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 跳火车

小说: 我叫王腾 作者: 柴刀穆 更新时间:2015-01-30 06:35:26 字数:3628 阅读进度:253/335

看着电脑屏幕上的十来个名字,白兵找了几次也没看到有陈雪梅,不由眉头一紧,说:“你没把名字记错吧?”

“怎么会?”王腾急了,忙说,“雪梅雪梅,雪天的梅花,怎么会记错?”

“可是前天没有这个人啊!”白兵无语了。

王腾想了想,又说:“兴许是昨天的火车呢,你查查。”

结果还是一样,没有。

王腾算是死心了,陈雪梅竟然没有上火车的记录。

“难不成是今天才上的火车?”白兵也是抱着试试看看的态度,然后打开了今天上火车的记录,但是今天的火车刚刚走,上车的人都还没登记到电脑系统,白兵也查询不到,只能翻阅购买火车票的记录。

最后终于查出了结果,让王腾怎么也想不通的是,陈雪梅今天才上的火车,而且就是刚刚上车。

白兵仔细回想着刚才上车的三个人,一个是带着孩子的妇女,两个姑娘家,其中一个砸了手机,其中一个还是他帮忙提的行李箱。

“你之前来的时候有没有打电话给她?”白兵以为陈雪梅是那个砸手机的女孩,就问王腾。

王腾苦笑着摇摇头,说:“没有打!自从她订婚后手机就一直是关机的,前几天我打过去还停机了,然后给她充了话费,可打过去依然是关机的。”

排除了那个砸手机的女孩,陈雪梅自然就是白兵帮忙提行李箱的那位了,一想到这里,白兵就哭笑不得:“原来是她,我当时怎么就没想到呢,难道我看到火车开出去以后哭得死去活来的。”

陈雪梅去了云南!

以前和王腾在一起的时候,她就经常说云南漂亮,当时两人在床上来着,王腾还向她保证,以后一定要和她去云南旅游,没想到的是,如今陈雪梅先去了。

“王?

?,既然知道她去了云南,那你现在可以安心去医院养伤了,等康复了就去云南找她。”白兵继续劝说王腾。

王腾的身体也是硬朗,撑到现在都还保持着清醒,要是换成别人,早该晕过去了。

不过,现在王腾的确非常不好受。

之前刚弄伤身体的时候还是麻木的,也不觉得疼,可现在却疼得钻心,额头,手臂,大腿,无一不是伤口,尤其是手臂和大腿,这时候已经肿胀,极有可能骨折。

“兄弟,这次多亏了你。”王腾咬了咬牙,说,“你现在就给我订最近的火车票吧,我要第一时间去云南。”

“你疯了吧?”白兵这会是真急了,但是一接触到王腾那坚决的眼神就萎了,“正好,五个小时以后有一趟车是到云南的,你坐那辆吧。”当下,白兵就给王腾弄好了火车票。

等车的日子,总是最难熬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坐在候车口的王腾看了好几次时间,却发现半个小时都没过去。

王腾打算好了,不管自己这次是断了腿还是断了手,一定要先把陈雪梅找到,一个女人为了自己,不惜逃婚,不顾两个家庭,单凭这一点,王腾就该对陈雪梅好一辈子。所以,他把钻戒都带来了,这个钻戒是王腾很久之前就买的,本来准备找机会送给陈雪梅,可是后来由于毕运的出现,这枚钻戒就一直没送出去。

王腾之前说在陈雪梅结婚当天要送给陈雪梅一份大礼,说的就是这枚钻戒,价值八千八百八十八,这在整个杏花村,乃至于百花镇,都称得上是一份大礼。

正当王腾一筹莫展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了一个女孩朝自己走来,那一瞬间,王腾几乎以为自己是不知不觉晕倒后做的梦,因为,走来的女孩,正是陈雪梅。

“雪梅,真的是你?”那一刻,王腾几乎是从候车口的椅子上跳起来的,他脸上满是不是不可置信的欢喜,恨不得一下子就将陈雪梅搂在怀里,然而,他刚站起来呢,脑中就一阵天旋地转,然后毫无征兆地摔倒在地,手中紧紧攥着的钻戒也落在了地上。

“王腾……”陈雪梅吓得花容失色,忙冲上去把王腾扶起来。

……

再次醒来的时候,王腾已经躺在了病床上,正在打点滴,陈雪梅坐在床沿边,一脸的梨花带雨。

回到列车员把火车的车门关上的那一刻。

陈雪梅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白兵的口型上,自己的名字自己当然清楚,虽然听不到白兵的说话声,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白兵说的就是“陈雪梅”。

“小姐,火车发动了,请让一下,我要关车门。”列车员很礼貌地对站在车门口的陈雪梅说。

陈雪梅一咬牙,从火车上跳了下来……

“雪梅……你……我……”刚醒来的王腾看到陈雪梅,一时间激动得说话都不利索了,他没注意到自己的手上扎了针,一伸手就要去搂陈雪梅,扯到了针头,疼得撕牙咧嘴,“啊……”

“呀!”陈雪梅见状,吓得花容失色,都顾不得把脸上的眼泪擦掉就要跑去找护士,王腾忙将之拉住,说:“雪梅,不要走!”

