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宫崎妈逼女嫁清水

小说: 我叫王腾 作者: 柴刀穆 更新时间:2015-01-30 06:36:09 字数:3666 阅读进度:331/335

看到宫崎妈妈那认真而又幸福的表情,宫崎羽慌乱了,以宫崎妈妈现在的状况,她怎么能说出实情?可是,如果不说,又怎么对得起王腾?

下意识地看了王腾一眼,宫崎羽转头看向宫崎妈妈,终于还是忍不住说:“妈妈,其实我和清水哥……”

“阿姨!”宫崎羽的话没说完,病房门突然被打开,清水山泰出现了。

提着饭盒的清水山泰笑吟吟地站在门口,他没有看王腾一眼,也没有看宫崎羽一眼,而是直接走到病床边,他很自然地坐到床沿上,他握住宫崎妈妈的手,说:“阿姨,对不起,没有让你在醒来的时候看到我,我去给你熬骨头汤了。”说着,他已经将饭盒里的骨头汤端出来一碗要喂宫崎妈妈。

“傻孩子,说什么话呢?”宫崎妈妈一脸怜爱地说,“我住院做手术你是你给的钱吧?你说你,我拖累了你和宫崎这么多年,死了也就解脱了,你何必还要花这冤枉钱呢?”

“妈妈,其实……”宫崎羽急了,忙抢到宫崎妈妈面前,半边身子都压在床上。

宫崎妈妈打断宫崎羽的话,说:“女儿,清水对我们一家有恩,等我从医院出去,你们就把婚事办了吧。”

清水山泰不失时机地说:“阿姨,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好好爱宫崎的。”说话的同时,更是想要伸手去揽住半趴在床上的宫崎羽。

宫崎羽似早就有察觉一般,不等清水山泰碰到自己的身体,她忙躲开,然后冷冷地说:“清水山泰,我真没想到你是这么卑鄙无耻的人!”

她说这话的时候,是站着说的,因为怒极,浑身都在颤抖。

“女儿,你怎么和清水说话呢?”宫崎妈妈没想到平时文静乖巧的宫崎羽会发这么大脾气,不由一愣。

“阿姨,没事的,还是我来说吧。”清水山泰轻叹了一口气,将宫崎妈妈晕厥这段时间几个人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他意图强行将宫崎羽拖进卫生间的事情自然没说,将事情说了一遍后,他又说,“阿姨,宫崎能找到真爱,我这个当哥的很为她高兴??高兴,你也别太想不开了。”

清水山泰不说这话还好,说了这话,宫崎妈妈就气得发抖,本来就苍白的脸色一下子就毫无血色了,她指着王腾,冷冷地说:“麻烦你出去,不管你和我女儿怎么说的,我绝不会答应你们在一起。”

“妈妈……”宫崎羽急了,忙说,“事情并不是清水山泰说的那样,我和伊川是真心的。”

宫崎妈妈就好似没听到宫崎羽的话一般,继续瞪着王腾,说:“你想和我女儿在一起也可以,除非我死了!”

清水山泰回头瞟了王腾一眼,一脸的得意。

“阿姨!”王腾脸上的表情极为平静,不怒也不怨,反而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他说,“先不管我和宫崎在不在一起,你刚刚做完手术,我还是那句话,为了不让刀口裂开,你要保持平常心。”说完,他转身就出门,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伊川……”宫崎羽见王腾出门,忙追了上去。

两人在出门的时候,正好遇到提着大包小包早餐进门的梁龙源。

“老大,阿姨醒过来了吧,我特意给她买了稀粥,最适合做完手术的时候吃了。”梁龙源滔滔不绝地夸奖自己会为老人考虑,等他注意到王腾和宫崎羽的表情不自然时,心中一沉,以为是宫崎妈妈出了什么意外,忙探头看向病房里,在看到清水山泰的时候,他立马就明白了,瞪着清水山泰,一脸的怒气冲冲,声音也提高了好几分贝,“王八蛋,你还有脸来看阿姨,给老子滚出来!”

说这话的时候,梁龙源用的是日语,王腾也是第一次知道,梁龙源的日语竟然说得这么标准。

“先出来,别吵到阿姨休息!”王腾沉声说了句后,当先踏出病房门,然后坐在门外的一根椅子上。

“伊川……”宫崎羽担心地尾随王腾坐下,整个人几乎都贴到了王腾的怀里,她紧紧地搂着王腾的腰际,似乎是担心王腾会误会自己,“你不要往心里去,我妈妈还不了解状况。”

“傻丫头!”王腾宠溺地摸了摸宫崎羽的头发,说,“你以为我会和你妈妈计较?先别管我了,你得去陪着阿姨,我没事的,放心吧。”

“可是,我不想和清水山泰那个混蛋在一起。”宫崎羽恋恋不舍地靠在王腾的怀里,说什么也不愿意离开。

“别怕他!”王腾掰过宫崎羽精致的脸庞,认真地说,“我一直在门外守着,他要是敢动你一根头发丝,我要他好看!”

“你真的不会走吧?”宫崎羽还是不放心,毕竟,这种事情就算是发生在宫崎羽身上,宫崎羽也会不爽,她真害怕王腾会一气之下走了,连她也不要了。

“我怎么会走?”看到宫崎羽那娇艳的脸颊,王腾忍不住凑到她耳边轻声说,“我还想看你下面是不是没有长毛呢!”

