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和陈雪梅错过

小说: 我叫王腾 作者: 柴刀穆 更新时间:2015-01-30 06:35:26 字数:3655 阅读进度:252/335

出了家门,王腾几乎是用飞奔到工地上的,开起车子就往百花镇火车站开去。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三天,虽然陈雪梅也许早就已经去了外省,但是王腾还是想试试。

而此时,在百花镇火车站附近的一个小旅馆里,陈雪梅百无聊奈地坐在床上看电视,电视里是很无聊的泡沫剧,陈雪梅眼睛盯着电视屏幕,心里却在想着别的事情。

“已经三天了,我这样等下去是不是很傻?”看了看墙壁上挂着的日历,陈雪梅心里空落落的,泪水不知不觉滑过她精致的脸庞。

今天本该是她嫁人的日子,但是,她却一个人躲在这个小旅馆里,一想到陈二麻子和梁梅为了她的不辞而别而发愁的样子,泪水就止不住的流。

看了看手中的火车票,今天中午十二点二十的车,还有三个小时,陈雪梅就感觉到一阵撕心裂肺的疼。

说到底,陈雪梅还是放不下王腾,要不然,她也不会在前天临时换火车票,把上火车的时间拖延了三天。

在这三天的时间里,陈雪梅细数着自己年前回来,然后和王腾发生的点点滴滴。

王腾把她带回来的男朋友吴贵赶跑了,王腾又让她抛弃了自己的未婚夫毕运,这一切的一切,如今回忆起来,就好像是梦幻一般。

“人如果回忆曾经,那就意味着自己已经失去曾经。”陈雪梅自言自语般说,“王腾,还有三个小时,你会不会来到我的身边?”

陈雪梅现在算是想通了,虽然说她无法接受和几个女人一起共享王腾,但是她更接受不了没有王腾的日子。

赌气答应和毕运结婚的时候还不觉得,毕竟那时候气头上,而且从别人的口中,她总能知道王腾在做什么,但是,当她前天早上与王腾擦肩而过以后,她就发现自己根本离不开王腾,每时每刻,无不想念着王腾,要不然,她也不会临时把车票换成了三天后的今天。

陈雪梅之所以选择将时间推迟三天,是想给自己最后一次机会,她想看一看自己在这三天的时间里是不是能说服自己回到王腾身边,当然,还有?还有另一个原因,只是她不原因承认,那就是她期待着,期待着有一个男人会发了疯的找她。

不知不觉,时间又过去了一个小时,还有两个小时她就该上火车,然后彻底的离开这个地方。

陈雪梅从床上爬起来,穿衣,洗漱,然后拖着行李箱从小旅馆出来,径自去了火车站。

小旅馆距离火车站,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徒步的话,也就十来分钟。

春运已经过去了,百花镇火车站毕竟比不上那些大城市的,显得格外的冷清,陈雪梅在火车站门口竟然一个人都没看到,心中狐疑,又径自到了候车口,除了车站的两个工作人员外,候车口等着上车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抱着小孩的妇女,另一个则是一名穿着非常时尚的女孩,从女孩的外貌来看,应该不会超过十八岁。

女孩这时候手里捧着手机,眼圈红通通的,正对着电话那头咆哮:“我们已经分手了,你不要再骚扰我……我在哪?我在美国呢……你要来找我?就你那屌样能办出国护照……你爱我?你爱我哪里,我改还不行吗……”

最后,女孩似乎没耐心说下去了,索性一把将手里的大屏手机砸在了地上。

“啊……”那手机偏巧不巧的,正好就砸在陈雪梅的面前,吓得陈雪梅脸色都白了。

“对……对不起……”见自己差点砸到人,那女孩也是吓得不轻,忙迎上来道歉,不过她这会儿正在气头上呢,也没说话的兴致,见陈雪梅没介意后,她就一个人蹲在角落里轻声哭泣。

谁都知道爱情伤人伤心,可无论男女,总要拼死拼活地去伤人然后被人伤,和飞蛾扑火很有些相似。

“唉!”看到那女孩哭得伤心,又想到自己,触景伤情,陈雪梅不由一阵叹息。

就在这时候,火车站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车喇叭声,再然后轰隆一声闷响,很明显,这是车子撞到了才发出的声音。

那两个火车站的工作人员原本是在打盹的,一听到这声响,脸色顿时就煞白了,忙冲到火车站门口,敢情是一辆轿车开得太急,一时间没刹住车,然后重重撞在了火车站门口的花池上。

眼下车子的前半部分完全变形了,其中一个轮胎甚至被撞飞,可想这冲击力有多大。

这时候,车门突然被打开,一名额头上布满血迹的男人从车子里爬出来,一身笔挺的西装上满是车玻璃,左手犹自留着鲜血。这个人,就是王腾。

“哥们,你太生猛了吧?”

负伤这么重居然还能从车上出来,而且还一瘸一拐地朝火车站大门走来,看那架势,王腾并不打算去医院,其中有一个火车站的工作人员急了,忙说:“哥们,要不要打120?”

王腾摆摆手,已经到了火车站的大门口,他踉踉跄跄扶住那名工作人员,这才没有摔倒在地,他喘着粗气说:“我要买火车票!”

