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红酥,你想我不

小说: 我叫王腾 作者: 柴刀穆 更新时间:2015-01-23 03:02:31 字数:2432 阅读进度:114/335

王腾把春花压在身下的同时,一只大手很自然的压在春花那只饱满的胸脯上,而与此同时,春花也忍不住张开双腿,两条雪白的大腿高高举着,很有些夸张的夹住王腾的腰,春花的腰臀贴着王腾下面那个东西轻轻的上下耸动着,那微微开合的粉色长河就好像是在轻嗅兰花的大白兔。

陡然,王腾轻轻一挺腰,那根东西复又进入到春花的粉色长河里。

“嗯……”伴随着春花一声长而且缓的轻吟,粉色长河旋即收口关门,把王腾的那个东西给紧紧的咬住,河里面汹涌的浪涛扑打在王腾那根东西上面,一阵强过一阵的刺激感觉让王腾浑身舒畅。他抱着春花的身体,就好像是骑着一匹白马一样,在咯吱作响的床上纵横驰骋。

……

很晚的时候,王腾才恋恋不舍的离开春花家,回到家的时候,刘艳和刘小美已经裹在被子里睡着了,屋里黑漆漆的,依稀可以听到床上的呼吸声。

春花的收口荷包非常厉害,王腾和春花一连缠绵几次,现在已经是浑身疲惫,可当他刚刚脱衣服上床,就看到被子里躺着的刘艳。漆黑的夜色里,刘艳蜷缩着身子,一头长发随意的披散在枕头上,她双肩半遮半掩,白色的内衣带子挂在她的肩上,清晰可见,王腾忍不住轻轻掀开刘艳的被子,两团圆鼓鼓的乳坊贴在刘艳的衣襟口,王腾忍不住喉咙发干,猛的将头伸到了那双温香软玉间。

“嗯……”熟睡的刘艳感觉到王腾的舌头在自己的胸前轻舔,轻轻嗯了一声,旋即翻身仰躺在王腾的身下,两只手也顺势抱住王腾的后脑勺,“嗯……”

……

次日,因为刘一手又要带人来拉白术,所以,王腾早早起床,安排刘艳在家里招呼李八斤盖房子,自个儿牵着骡子去了白术地。

因为现在雇村里的女人挖白术按袋数算钱,也就是干得越多挣的也越多,所以,王腾刚到白术地就看到三五个女人已经在地里忙碌,大家有说有笑的,一派的热闹。

春花此时就半蹲地里挖白术,她今天的精神非常好,脸色也较以前红润了许多,就好像是新婚的小媳妇,随着她挥舞锄头的动作,两只臀瓣子就高高的挺起,把身上那条裤子撑得圆鼓鼓的,一条清晰可见的痕迹非常的引人遐想。

注意到春花的身体有些虚浮,就好像下面不舒服一样,站都站得不稳,王腾心中感动,和其他几个女人都象征性的打了招呼后,他就旁若无人的来到春花身边,为了不让别人乱想,王腾故意把嗓子提得高些:“春花姐,你昨天中暑了,现在肯定不舒服,要不今天就休息?”

这时候春花正弯着腰捡地上刚刚挖出来的白术,衣襟里露出两团波涛汹涌的绵软,圆鼓鼓的,随着春花的弯腰,两只鼓胀下垂得很厉害,把衣服撑得高高的。她早就看到王腾来了,可心里总觉得非常紧张,就假装没看到王腾,也不主动打招呼。哪知道王腾会突然这么说,陡然,她的脸就红到了耳根子,忍不住白了王腾一眼,心说,我不舒服还不都是你昨晚弄的?可这话她怎么好意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没办法,她只能配合王腾:“早没事了!”

“真的?”王腾偷偷盯着春花衣襟里露出来的风情,很有些戏谑的说,“那我怎么见你走路的时候脚步有些不稳?”

“……”春花真恨不得冲上去咬王腾两口,脚步不稳,还不都是你王腾昨晚太不怜香惜玉把人家第一次给要了才弄成这样的?

春花早上醒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上下的骨头都断了一般,尤其是大腿根部那个羞人的地方,红肿刺痛,春花当时真打算今天不来白术地的,可一想如果这样做,王腾会不会觉得她是个喜欢偷懒的女人。

她不想让王腾觉得自己不好,还有一个最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她当时想王腾了,才一夜不见,她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王腾。

所以,她早早起床,扛着锄头就垫着脚尖来到白术地。

让春花惊喜的是,王腾真的来白术地了,而且也来得这么早,春花紧张的同时,心里不禁感觉甜甜的,心说,王腾肯定也是一样的想自己,所以才会来这么早。

中午的时候,刘一手就带着二十多个壮汉来把几十袋白术扛走。王腾闲着没事,本来是要准备回去看李八斤盖房子的,哪知道碰巧赵红酥就出现在了白术地。

赵红酥总是穿得那么清丽脱俗,此时的她挽着个高高的马尾辫,穿一套白色的运动装,踩一双火红的运动鞋。看到王腾,她远远的就开始喊:“王腾!”一边喊一边挥手,就好像生怕王腾看不到她一样。

看到赵红酥,王腾忍不住微微一愣,旋即满脸堆笑,朝着赵红酥来的方向跑去。

“红酥!”站在赵红酥的面前,王腾就有些兴奋,打量赵红酥的身子的同时,忍不住问,“你咋回来了?”

“今天周末了啊!”王腾站在自己的面前,赵红酥有些拘谨,脸蛋儿微红,可说话的语气还是强装镇定。因为她不单单只是因为周末才要回来,而是她想王腾了,而且是非常非常想的那种。正巧赵大钱去镇上办事,她就跟着回来了。

一路上,从赵大钱口中得知王腾最近的消息,赵红酥打心底里高兴,尤其是知道王腾家的白术赚了大钱,她更是激动得不得了。这不,这才刚到家呢,就来找王腾了。

两人很久没见,王腾发现赵红酥的身体愈发的长得诱人,穿运动装的赵红酥看上去前凸后翘的,玲珑美丽,脸蛋儿也越发的水灵,王腾真想伸手去捏两把。但现在还有人看着呢,而且春花也在,王腾就朝赵红酥打眼色,他悄悄的说:“红酥,你想我不?”

“啊?”赵红酥哪会料到王腾会这么直白的问自己,顿时间羞得面红耳赤的,忙偷偷看白术地里的其他人,待确定那些人没有听到王腾说的话后,她才红着脸微微点头,“嗯……”

“那我们去后山转转?”王腾眼睛有些放光,盯着春花娇艳欲滴的脸颊急切的说,“这几天山里的橘子熟了,我去摘给你尝鲜。”

“真的?”本来赵红酥还不好意思,可一听到山里有野橘子可以吃,就忍不住问。可能是因为兴奋,她说话的声音很大,地里的好几个女人都听到了。那些女人纷纷侧目,赵红酥哪里受得了这么多人的注视,忙红着脸冲那些看她的女人一个劲的笑。

王腾哪里不知道赵红酥是脸皮薄,也不再多说,看了看赵红酥,旋即一个人朝后山走去。

赵红酥微红着脸,不敢再看白术地里的那些女人,低着头跟上王腾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