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借种

小说: 我叫王腾 作者: 柴刀穆 更新时间:2015-01-30 06:34:52 字数:2454 阅读进度:181/335

呼吁:本书《男上女下》自解禁后,暂改书名为《我叫王腾》,很多书友还不知道已经恢复更新,现在成绩惨淡得要死。希望大家都能多投推荐票、发书评、订阅支持,能够打赏和月票是最好的了。

本书首发纵横中文网,官方书友q群:143032938(将满)、32327358(将满)。

此刻,在李八斤家的卧室里,沈青青眼睛红红地看着轮椅上的李八斤。

李八斤则长长地叹了口气,说:“媳妇儿,我知道你是真的爱我,但是我们李家不能在我手里绝了后啊。”

李八斤从小就一脉单传,本来想着和沈青青结婚后就生个大胖小子续香火,没成想自己在这个节骨眼上却失去了那方面的功能。这几天,他躺在医院冷冰冰地病床上,思前想后,最终狠下决心:“媳妇儿,王腾那人挺不错的,而且也有钱,我们要是能从他那里借种,你以后怀了孩子,不但能帮我李家续香火,还能得到王腾的照应。”

“李八斤,你他妈真是这么想的?”坐在床沿上的沈青青不停地擦拭眼泪,哭哭啼啼的,虽然说她老早就和王腾发生了那事,但是这时候李八斤要把她当物品一样送到王腾的胯下,她还是觉得一阵心疼。

“媳妇儿,我知道这样会委屈你,但是又还有什么办法呢?”李八斤长长地叹了口气,不愿再说话。

“这可是你逼我的。”沈青青腾的一下从床沿上坐起来,连看都没看李八斤一眼。之前她还挺觉得李八斤是个爷们的,为了能让沈青青过上好日子,不怕吃苦,一年到头都在外面当牛做马的,但是自从李八斤要让她和王腾干那事后,沈青青就彻底地对他死心。

就在夫妻俩争论的时候,屋外传来一阵敲门声。不用想,俩人也知道是谁。

要是换做以前,王腾来沈青青家,沈青青会欢喜得不得了,但是今晚,她却觉得异常的沉重。傻愣愣地站着,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直到李八斤催她去开门,她才狠下决心。

“哟,王腾兄弟来了,快进来。”反正李八斤都默许了,所以沈青青也没有遮遮掩掩,身上?身上就穿了件露骨的汗衫就去开门。

乍一看到沈青青胸前白花花的一片,站在门外的王腾不由一愣,暗自吞了口口水,强忍着想要扑上去的冲动,一边进屋一边说:“八斤哥睡了吗?我姐说他找我有事?”虽然王腾刻意地回避,但眼睛还是忍不住在沈青青的身体上偷瞟。

因为准备睡觉了,所以沈青青身上只穿了一件贴身的汗衫,领口开得很低,胸前的波涛就一览无遗地暴露出来,圆滚滚的一大片,随着沈青青说话的动作,两团浑圆一上一下地伏动着。

沈青青的下身,穿的更是一条紧身的棉裤,裤子把她的大腿、腰臀包裹的紧紧的,尤其是大腿根部鼓胀的那个地方,更是惹眼,王腾的眼睛好几次落在上面都没舍得移开。

被王腾这么看着,沈青青哪里受得了?不由脸颊一阵滚烫,心里也砰砰砰地狂跳起来。自从那次和王腾做男上女下的事后,沈青青对王腾念念不忘,总盼着有一天能再被王腾弄一次。但是,毕竟她是李八斤的女人,觉得这么做对不起李八斤。所以,她就一直在其中纠结。

今晚李八斤说了这事后,她似乎一下子就看开了,非但不躲避王腾炽热的眼神,还有意无意地冲王腾放电。

“你八斤哥在里屋呢,我带你去。”沈青青突然一把将王腾的手拉住,然后就往里屋走。

冷不防被沈青青这么抓住手,王腾的心忍不住就活络起来,不由捏着沈青青的手抚摸了一番,但是临进里屋的时候,他忙又好像是做贼一样把手给缩了回来。

“王腾来了。”李八斤正目不转睛地盯着门口,王腾和沈青青的动作被他看了个一清二楚,但是脸上也没有什么不对,反而客客气气的对王腾说,“兄弟,屋里也每个坐的地方,你就坐床上吧。”

王腾不知道李八斤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自然不好随随便便答应,毕竟那床可是李八斤和沈青青睡觉的地方,一看到这铺大床,他就想到当初他躲在床底下偷窥沈青青和李八斤赤身露体地在床上干事的场景,不由偷偷看了眼沈青青。

沈青青脸一红,自个儿跑到床边,也没多说话,就这么当着两个人的面开始脱衣服裤子。

乍一下看到沈青青雪白的身子,王腾顿时有一种血脉贲张的感觉,喉咙不停地蠕动着,尤其是看到沈青青大腿根部那一撮黑毛的时候,更是觉得呼吸急促。

沈青青的动作很快,脱了衣服裤子就爬到被子里面睡觉。

李八斤自然将王腾的眼神看了个通透,虽然很不情愿,但却无法,只得干咳着说:“兄弟,你觉得你嫂子的身子咋样?”

“啊?”冷不防听到李八斤这么问自己,王腾顿时有一种膛目结舌的感觉,忙把视线从床上移开,心虚地问李八斤,“八斤哥,你这么大晚上找我有什么事?”

“兄弟,你哥想找你借种呢。”李八斤长叹着说,在床上的沈青青这个人蜷缩在被子里,心里不由一阵颤抖,就好像王腾的头已经伏在她胸脯上一般。

“借种?”王腾听了这话,脸色猛的一变。

在杏花村,“借种”已经不是什么稀奇事。哪家男的要是那方面的能力不行,就会找村子里看得上眼的男人和自家的女人睡一晚,然后怀上孩子传宗接代。

“兄弟,你也知道哥现在的情况。”李八斤说着,已经热泪盈眶,“你嫂子还很年轻,我不能眼看着她跟我受罪哪。”

“八斤哥……”见李八斤一边说一边哭,王腾心中一沉,忙出言安慰。

“你哥这辈子没求过谁,但我今天就撇开自己的老脸,求你上你嫂子的床!”李八斤说着,已经自个儿摇着轮椅往屋外而去。

“哥……”看到李八斤离去的身影,王腾忍不住喊了一声。

李八斤走到门口的时候,随手将电灯的开关拉下,顿时,屋子里陷入一片黑暗中。

站在满是沈青青身上的味道的卧室里,王腾呆愣愣的,只觉得身处冰窟中。

好半天过去,床上的沈青青突然翻了翻身子,旋即压低了声音喊:“王腾……”

这话就好像充满了魔力一般,王腾忍不住来到床边,屋子里黑漆漆的,但王腾却能看到沈青青眼角滑过的热泪。不由心中一疼,忍不住坐到床上,伸手抓着沈青青的手,说:“青嫂,苦了你了。”

“王腾,快上床来抱住嫂子,嫂子好冷……”沈青青强忍着想要哭的冲动,从被子里爬起来就投到王腾的怀里,抓着王腾的大手就压在了自己胸前的饱满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