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女人四十

小说: 我叫王腾 作者: 柴刀穆 更新时间:2015-01-30 06:35:25 字数:3626 阅读进度:251/335

李翠红躺到自己的怀里,要是其他任何时候,王腾兴许都会或多或少的觉得不自然,可是如今的王腾,心里真可说得上是五味陈杂,非但没拒绝李翠红躺在自己的怀里,甚至还主动伸手放在李翠红的背上,他轻轻的抚摸着李翠红的背心。

好一会过去,李翠红情绪稳定了许多,她接着说:“那天是早上,我刚刚起床呢,那个女人就出现在了院门口,怀里抱着一个婴儿。这个婴儿,就是我现在的女儿赵红酥。”

“姨,既然红酥是那个女人生的,你为什么还要抚养呢?”王腾有些不解,按理说,要是换了其他的家庭,哪个女的抱着个孩子来找自家男人,女主人铁定是要闹离婚的,更别说抚养孩子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翠红笑了,不是那种冷笑,而是满足的笑,她说:“兴许我和红酥注定是母女吧!女人抱着孩子出现,她说她还没结婚,不能要这个孩子。毕竟是心头肉,你赵叔自然就接了孩子。那几天,还在老是哭,而且你赵叔你哄不好,但是只要我一抱孩子,孩子就不哭了。”

“所以,你最终是因为红酥才没和赵叔离婚的?”王腾总算是明白过来整件事是怎么回事了。

李翠红点点头,说:“孩子的出现虽然打乱了我们的生活,但是却成了我和你赵叔破镜重圆的关键,因为抚养她,我和你赵叔的婚后感情越来越好,哪怕是到现在,你赵叔都没做过对不起我的事情。”

“姨,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还有,红酥还不知道这事吧?”虽然整件事都明了了,但王腾总觉得李翠红没有把根源的问题说出来。

“红酥以前不知道,不过现在应该知道了吧。”李翠红说到这里的时候,再次压抑不住哭出声来,这一次,她的?

?绪波动异常的大,整个人伏在王腾的怀里,哭得声音都哑了。

“姨,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快告诉我。”王腾急了,忙问。

李翠红哽咽了一会,然后又说:“前不久那个女人也不知道从哪知道了我们家的电话,她打电话给你赵叔,说她得了绝症,想要见红酥最后一面。”

“你说赵叔去走亲戚了要几天才回来,说的就是去见那个女人?”王腾心中一疼,难怪李翠红为什么情绪会这么大的波动了,自己的男人带着自己的女儿去见那个差点毁掉她婚姻的女人,李翠红白天的时候一点都没表现出来,还去操劳养猪场合资的事情,这样的女人,实在够让王腾佩服的。

“王腾,你说你赵叔和红酥会不会不要我了?”李翠红担心地问王腾,语气就好像是小姑娘。

王腾想也没想就无比坚定地说:“会啊,肯定会,姨,你是好女人,是好妈妈,赵叔和红酥不会离开你的。”仿佛是为了证明自己说的话,王腾说话的同时,顺势将怀里的李翠红给搂得紧紧的。

察觉到王腾手臂传来的大力,李翠红这才意识到自己躺在王腾的怀里。她刚刚说出了这么多年的心结,心灵最是需要安慰的时候,王腾这么一抱,她顿时就慌乱起来。明明知道和王腾这样做不对,可李翠红就是忍不住,甚至心里充满了某种期待,不知不觉,手就伸到了王腾的胸膛上。

顿时,本来很安静的床上突然变得暧昧起来。

李翠红的胸脯这时候就紧紧地压在自己的身上,那种饱满和绵软的感觉令得王腾一下子就迷失了,他放在李翠红背上上的手如不能控制般在李翠红的背上抚摸起来。

就这样,两人彼此抚摸起来,李翠红的反应非常强烈,王腾只是在她的背上抚摸,没一会,她就开始喘息起来。

听着李翠红鼻息里呼出来的急促气息,王腾王腾心中更是燥热,突然,他抱着李翠红一个翻身,顿时,两个人的位置就对换了,李翠红躺在床上,王腾半伏在她身上。

没有片刻的停顿,王腾的头一下子就埋到了李翠红的怀里,与此同时,两只手一左一右抓住那两团鼓胀。

大!实在是太大了!

平时看上去的时候,王腾就觉得李翠红的胸脯非常的大,这时候终于摸上去了,没想到会有这么大,完全超出了王腾的想象,更让王腾吃惊的是,李翠红的两团浑圆还特别的坚挺,摸上去弹性十足,难怪李翠红都四十岁的人了,胸脯竟然没有半点下垂的迹象。

王腾就好像是饥渴了很久的光棍,两只手肆无忌惮地抓着李翠红的两团绵软使劲地揉搓,与此同时,那伏在李翠红怀里的脑袋也开始活跃起来,王腾埋着头,让整个脑袋都在那绵软中磨蹭。

