起来赵飞扬说的话。

难道我真是被当枪使了?

要是赵飞扬所说的属实,还真的自己一点胜算都没有。

文物是外国人的收藏,偷偷运进来这种事情没有人会管的,只有运出去才是犯罪,运进来何罪之有?

要是你敢没收,到时候人家一个捐赠,你怎么都说不清楚。

那个石范,秦淮约是看过的,东西是好东西,年代也有,可是没听说过啊,再说石制品国宝很少见。又不是慈溪的玉白菜。

这东西就是一个石头雕刻品,哪怕年代再久远,只要不是国家鉴定过的,谁都可以说是赝品,或者是搞不清楚,就当石头制品卖。

那赵飞扬也没有办法。

何况人家兼职国安,这事情是不是人家的案子呢?

要真是的,破坏如此重大的案件,那就是职务犯罪!

秦淮约冷汗都下来了。

“放手!”杨树真的疯了,他一心想要对付赵飞扬,现在是一场空。他绝望了,他只觉得内心深处有一个恶魔在说:杀了他,杀了他!

杨树一把抢过身边战士的微冲,直接连射。

我就不信弄不死你!

可惜还是不行。

赵飞扬手里好像有无数的手术刀,一把一把的飞出去,每一把都会直接飞向一颗子弹,将弹头削开,或者撞飞。

“啊!你为什么不死!”杨树双眼通红,子弹打光他还在拼命扣扳机。

啪——

沈秀秀也是一跃直接三十米,将他踢飞。

外边这时候响起来重机枪的声音,哒哒哒……

我的天哪,这是在非洲吗?

“哦,终于有人出现了。”列盎尼德随手将手里的枪放下。

他打得是空包弹,威力很大,几乎没有杀伤效果。

赵飞扬哭笑不得,只好将他和七个士兵带进来。

身边的秦淮约警惕起来。

这个赵飞扬果真是胆大包天啊,手边居然有荷枪实弹的外国雇佣军,而且在国内悍然配搭重武器!

沈秀秀冷着脸说:“这件事我会向上级报告的。”

秦淮约心中苦涩,你不汇报我也要汇报啊,这么多枪声响起来,难道是能够掩饰的吗?

“那你们这个……”

秦淮约指指昏迷的杨树,和一旁耀武扬威的白熊国士兵。

“我不需要向你解释,因为你级别不够!”说完,赵飞扬悍然带人进入别墅。

沈秀秀黯然的说:“这下,你可把警察给得罪惨了,以后还这么合作啊?”

丁晓雪哼了一声。

赵飞扬摇头说:“这不是问题,我想最主要的问题是我们不知道是谁在背后。”

“不是杨树吗?”

赵飞扬看看沈秀秀:“你还真天真,你以为杨树会有机会知道我们和大饼国人的交易?你还真看的起他。”

赵飞扬其实心里也没底,不过不外乎一些人而已。

一是想要在飞扬药业掺一脚的人,一是想要飞扬医院的人,另外一个恐怕就是和跋山楼勾结的人。

走进别墅,王老四他们都在,还有一拨人是大饼国的。

为首的是饭岛,他的面前跪着一个男人,上身袒露,身前放着一把刀。

不是吧,难道要在这里切腹?

“赵桑,这次的事情是我们的错,就是他去酒吧喝酒,肆意透露了我们的交易。怎么处罚他,请赵桑定夺。”

赵飞扬冷眼看着那个视死如归的男人,发现他额头都是黄豆大的汗珠。

装什么装啊,不也是怕死?

赵飞扬再看饭岛,想要确定他是不是真的不知情。

这家伙也是一肚子坏水的。

他是韩老三的仇人。

他也是花子的仇人。

看着敦实,表情严肃,其实非常的奸猾……

突然赵飞扬想到一种可能,会不会是故意地,饭岛将消息泄露出去,然后交易无法完成,而通过某些人将石范拿走,再然后就是罪证不见之类的,几年之后句不了了之。

像这种事情,很可能这石范都不知道放在哪里。

问来问去的结果就是扯皮,过几年人员一变动可能脸档案也找不到。

越想赵飞扬觉得饭岛非常可疑。

灵机一动,赵飞扬说:“既然是这样,总不能在这里切腹,弄脏我的地板,来人,把他带到花坛那边,处决之后,顺便埋掉。”

来的人是石师傅,看着就是不做坏人很多年的那种。

饭岛也没有想到赵飞扬居然当真,他身形一颤。

“怎么?饭岛君,你觉得不妥吗?”

“没有没有。”饭岛的头上汗也下来了。

他看着石师傅一掌击晕了藤田,像拖死狗一样拖走,喉结动了一下,闭上眼睛深呼吸,然后对着赵飞扬鞠躬:“赵桑,我们交易吧。”

交易吗?

赵飞扬很奇怪的看着饭岛:“饭岛君,交易过后,你能把石鼎拿走吗?”

外面可全是武警?饭岛老小子脑子进水了吧?

院子里停着最后一辆被堵在里面的卡车,难道就这样大摇大摆的带走?

“拜托了!”五个大饼国的人全部站起来鞠躬。

赵飞扬答应之后,石鼎被抬了上来。

因为吴老二一个人显摆,大饼国的人显然是当成石膏了,不过上去两个人搬了一下之后就明白过来。

王老四他们立刻变成搬运工,还有小姜和石师傅,白琳琅和苏玉影丁晓雪也去帮忙。

只有沈秀秀在一边拆开大大小小的箱子看,一肚子话没法问。

赵飞扬一个传音过去:“待会告诉你。”

交接很顺利,赵飞扬要的东西几乎一样不少。

这时候,大饼国的人弄来一个包装箱,将石范仔仔细细的包装好。

王老四自告奋勇的去帮忙,也是一人就把重于六百斤的石范抬上车。

饭岛最后看了一下掩埋地旁边的血迹,转身鞠躬:“谢谢赵桑。”

在饭岛手机响的同时,一辆黑色轿车驶进来。

车上跳下来几个人,对着秦助理就嚷嚷起来。

饭岛将卡车开了出去。

一毛三指着车辆上的包装箱:“秦头,我们要不要……”

秦助理默不作声。心里却在狂呼,你们以后会为此后悔的。

赵飞扬从饭岛手上接过一个文件袋,随意看了一下之后,就扔给秦淮约。

秦淮约看到之后,脸色都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