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遥不可及的地方

小说: 我叫王腾 作者: 柴刀穆 更新时间:2015-01-23 03:01:58 字数:2470 阅读进度:54/335

第二天,天刚刚亮,王腾就早早起床来到徐丹凤家院门口。

他伸直了脖子往院子里看,主要是看张大拿在不在家,张大拿是个游手好闲的男人,而且性子暴躁,还没结婚那会,村里隔三差五就会传他和谁和谁干架的事情,结婚后也不知收敛,每天都和邻村的几个懒汉围坐在一起赌钱,对家里的事情从来都是不闻不问。

徐丹凤刚成他女人那会,他没少对徐丹凤动粗,动辄轮拳头打女人。后来徐丹凤怀了孩子,他才稍稍收敛,但是玩性一点不减,每天都夜不归宿的,村里的人见了,也都绕道走,唯恐王大拿找自己麻烦。

依着王腾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他自然不是真的怕张大拿,而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在张大拿家院门外东张西望的。

兴许是太早的缘故,院子里空落落的,一只母鸡正领着一群小鸡咯咯咯的在院子里啄食。

王腾在院门外站了老半天也不见徐丹凤把屋门打开,看着拿紧闭着的房门,因为年月长久,门板已经发黑,看上去很有些压抑的感觉。

“现在还不起床,难道丹凤姐在和张大拿干事?”想到张大拿那胖乎乎的身体压在徐丹凤白花花的身体上,尤其是张大拿的大手抓着徐丹凤那饱满的胸脯时,王腾就觉得无比的沮丧,“唉,终究是别人的婆娘,长得再好看也都是别人的。”

想到这里,他灰着脸转身就准备悄然离开。哪知道那黑色的屋门咯吱一声打开,旋即就是水泼在院子里的声音。

王腾心中一动,刚刚转身走了没几步的他忍不住回过头,赫然看到徐丹凤站在屋门口。

这时候的徐丹凤穿着一套白色的孕妇装,脚上是一双毛线织的拖鞋,头发还是披散着的,应该是刚刚起床,她手里端着个木盆,看到王腾,先是一愣,旋即笑着说:“王腾,怎么起这么早啊?”说着,她弯腰把盆放在门口,然后就飞快的跑到院门口给王腾开门,“快些进来吧!”

“那个……我正巧路过呢……”王腾甚者脖子朝那黑色的屋门看去,想看看张大拿在不在家,眼神有些飘忽不定的说,“我大拿哥还没起床呢吧?”

“唉,别提你大拿哥了!”提到张大拿,徐丹凤原本满是笑意的脸上顿时抹过一丝不快,这时候,她已经打开了院门,“他好几天都没归家了。”

“真的?”王腾一听徐丹凤说张大拿好几天都不在家,心中压抑不住的欢喜,身体一扭就进了院门。

“……”看到王腾那高兴得有些过头的表情,徐丹凤微微一愣,看向王腾的眼神也多了几分不解。

感觉到徐丹凤异样的表情,王腾也觉得刚才自己的欢喜表现得太过,忙不好意思的说:“丹凤姐,你逗我的吧,大拿哥找到你这么好的媳妇,怎么可能会夜不归宿?”

“唉!”徐丹凤没有直接回答王腾的话,而是轻轻一阵叹息。

看着徐丹凤那捉摸不透的眼神,王腾总感觉徐丹凤的骨子里透着一股难以驯服的桀骜,似乎她的心根部就不在张大拿的身上,甚至不在整个杏花村。

顿时,气氛陷入尴尬。

王腾心想,丹凤姐的心在哪呢?都结婚一两年多了,难道她还在想自己的家乡?

秋天了,看着远飞的燕子,徐丹凤忍不住看向远方,那里是遮天蔽日的大山,远远看去,黑漆漆的,似乎没有尽头。

王腾就这么尴尬的看着徐丹凤,她婀娜的身体,胸前湿润的衣服,漂亮的脸蛋,徐丹凤是那么美,美得不可方物。

“呜啊呜啊……哇哇……”也不知过了多久,屋里的婴儿啼哭声将徐丹凤带回了现实,她那原本因为心思而有些捉摸不透的眼神里瞬间就被柔情的母爱融化,化为道道的温存,当她看到王腾正眨也不眨的盯着她的身子看时,她脸颊拂过一抹嫣红,旋即飞快的跑进了屋子里,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对依然呆愣愣站着的王腾说:“进来坐吧!”

“哦……好的……”王腾一阵迟疑,终于还是抵受不住徐丹凤那美丽的身体,鬼使神差的尾随着徐丹凤进了屋。

前脚刚踏进屋,他就闻到一股奶香,和他昨天喝的一模一样,顿时,他的心里就一阵意动,忍不住看向屋里。

王腾进的主屋是个大大的木板建筑的房子,有两间普通房子那么大,这个屋子既是客厅也是厨房,对面的墙壁上还是张大拿家的香火。屋子的正中央是个大大的饭桌,桌旁摆着一个沙发。里屋左右各一间,一间的房门紧紧关着,还上了锁,另一间就是徐丹凤睡觉的卧室,这时候婴儿的啼哭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徐丹凤听到孩子哭,都来不及招呼进屋的王腾,一溜烟跑到里屋,紧接着就是她哄孩子的声音:“宝宝不哭……不哭不哭……”

“哇哇……哇哇……呜啊呜啊……”哪知道这不哄还好,一哄小孩就哭得更凶了。

急得徐丹凤团团转,不知道小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急之下,王腾也坐不住了,从沙发上起身就奔到里屋:“孩子怎么了?”

看到屋里的一幕,王腾顿时就愣住了。

徐丹凤这时候正一手环抱着襁褓中的婴儿,一手解开孕妇装上衣的纽扣,打算给婴儿喂奶,王腾看到的一幕,正是徐丹凤刚刚解开衣襟,一双饱满的奶头露在外面的时候,两颗比花生还要大的凸点最是吸引人,四周一片粉红,因为经常喂孩子奶,所以微微红肿。

被王腾看到自己袒胸露乳的,徐丹凤有些不自然,但露都露了,总不能再穿上,而且女人坐月子期间喂奶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尤其是在杏花村,一些哺乳期的女人在十几个大男人面前解开衣服喂奶也是常事。不过徐丹凤毕竟不是本地媳妇,腼腆的她这时候被王腾看到自己的胸脯,她只觉得脸颊滚烫,忙抱着孩子凑到自己的胸脯,名义上是喂孩子奶,实际上是想挡住自己的胸脯。

哪知道刚刚才止住哭声的婴儿被妈妈把奶头放到他嘴边的时候,他又哇哇哇的哭起来。

“……”徐丹凤一阵无语,从小孩出生到现在,她都是一个人带的,也没个过来人指导,每次小孩子哭了她就喂奶,原先还很灵验,哪知道这次竟然不行了。

看到徐丹凤哭笑不得的表情,王腾心中好笑,忙凑到徐丹凤身旁,说:“小孩是不是病了?让我看看!”

完全是出于本能的反应,他一门心思的想看小孩是不是生病了,所以就一边说话一边伸手去抱徐丹凤怀里的孩子,完全忘了徐丹凤这时候裸露着的胸脯。

题外话:今天公司有事加班耽误更新,到现在才码了一章,我争取十二点半之前再更一章,要是没有,大家就睡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