“讨厌啦!”听了王腾这一半玩笑一半暧昧的话,宫崎羽本来苍白的脸颊上闪过一抹红晕,她如受惊的小鸟一般推开王腾的身体,这才恋恋不舍地往病房走去,在前脚刚踏进房门的时候,她又忍不住回头,羞红着脸说,“伊川,等我一起回家,我让你知道答案。”

说罢这句宫崎羽自认为最羞人、最暧昧、也最能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的话后,她羞红着脸,提着梁龙源买来的早餐走进了病房。

考虑到王腾就在门外,她甚至连门都不关。

“老大,你就这么让那个混蛋当程咬金?”一直气呼呼站在不远处的梁龙源见宫崎羽进了病房,这才不甘地坐在王腾身边,“要不要我进去把那个混蛋揪出来打一顿?娘的,曰本男人太不要脸了。”

直到这时侯,王腾如沐春风的脸上才染上一层寒霜,他咬着牙,森然地说:“打一顿算什么?等着吧,我会让他后悔和我抢女人的。”说罢这话,他附耳到梁龙源耳边轻声叮嘱了几句。

“老大,你这招绝了!”梁龙源听了这话,脸上满是兴奋之色,“我现在就去!”说话间,整个人已经往走廊下跑去,连早餐都没顾得上吃一口。

梁龙源走后没多久,清水山泰从病房里探出半个头,将之前梁龙源买的早餐丢给王腾,然后很不屑地摇摇头,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宫崎妈妈不愿意吃。

王腾无所谓地笑笑,接过早餐袋子,然后就自顾自的吃起来,熬了一晚上的夜,这不吃东西,给谁看呢?看到清水山泰喉咙口在蠕动,王腾心中一阵鄙视。

大约半个小时后,医院的副院长几个护士浩浩荡荡走进病房,在看到坐在门口的王腾时,副院长刻意躲开一些,王腾这个人,你说他有钱吧,还偷车,之后又活蹦乱跳从警局出来,说他没钱吧,刚才他的手下还要求给宫崎妈妈换最好的药水。

副院长带着护士们走进病房后,就对清水山泰说:“先生,请问你是病人家属吗?”

“我……”清水山泰犹豫了一下,他不知道副院长为什么突然这么问自己,但还是没忍住回答,“我是!病人是我的岳母大人。”

“你才不是!”宫崎羽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正要和副院长交谈,王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她身后,被王腾轻轻点了下腰际,宫崎羽会意,没有再说话。

副院长听了清水山泰的话后,就说:“是这样的,病人需要用昂贵的药,你现在去缴费吧!”

“什么?”清水山泰呆了一下,他家里其实也有些积蓄的,不过,为了逼迫宫崎羽走投无路投入自己的怀抱,自从宫崎妈妈患病以来,他除了经常往宫崎家跑,做一些杂货外,半分钱都没掏过。

他很清楚,宫崎羽根本就没喜欢过自己,如果他主动拿钱给宫崎妈妈做手术,宫崎家好了,宫崎羽最多也就是感谢自己一下,然后赚钱还自己。

不过,自己刚才都承认是宫崎妈妈的女婿了,而且又是当着王腾的面,他突然有一种下不来台阶的感觉。

犹豫了好半天,清水山泰试探性地问副院长:“要多少钱来着?”

“一百万日元!”副院长收了梁龙源的好处,而且这也是在给医院创造收入,他哪能不照着梁龙源交代的说?

华夏币和日元的兑换,大概是一比十六点几,一百万日元,也就相当于六七万红板板。

“什么,一百万?”清水山泰倒吸了一口凉气,以为自己是听错了,又反问道,“院长,怎么要这么多?”

副院长都不想搭理这个吝啬鬼了,抬眼扫了眼清水山泰,有些不耐烦地说:“嫌多?嫌多还住什么院?我告诉你,中午十二点就要交钱,不然,你带着你的岳母换一家医院吧。”

“什么人哪,没钱还想住院?”身后那名护士也是一脸的不悦,王腾注意到,这个护士就是之前王腾从稻叶千秋家回来,和自己交谈,然后看到自己打清水山泰的人,很显然,她在帮王腾。

“这个……”清水山泰急眼了,忍不住看向宫崎妈妈,这时候,他真希望宫崎妈妈能够答应出院,反正在他眼里,宫崎妈妈的死活其实根本就不重要。

宫崎妈妈被病魔缠身,以前一直是在家里躺着,所以自然破罐子破摔,就是死了也不觉得有什么舍不得的,可现在肿瘤真的切除了,她还能活下去,而且她还不老,能活很久。

没有生的希望,自然不怕死,现在好不容易看到了生的希望,宫崎妈妈哪能不想多活?

见清水山泰征求地看向自己,宫崎妈妈虽然知道这么说不好,但还是忍不住说:“清水,一百万虽然多,但阿姨知道你能拿得出手,就当是阿姨借你的,你帮帮我。”

“阿姨……”清水山泰犹豫了。

“怎么?”宫崎妈妈愣了一下,有些生气地说,“清水,你该不会不愿意借给我吧?手术费那么高你都付了,你还在乎这点钱?”

“阿姨,你真的会把宫崎嫁给我的吧?”清水山泰急了,开始谈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