“我去帮你叫护士呢。”陈雪梅急了,可被王腾拽着手,她又挣脱不开,只能眼睁睁看着血液倒流到输液管里。

“你骗我,你又想不辞而别,就好像前天一样,你明明说了自己是去镇上做头发的,结果竟然是要去云南。”王腾这时候就像个孩子,死死拉着陈雪梅,就是不放手。

“我……”陈雪梅被王腾说得哑口无言,可一看到那倒流的血液她就忍不住了,也不管王腾是不是受了伤,双臂一推,王腾就仰头栽在了床上,陈雪梅趁机挣脱王腾,然后一个箭步冲出了病房。

不愧是专业的,护士长三两下就把针头矫正,临走前不忘叮嘱:“小两口也别急着亲热啊,等以后好了随你们怎么弄。”毕竟四十来岁的护士长是过来人,说完话就知趣地出去了,甚至还贴心地将病房的门给随手带上。

护士长的话弄了陈雪梅一个大花脸,这时候也不敢坐病床边了,索性搬了一根凳子做到床边,仿佛是怕王腾会突然扑起来似的,她可以坐得离王腾远一些。

过了一会,王腾开口说话了,第一句话就遭到了陈雪梅的白眼:“雪梅,你不是坐火车去云南了吗?”

王腾这话的意思是想问陈雪梅是怎么从车上下来的,可陈雪梅理解成王腾是故意笑话自己,于是就冷冷地说:“听说你出了车祸,我跳车了。”说话间,陈雪梅摸了摸自己膝盖处缠着的绷带,这是跳车的时候摔的,也是运气好,只是擦破了皮。见王腾神色变化,陈雪梅忙又说,“你别感动哈,我是想看看你被撞死没有的。”

“能不感动嘛?”这时候,王腾才注意到陈雪梅膝盖处缠着的绷带,忙说,“雪梅,你坐到床边来,让我看看你受伤严重不严重。”说话的同时,王腾在床上挪了挪身子,那意思自然是要腾位子给陈雪梅坐的。

“哼!”陈雪梅哪能这么容易就屈服了啊?她就好像是高贵的公主,对于王腾这种蝇头小利自然是不屑一顾的,索性把头扭到一边,“早干嘛去了?现在来献殷勤,本姑娘不稀罕了。”

“……”王腾一阵汗颜,忙知趣的闭嘴,但是,没一会,他又开始在床上磨蹭了。

“你干啥呢?”陈雪梅狐疑地问道。

“疼,脑袋疼,胳膊疼,腿也疼……”王腾一边在床上磨蹭,一边低呼,“啊哟,好疼,好疼……”

“那你忍着,我现在就去叫医生!”陈雪梅急了,忙从椅子上站起来。

“别!”王腾忙说,“我受了这么重的伤,疼一会也就没事了,更何况是输着液的,哪能一直找医生的麻烦呢?”

“我……”陈雪梅一阵无语,这到头来怎么还成她的不是了?正欲发飙呢,王腾又开始喊疼了。

“啊哟……疼……啊哟……”他一边在床上磨蹭,一边卖力地呻吟,“雪梅,要不你过来床边帮我陪我?兴许分散分散注意力我就不疼了。”

“你不也是擦破了皮外加失血过多而已吗,能有这么疼?”陈雪梅有些不信,但王腾的表情又不是装出来的,终于还是到了王腾身边坐下。

出门为了方便,陈雪梅是一身很爽朗的打扮,上身穿了一件短袖和一件粉红色的衬衣,下身则是一条很随意的牛仔裤,之前跳车摔了一跤,膝盖处已经被医生用剪刀给剪开了一个口子,这时候缠着绷带。

陈雪梅坐在床沿上的时候,王腾首先看到的是陈雪梅的屁鼓,黑色牛仔裤有提臀的作用,把那双浑圆的臀瓣子托得高高的,看上去非常鼓胀,不过王腾这时候却没有心思去欣赏,见陈雪梅坐在床沿上,王腾突的就坐了起来,不待陈雪梅反应,他那只没有扎针的手已经抓住了陈雪梅受伤的那条腿。

“呀,你干啥呢?”陈雪梅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前一秒还疼得死去活来的人下一秒就能抱住自己的大腿。

王腾也不管陈雪梅愿不愿意,反正就是抱着陈雪梅的大腿不放,他腆着脸说:“雪梅,我其实是装疼的,你在我身边陪着,我怎么会疼呢?”

陈雪梅当时就恼了,手一扬,作势就要打在王腾的脸上:“你这个讨厌鬼,人家上辈子是不是欠了你什么?”

见陈雪梅要打自己,王腾索性把脸一下子就凑到了陈雪梅的手心里,说:“雪梅,你要是打我可以解气的话就打吧,我受着呢。”说话的同时,王腾抱住陈雪梅大腿的手略微一用力,那条长腿就整个被王腾给搬到了床上。

“呀,我还没拖鞋呢。”陈雪梅知道不敌,只得妥协了,伸手把鞋子给脱了,任由王腾那自己的腿给搂在了怀里,本来板着的脸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讨厌啦。”说这话的时候,她的手忍不住轻抚王腾凑上来的脸庞。

王腾心中一阵感动,本来很安分的手忍不住在陈雪梅的大腿上抚摸起来,只一会儿的功夫,他的一只手就压到了陈雪梅的大腿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