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错将她当成刘艳

小说: 我叫王腾 作者: 柴刀穆 更新时间:2015-01-30 06:35:52 字数:3654 阅读进度:302/335

见玉漱忍不住尖叫,王腾心中咯噔了一下,为了不让外面的几个女人听到动静,几乎是玉漱叫出声的同时,她忙用手捂住玉漱的嘴巴。

玉漱虽然喝了点酒,但这时候差不多被吓醒了,她的动作非常麻利,站起来的同时,小内内已经被她穿上,但是身上的裙子确实棉质的,这时候还挽在腰际上,王腾捂着她嘴巴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是贴在王腾怀里的。因此,即使穿上了小内内,但下半身依然相当于是暴露的。

昏暗的卫生间里,气氛一下子就变得突然暧昧起来。玉漱张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盯着王腾看,王腾几乎能听到她扑通扑通的心跳声。

“别叫,待会该让她们听到了。”王腾刻意将说话的声音压低,他说这话的时候,嘴巴几乎都凑到了玉漱的耳畔边。

温热的气息扑打在自己的耳垂边,脸颊上,加之玉漱又喝了酒,此时的她,浑身说不出的燥热,她自然也不希望外面的其他女人听到什么动静,于是就眨巴着大大的眼睛连连点头。

王腾总算是舒了口气,轻轻将捂着玉漱嘴巴的手拿开,但是内心深处的渴望却让他不由自主地将那只手放在了玉漱的背上,轻轻将玉漱给揽到了自己的怀里。

玉漱的身体非常热乎,而且柔若无骨,王腾的手指触碰到她背上的内衣带子,心中更是渴望,忍不住问了句:“今晚咋喝那么多酒?”

要是换成以前,玉漱被王腾这么搂搂抱抱的,铁定要生气,但今晚不知怎的,她只觉得被王腾这么搂着,说不出的舒服,王腾的胸怀,给了她一种从未有过的踏实感觉。

也难怪,一个从小到大都无忧无虑的天真少女,先是被父母逼婚,硬要嫁给一个不喜欢的男人,借着父亲辞官,

整个家族都人心惶惶的,再接着自己的哥哥又被扣押在了局子里。

玉漱得知玉江林被关在局子的时候,心里别提多不是滋味了,虽然她一直不喜欢玉江林,虽然玉江林的所作所为她也很气愤,但毕竟是自己的亲哥哥不是?

因此,玉漱今晚喝酒,也有一部分借酒消愁的意思。

“王哥!”玉漱躺在王腾的怀里沉默了好一会,突然抬起头仰视着王腾,柔声说,“我觉的自己挺对不住你和艳姐的,要不是我,我哥也不会有机会认识艳姐……”

“傻丫头。”王腾早就猜到了玉漱是为这件事情烦恼,忍不住伸手在她的鼻梁上轻轻捏了一把,然后才说,“这事不怨你,怪只怪你哥……”毕竟玉漱和玉江林是兄妹关系,王腾知趣地没有继续说下去。

玉漱见王腾为难的样子,忙说:“我哥做了坏事,收到惩罚也是应该的,我不怪你,我爸也不会怪你,我们只是担心你会为难呢。”

“你真这么想?”王腾听了这话,心里的芥蒂总算是消除了。

他之前还担心玉漱会因为这事和自己闹别扭,但玉江林的所作所为实在过分,王腾又不得不给他一点教训,要不然,他改天又来欺负刘艳怎么办?所以,王腾这么处置玉江林,虽然觉得有些为难,但又不得不这么做。

现在看来,一切都是王腾自己想多了。

“那当然啊,我爸之前还打电话给我,让我告诉你一声,这事完全是我哥的错,让你不要往心里去。”玉漱把之前她在养殖场的时候玉满堂打电话给自己的事情说了一遍。

“你爸真好!”王腾心中一暖,又将玉漱抱得更紧了一些,那只原本放在玉漱背上的手也不知不觉向下慢慢滑去,很快,他就摸到了玉漱挽在腰间的裙底。

玉漱虽然个子高挑,但的身材却非常的娇小,尤其是盈盈可握的小蛮腰,纤细纤细而且柔软,摸上去手心里一阵温热。

感觉到王腾的手滑到自己的腰际上,玉漱没来由的一阵慌乱,因为她非常清楚,要是那只手再往下一点点,就该到自己的硕臀上了。

之前仓促,小内内虽然穿上了,但是大半边的硕臀却都还在外面,要是王腾的手摸下去,根本就没有一丝遮羞之物,而且,玉漱的胸脯此时就紧紧地贴在王腾宽阔坚实的胸膛上,自己的羞人部位就这么隔着一层布和一个男人的身体贴在一起,由不得玉漱不紧张。

“王哥,我该出去了。”为了早点摆脱现在的尴尬,玉漱说完心里话后,就忍不住将两只小手伸到王腾的怀里,她的目的是想推开王腾,如果实在推不开,用手护住胸脯也是好的。

“急什么,让王哥抱抱。”王腾哪能让玉漱就这么轻易离开,见玉漱伸手推自己,他非但不放开玉漱,反而突然抓住玉漱的小手。

“讨厌啦,人家才不稀罕你抱。”王腾说的话太直白,玉漱脸颊滚烫,忍不住微微垂下头,但也的确没有打算再挣开王腾的怀抱,她低垂着头,任由王腾抓着自己的小手,甚至还主动靠在了王腾的怀里。

玉漱将头埋在王腾怀里的时候,王腾能清晰地闻到她头发上散发出来的阵阵沁香,他重重地吸了一口气,如自言自语般说了句:“真香!”

