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肖护士

小说: 我叫王腾 作者: 柴刀穆 更新时间:2015-01-30 06:34:51 字数:2279 阅读进度:180/335

肖露这个急啊,都赶上热锅上的蚂蚁了。但是现在李司机已经喝醉了,而且从杏花村到镇上的路她是知道的,要让她徒步回去,还不如去死。想了半天,肖露就将注意力放到了一直不说话的梁龙源身上。

“梁哥,那啥,我男朋友还在等我吃饭,但是李司机又喝醉了,能不能麻烦你……”说实在话,肖露觉得梁龙源比她的男朋友帅了太多太多,而且光是看梁龙源的那辆轿车,她就知道梁龙源是个有钱的主。但凡花季少女,对梁龙源这种又有钱又长得帅的男人都缺乏抵抗力,虽然说肖露不是那种花痴女,但是看到梁龙源会紧张也是正常的事。

“不能!”梁龙源不等肖露说完,已经一口回绝。

“你……”肖露被拒绝,脸上挂不住,气得嘟着嘴坐在沙发上不说话。

王腾看在眼里,想来想去,终归是因为自己肖露才来到这个地方,索性,他又当了一次老好人,说:“肖护士,我送你回去吧?”

“就你?”肖露明显的一愣,不由再度打量了王腾一番,穿一身过时的旧棉袄,脚上踩着一双怎么看怎么别扭的布鞋,而且因为喝了酒,王腾脸红脖子粗的,憋了半天,终于不情不愿地说,“我可不想骑你家院子里的那个骡子!”

“扑哧……”正在对付一块猪蹄的梁龙源听了这话,差点没喷出来。

当事人王腾却好像看动物园的猴子一样看着肖露,他眯着眼睛,说:“肖护士,你是不是以为我闲着蛋疼没事干要泡你啊?”

“你……”虽然说肖露就是这么想的,但是听王腾这么随意说出来,就觉得自己好像被王腾脱光了衣服裤子一样,尤其是王腾这时候还目不斜视地盯着她胸前的鼓胀,不由一阵心慌意乱,嘀咕着说了句,“无聊!”

“嘿嘿,我今天还真就想无聊一次了!”王腾说着,猛的一下从饭桌旁坐起来,摇了摇手中的车钥匙,顾自朝楼下走去。

肖露在一旁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显得极为尴尬。

刘艳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忍不住说:“肖护士,我弟不是坏人,他说说你回去就一定会把你平安送回去的。”

肖露不由抱歉地看了众人一眼,屋子里的刘艳、刘丽、刘小美、沈小方、沈青青,哪一个不是一等一的大美女,在这些女人的面前,她自个儿就好像是丑小鸭似的,也不好意思再多说一句话,埋着头就仓惶逃出门外。

这时候,王腾已经把车发动了,任谁也不会想到,这个整日里在庄稼地里转悠的人会开车,而且还是酒驾。

坐在副驾驶位置的肖露看着王腾有些生涩地发动车子,心里有一种飘忽不定的感觉,尤其是王腾把刹车档弄成轰油门的时候,更是吓得肖露脸色惨白。

眼看车头就要撞在墙上,王腾猛打方向盘,车子才极不情愿地朝路上冲去,末了,王腾说了句让肖露想跳车的话:“丫的,吓死我了,我还是第一次弄这玩意。”

从杏花村到百花镇的公路,眼下大致的模样已经出来,车子通行不成问题,但是路面坑坑洼洼的,而且又是下雪天,肖露看着前面白茫茫的一片,一颗心始终悬着。

王腾倒是知道分寸,一路上也不敢再开玩笑了,专心地开车,也没出什么意外。

很快,车子就到了镇医院门口。

肖露长舒了一口气,看到医院门口抱着一大把玫瑰花的刘天,脸上不禁浮现出一抹绯红。

“那牲口就是你男朋友?”看到刘天,王腾不由皱眉道。

“怎么说话的,谁是牲口啊?”要是在杏花村的时候,王腾这样说自己的男朋友肖露估计会忍着,但是既然已经到了镇上,她就不怕了,狠狠地瞪了眼王腾。

就在两人说话的当口,刘天注意到车上的肖露,不由一愣,旋即跑过来敲车玻璃:“肖露……肖露……”

肖露冲着刘天甜甜一笑,也懒得和王腾道谢,径自推门而出。

刘天见肖露从一个陌生人的车里出来,心里暗自不爽,本来是要准备给开车的一阵冷嘲热讽的,但是一看到是王腾,立马就如同耗子见了猫一般,脸上一阵献媚的笑:“王哥,是你啊?”

“你丫的又在骗女人?”王腾无所谓的笑笑。看眼前的情形,刘天是被自己打怕了。

“你们认识?”肖露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看走了眼,不由一愣,心虚地问刘天。

“还不快叫王哥?”刘天一把将肖露缠在自己胳膊上的手甩开,大有成人之美的君子风范,他对王腾说:“王哥,你是不是对这妞有意思?小弟把她送给你如何?”

“刘天,你他妈混蛋。”听到这话,肖露脸色都白了。

“去你妈的。”刘天哪里管肖露怎么想,在他看来,肖露能从王腾的车上下来,肯定身子都被王腾要了,他现在是知道王腾的厉害的,与其和王腾抢女人找死,倒不如把肖露拱手让给王腾,“王哥可是大人物,你能跟她,那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是不,王哥?”

“得!我还是走吧。”王腾看到刘天一副欠揍的献媚,不由暗暗摇头,发动车子就扬长而去。

王腾一走,刘天脸上的献媚之色就变成了深深的恨意,他瞪了眼肖露,将手里的玫瑰花狠狠地丢在地上:“我草!”转身就走。

“刘天,你要去哪?”肖露急得都哭了,到现在为止,她也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臭婊子,你既然和王腾在一起,就别再来烦我。”刘天狠狠地丢下这句话后,也钻进了自己的车里。

看到两个男人头也不回地离开,肖露站在镇医院门口,木讷得就好像是一根木桩,她现在是恨透了王腾。

王腾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这时候屋里就刘艳一个人还没睡觉,见王腾回来,她忙取了毛巾给王腾擦身上的雪花。

“弟,八斤让你回来去他家找他呢。”刘艳说。

“这么晚了找我还有什么事?”王腾疑惑道。

“也没说,要不趁现在你过去瞧瞧?”刘艳说话总是那么温柔体贴,任由王腾抱着她抚摸。

“那好吧。”很有些意犹未尽地把手从刘艳的衣服里拿出来,王腾匆匆下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