很快,王腾按耐不住了,一把将李翠红胸前的睡裙给扯开,嘴巴迫不及待地含住一枚红樱桃就开始用力吮吸起来。

李翠红也是饿坏了,几乎在王腾把她胸口的睡裙扯开的同时,她也将王腾的裤子给扯了下来,而后,她一把将自己的裙底掀开,抱着王腾的腰臀就往自己的大腿间送去。

李翠红换了那套被雨水打湿的睡衣后,小内内也不穿了,王腾的那个东西刚刚抵到李翠红的大腿根部,顿时感觉到湿漉漉的,那一瞬间,王腾整个人都差点低呼出声来。

李翠红根本不给王腾换气的机会,毕竟是过来人,对这男上女下的事儿实在是太熟悉了,她挺着腰臀,对着王腾的那个东西只是一个拧腰,顿时,两人紧紧地合在了一起。

……

一夜缠绵,两人就好像从牢笼中逃出来的老虎和狮子一般,要了一次又一次,木床都差点被摇得坍塌,每一次到巅峰的时候,李翠红就会发出满足的呻吟,一次,两次,三次……最终,两人累得昏睡过去。

次日一早,天都还没亮,王腾猛的惊醒过来,下意识地看向枕边,却不见李翠红,再看自己,下面的那个东西把四角内裤顶得高高的,湿漉漉的一大片,王腾不由一阵错愕,心说,难不成昨晚做了梦不成?

想来想去,他最终哭笑不得。

敢情这真的是一个梦。

在李翠红说完自己的心事后,雨也停了,于是,她就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至于接下来那一幕幕香艳的画面,完全是王腾太痴迷李翠红的身体才做的春|梦。

一想到这只是一个梦,王腾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沉下来了,可是又觉得很遗憾。

昨晚睡得太晚,李翠红到现在都还没起床,王腾也不打招呼了,径自出了门。

虽说王腾终究没有和李翠红那啥,可王腾还是有些心虚,毕竟自己一夜未归,别人自然不会想成他和李翠红那啥了,但却会想成赵红酥回来了。

可是,这一大早的,不回家该去哪儿呢?走在乡间的小路上,王腾有些魂不守舍。

意外的是,另一个魂不守舍的人朝他迎面走来,这个人,就是陈雪梅。

自从陈雪梅发现王腾“脚踏两只船”后,一气之下,她答应了毕运的求婚,杏花村竞选村长的头一天,两方的家长甚至还把婚期给订了,还有三天,就该是陈雪梅嫁给毕运的日子。

眼看婚期越来越近,陈雪梅就越来越慌,虽然她不能接受王腾“脚踏两只船”,可说到底她根本就忘不了王腾,更何况她根本就不喜欢那个毕运。

思前想后,陈雪梅终于在昨晚做了个决定——逃婚。

不等父母醒来,天还没亮,陈雪梅就提着行李箱出门了,自从修了百杏公路后,果子屯去镇上的话,都从杏花村经过,好巧不巧的,陈雪梅就遇到了王腾。

“雪梅,你……”看到陈雪梅,王腾显得非常的意外,四顾无人,正想冲上去搂住陈雪梅,但随即反应过来,如今的陈雪梅已经成了别人的未婚妻,不由有些伤感,于是,王腾改口道,“雪梅,这大清早的就要去镇里啊?”

再次看到这个怎么也放不开的男人,陈雪梅心中不由一沉,忍不住道:“王腾,这么久过去了,你都没什么要和我说的吗?”

陈雪梅说这句话是有特定的含义的,如果王腾断绝和其他女人的关系,她就会义无反顾地和王腾在一起。

王腾自然也知道陈雪梅的意图,越是知道陈雪梅的意图,他越就气不打一处来,于是,他皮笑肉不笑地说:“和你说什么?说你结婚我送你多少礼?放心吧,毕竟和你好过,我送的礼一定比别人的都大。”

“呵呵!”听了这话,陈雪梅的心都凉了,一咬牙,说,“我去镇上做头发呢,后天就嫁了,你可把大礼准备好。”说完,陈雪梅提着自己的行李箱就从王腾的身旁擦肩而过。

王腾没有发现,陈雪梅在和他擦身的时候哭了,王腾更不会知道,陈雪梅并没有和毕运结婚。

时间直接推移到三天后,陈雪梅嫁人的日子。

这一天,王腾同样起了个大早,难得的穿上了二姐刘丽给他买的西装。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还别说,穿上西装的王腾还真挺俊俏的,估计要比毕运帅,王腾恶狠狠地想。

临出门前,本来颇有微词的肖露看到王腾一脸的神伤,有些不忍心数落王腾了,于是就不情不愿地鼓励王腾:“别哭丧着脸,过去把新娘子给抢回来吧。”

然而,让王腾没有想到的是,陈雪梅家院门口竟然一片冷清,王腾还以为自己是记错了日子,忙飞奔回家看日历:“没错啊,咋的没人呢?”

看到王腾神神叨叨的,刘艳就问:“咋的了?”她一大早就去白术地忙活了,并不知道王腾去陈雪梅家吃喜酒的事情。等听王腾说了以后,刘艳就说,“雪美不是已经退婚了吗,你不知道?”

“啥?什么时候的事情?”王腾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丢了什么东西。

“前天啊!”刘艳说,“这事也是昨天才传开的,大家都说陈雪梅不辞而别,都没和父母说一声就退婚了,也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姐,我出去下。”王腾终于忍不住了,一个急转身就朝屋外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