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姐夫的阴谋

小说: 我叫王腾 作者: 柴刀穆 更新时间:2015-01-30 06:34:49 字数:2211 阅读进度:176/335

起初的时候,怕沈小方疼,所以王腾的动作很小,每一次都不深不浅的。沈小方躺在王腾的怀里,感觉着王腾的动作,起初的时候还觉得很舒服,但渐渐的就觉得王腾的力气不够满足自己了,索性自己开始挺动腰臀来迎合王腾。

两人这一上一下一前一后的耸动,没一会沈小方的粉色长河里就有春水流出,被这春水刺激,王腾的动作不觉加快起来,就仿佛是骑在马背上一般,纵横驰骋,大开大合。

“嗯……嗯嗯……”

……

到最后,吃饱喝足的王腾从沈小方身上爬起来的时候,一丝不挂的沈小方已经累得连眼睛都不想挣开,只顾着躺在地上不停地喘息。

下午的时候,两个人才手拉手的回村里。

因为沈小方是第一次,而且王腾又弄得太猛,所以沈小方走路都是踮着脚的。

看到沈小方走路的样子,王腾就有些怕被人怀疑,于是趁还没进村,他就说:“小方,要不今天你就去我家吧,也别给你姐夫做饭了。”

“那哪能啊?”沈小方暗暗咬着牙,忍着大腿根部传来的刺痛,瞪了王腾一眼,说,“都怪你,力气那么大。”

“也不知道是谁非喊着用力用力……”王腾故意逗沈小方。

“讨厌……”被王腾这么一说,沈小方不由脸颊一阵滚烫,慌忙捂着脸颊说,“你再这么说我不理你了。”

“好了好了,我不逗你!”王腾说,“你既然要给你姐夫做饭,那我晚上去看你好不好?”

“嗯!”和王腾干了那事后,沈小方对王腾非常的依恋,听说王腾晚上要去看自己,就忍不住答应下来。

沈小方回到家的时候,正好李八斤也回来了,这些天他都在忙活着百杏公路,每天晚上都睡工地上,也难得回一次家,所以,一路上他就在想沈青青的身子,心里想着,今晚一定要和自己的媳妇好好的干上几回。

谁知道回到家,家里却一个人影都没有,李八斤顿时一阵失望,谁知道就在这时,沈小方就走到了院门口。

“姐夫,你刚回来吧?”沈小方见李八斤背着大包小包的站在屋门口,忙打招呼。她担心李八斤发现自己走路不对,不由放慢了脚步。

看到站在院门口的沈小方,李八斤先是一愣,目光不由落在了沈小方的胸脯上,圆鼓鼓的,李八斤就忍不住问道:“你姐呢?”

“我姐去吃喜酒了,没和你说吗?”沈小方这时候正在担心李八斤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对,也没注意到李八斤落在自己胸前的目光,心虚的说。

一听沈青青出去了,李八斤心里就大喜,忙打开屋门,一边把行李包搬进家里一边对沈小方说:“这大冷的天,你刚去哪了?”

“在家里闷得慌,我闲着无事,就自个出去转了转。”沈小方哪敢说自己是和王腾出去的,这要是让李八斤知道自己的身子给了王腾,指不定会闹出什么事。

“你也该饿了吧,我去做饭。”李八斤见沈小方进屋后就径自去了卧室里,心中不由一荡,尤其是听到沈小方在屋里换衣服的声音,真恨不得立马冲进去把自己的小姨妹给那啥了。

李八斤之前追求沈青青的时候,还不知道沈青青有沈小方这么个水灵的妹妹。和沈青青结婚那天,李八斤在沈青青的娘家看到梳着两条辫子的沈小方,顿时就起了歹意,本来是想把沈小方办了的,但却一直没有机会。

那次在沈小方家,李八斤借故喝醉了酒,让沈小方扶着回房睡觉,一路上李八斤就有意无意地往沈小方的身子上蹭,李八斤当时借着酒劲,趁沈小方把自己扶到床边的时候,故意装作摔倒,一把就将沈小方给推倒在了床上,可手还没摸到沈小方的胸脯呢,就被沈小方给逃脱了。为了这事,李八斤不知道遗憾了好久。

前不久沈青青和李八斤商量要把沈小方接到家里来过春节,李八斤的贼心当时就死灰复燃了,找了个机会去镇上买了包迷幻药藏在身上,只等一有机会就对沈小方出手。

正巧今天他回家,而沈青青又不在,李八斤当时就打定了主意,今晚一定要和沈小方成就美事。

有了这个打算,他一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放进屋里就开始去生火做饭。

之前被王腾弄得浑身酥麻,而且到处都是王腾的口水,尤其是大腿根部,粘乎乎的,感觉不舒服,沈小方一回到家就匆匆跑进卧室里换衣服,因为大腿根部不舒服,她索性连内裤都不穿了,只在身上套了一件内衣罩子,又披上睡衣就走出房间。

此时李八斤已经淘米煮起来,这会正在洗菜。

沈青青走的时候就说了要沈小方做饭,她自小就怕自己的姐姐,而且觉得一个男人做饭实在不像样,忙就冲上去争抢。

李八斤心里是存了心思的,哪里会让沈小方动手,于是两人就开始争抢起来,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这场争抢,最终以李八斤的手摸到沈小方的胸脯而结束,沈小方红着脸躲开,而李八斤则装作没事人一样,偷偷注意到沈小方坐在火炉边的时候脸蛋儿红通通的,李八斤的心肝就忍不住扑通扑通地跳起来。

临到炒菜的时候,李八斤也是狡猾,轻易编了个理由让沈小方去屋里拿碗碟,然后他就把准备好的迷幻药倒在了菜汤里面。

一直忙活到天黑尽的时候,两人才吃好饭,本来沈小方是要去洗碗的,但觉得很困,头晕晕的,走路都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她以为是和王腾干那事太累,于是和李八斤打了声招呼就去床上睡觉。

盖上被子躺床上后,沈小方非但睡不着,反而觉得浑身火热,口干舌燥的,脸颊一阵滚烫,尤其是大腿根部,更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变得湿漉漉的,一种从骨子里生出来的渴望令得沈小方忍不住紧紧地夹着双腿。

李八斤见沈小方进卧室后没多久,估摸着那药效也该发作了,于是就兴冲冲地把院门、屋门全部反锁上,再然后就猫着腰轻轻地推开了沈小方卧室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