“买火车票?”工作人员不由一愣,心说,该不是遇到疯子了吧,然后又问,“哥们,你都伤成这样了,赶紧先去医院吧。”

“我真的要买火车票,我要去找我的女人。”王腾神经已经有些恍惚了,要不是硬撑着,估计早晕倒了,“我的女人叫……叫……陈……陈雪梅……”

就在这时,候车口传来一阵火车的鸣笛声,那工作人员忙对王腾说:“哥们,火车来了,我先把里面的乘客送上车再来处理你的事。”说完,工作人员一溜烟就跑得没影了。

王腾压根就没想到陈雪梅现在就在候车口,这时候他骨头都快散架了,无奈,只能咬牙硬挺着找了凳子坐下。

这时候火车已经到站了,陈雪梅就站在车门口,时不时会转头看一眼火车站的正大门方向,因为进站口和正大门之间有一段距离,而且还有几处拐弯,所以陈雪梅自然看不到在正大门坐着的王腾。

那工作人员见陈雪梅提这个行李箱,也不上车,以为陈雪梅是提不动,忙催促说:“我帮你提行李箱,你快上车吧,门口出了车祸,我还得过去帮忙呢。”

陈雪梅随口问道:“出了车祸?”

“可不是嘛!”工作人员一边帮陈雪梅把行礼搬上火车,一边说,“那哥们开的是一辆轿车,被撞得浑身是血,我劝他去医院他却不去,还说什么要买火车票,要去找他的女人。”

听了这话,陈雪梅心中不由一沉,一颗心几乎都跳到了嗓子眼,忙问道:“那个人有没有说他的女人叫什么?”

这时候,陈雪梅已经上了车,车子轰隆轰隆的,陈雪梅说话的同时,火车便缓缓开动。

站在候车口的工作人员想起王腾口中的“陈雪梅”三个字时,陈雪梅已经坐车走出了十来米,眼看车门都要关上了,他就大声地说:“好像叫……叫陈……对了,就叫陈雪梅……”

工作人员的话被火车带起的劲风吹得支离破碎,但是,细心的陈雪梅还是从工作人员说话的口型听出了个大概,一瞬间,泪水就湿润了她的眼睛,与此同时,列车员将火车门给关上了,火车带着悠扬的汽笛声,如箭一般驶向了远方。

……

这名好心的工作人员把火车送走后,忙又急匆匆地跑回来,因为失血过多,此时的王腾脸色一片苍白,额头上、手臂上全是血块,就连大腿上也黑漆漆的一大片,然而,出乎工作人员意料之外的是,王腾竟然还硬扛着,虽然精神有些恍惚,但却没有昏死过去。

“哥们,这样下去你真会死的,我还是先送你去医院吧。”工作人员再也看不下去了,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叫救护车。

王腾急了,不等工作人员拨通电话,一把将手机给夺了过来,然后说:“赶紧给我火车票。”他一边说一边掏钱,一张一张的红版版散落在地上,其中还有一枚镶嵌着钻石的戒指。

钱丢了王腾倒没在意,但是那枚钻戒刚落在地上他就急了,忙蹲到地上去捡,失血过多,连带着身体也不听话了,他胡乱地摸索了一阵,明明看到钻戒就在自己的面前,可就是捡不起来,最后还是那个工作人员帮他捡起来的。

“唉!”看到王腾把那枚钻戒贴身放好,工作人员有些感动了,忍不住说,“哥们,你要去哪里,我给你火车票吧。”

以王腾现在的状况,别说是坐火车了,就是晚点治疗都有危险,不过王腾的行为让工作人员非常感动,于是就跟着王腾一起犯傻了。

“我……我……我该去哪儿呢……”王腾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根本不知道陈雪梅去了哪里,又怎么能买火车票呢?

见王腾陷入沉思,工作人员以为王腾的脑子摔坏了,忙说:“哥们,想不起没关系,咱们慢慢来,总能查到你的女人去了哪里的。”说着,工作人员将王腾扶到了办公室。

“哥们,你叫什么名字?”见王腾痴情,工作人员忍不住说,“我叫白兵,咱们交个朋友呗?”

“我叫王腾。”王腾觉得这个白兵人不错,于是就和白兵在火车站的办公室聊了起来,聊他怎么和陈雪梅认识的,聊他和陈雪梅在一起的每一天,对于陈雪梅为什么要离开的事情王腾绝口不提。

最后,白兵决定帮王腾一把,他说:“火车站的电脑系统可以查询上火车的人的信息,你把你的女人的身份证、姓名给我,我帮你查查。”

“这样不好吧?”王腾虽然没在火车上上班,但也清楚这是乘客的隐私,除非警察什么的有权利,其他人肯定不能随随便便去查的。

“这有什么好不好的?”白兵无所谓的说,“我们又不是要干什么坏事,不会有人知道的。”

于是,王腾就把陈雪梅的名字告诉了白兵,但是他不记得陈雪梅的身份证号码,白兵无所谓的说:“没事,前天上车的人挺少的!”说话间,白兵已经查询出了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