“呀,你好坏。”玉漱听了这话,心里越发的紧张的,尤其是察觉到王腾的手开始朝自己的硕臀摸去,她更加慌乱,忙抽出自己的手,本来是要将裙摆拢下去盖住臀瓣子的,但王腾的速度太快了,有一跟指头甚至已经摸到了她丰臀上的肌肤,玉漱急了,忙抓住王腾的手,“你再这样我可不让你抱了。”

听了玉漱的话,王腾果然没有再继续朝下摸,不过,那只手就这么放在玉漱的腰臀上,偶尔用指头轻轻滑动一下,尽是光滑的肌肤。

见王腾真的住手,玉漱忙松开王腾的手,继而抓起裙摆就往硕臀裹去。

这时候,反倒是王腾突然抓住她的手了,王腾说:“我帮你穿吧!”说话的同时,王腾的手已经攀上了玉漱的硕臀,真的很软。

王腾下意识地轻轻揉了一下,顿时,其中一只臀瓣子就微微变形,挺巧的臀瓣子颤巍巍的。

“啊!”冷不防被王腾搓了一把,玉漱心中一惊,喉咙口处发出一声呢喃,忙又抓住王腾那只作怪的手。

但是,王腾突然就变乖了,他的手抓住玉漱的小内内,然后轻轻朝上一提,小内内就包裹住了玉漱的硕臀:“你看你,裤子都不穿好,这能舒服吗?”

原来他不是要故意摸我,是要给我穿裤子呢。

一想到这里,玉漱的心里就泛起一阵怪怪的感觉,有惊讶,欢喜,似乎还隐隐有一些失落,在这样的情绪下,她抓住王腾的手又忍不住轻轻松开。

王腾把玉漱的小内内穿好后,又把玉漱的裙摆往下轻扯,从前面到后面,把那条本来掀起的裙子给玉漱弄得整整齐齐的,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他的手就无可避免地会触碰到玉漱的硕臀,偶尔甚至还会摸到玉漱的大腿根子。

玉漱的双腿间热乎乎的,王腾隐约感觉到湿润,心里越发的渴望,就借着给玉漱整理裙子的功夫,不时地会触碰到那个地方。

本来就羞得不行,偶尔那个神秘的地方还被王腾摸一下,虽然不知道王腾是故意的还是不小心,但玉漱这个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哪能受得了?忙羞红着脸说:“王哥,你再这样我的裙子都要被你扯破了。”

也难怪,王腾攥着她的裙底,时不时往下面扯一下,要不是玉漱的裙子布料结实,怕是早就破了。

人家小内内和裙子都被自己理好了,王腾也没有理由继续在那一片瞎摸,要不该被误以为王腾是大色狼了,所以,王腾这才悻悻然地停手,不过却并没有放开玉漱的打算,而是将手很自然地覆盖在玉漱的背心处,他尴尬地笑笑,说:“这不是怕你出去露点嘛!”

“哼!”玉漱才不信王腾的鬼话,鼻子轻轻抽了抽,然后就大着胆子抬头看向王腾,说,“我要出去了,你还要抱到什么时候?”

“那啥……”王腾看到玉漱的脸庞就觉得一阵晕眩,尤其是她假装生气的时候,轻嗔薄怒的,粉嘟嘟的小嘴微微撇着,银牙微露,王腾喉咙微动,忍不住将头凑了过去。

“呀,你是大色狼。”见王腾朝自己吻来,玉漱惊呼一声,忙推开王腾,然后如一阵清风似的朝卫生间外飞快而去。

“……”王腾那个悔啊,刚才就不该帮她穿小内内。

很有点意犹未尽的王腾一个人待在卫生间里也没意思,于是就探头探脑地看了看门外,见没人注意,他一个箭步冲出卫生间,然后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

此时,饭桌旁空落落的,一个人影也没有,就连刚刚从王腾手里溜走的玉漱也跑回了卧室,想来几个女人都吃饱饭了。

王腾一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上的一个综艺节目。先是和刘艳擦枪,再和玉漱玩暧昧,王腾现在浑身都是火,裤裆里的宝贝儿直挺挺的,丝毫没有萎缩的迹象。

“哎,苦啊!”王腾破天荒地叹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刘艳卧室的门突然被打开,房间里没有开灯,灰蒙蒙的,紧接着,一个袅娜婀娜的身影从房间里摸出来,王腾潜意识以为是刘艳,心中不由一动。

他心想,肯定是刘艳刚才被自己撩拨,现在一个人独守空床寂寞了来找自己的。

客厅里没有开灯,只有电视屏幕发出的昏暗光芒,而且王腾为了不吵到几个女人睡觉,电视机都是静音的。

整个客厅里都是女人走路的脚步声,她穿的应该是拖鞋,脚步踉跄。

眼看着那个人影越来越近,应该是要去卫生间,王腾再也坐不住了,悄悄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也朝卫生间走去。

很快,王腾就和那个袅娜的身影相遇了,正好就在卫生间的门口。

“姐……”王腾都还没看清那人,就下意识地轻声喊了一句,与此同时,手也忍不住朝人影扑去。

然而,让王腾怎么也没想到的是,这个人确实是他“姐”,只不过并不是刘艳,而是王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