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丈母娘看女婿

小说: 我叫王腾 作者: 柴刀穆 更新时间:2015-01-30 06:36:09 字数:3636 阅读进度:332/335

“你……”宫崎妈妈听了清水山泰的这句话,脸上的表情难看至极,她怎么会想到,这个平日里对她言听计从、而且百般讨好自己的“准女婿”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提出非人的条件?

宫崎妈妈是希望自己能康复,然后多活几年,但是,如果让她用自己的女儿来换,她办不到!

“呵呵……”宫崎妈妈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一脸急切的清水山泰,“清水,你这孩子,我到今天才算是看明白你呢!”说话间,宫崎妈妈双手撑着床单,似要坐起来。

宫崎羽忙迎上去扶住她,说:“妈妈,清水山泰是什么样的人,你现在总算是明白了吧?女儿死也不会嫁给这样的人的。”

“阿姨……”本来满心欢喜地以为宫崎妈妈会答应,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结果,清水山泰急了,几乎是脱口而出,“一百万吗?我出得起,我现在就去交费。”

“不必了!”宫崎妈妈冷冷地说,“我做手术你借的钱,等我康复了就想办法还给你。”宫崎妈妈说着,转而拉着宫崎羽的手,柔声说,“女儿,妈妈对不起你,差点逼你嫁给了一个混蛋。妈妈现在不要花他的钱了,你带我回家好不好?”

“妈妈……”宫崎羽忙说,“其实,你住院做手术的钱是伊川拿的。”

宫崎妈妈不由看向一旁站着的王腾,当然,眼神中的不满已经完全被惊讶取代,宫崎妈妈嘴角微动,似乎是要说什么。

“阿姨!”不等宫崎妈妈开口说话,王腾已经先一步说,“我还是那句话,你刚刚从手术室出来,刀口没愈合,躺下好好休息,其他的事情,交给我和宫崎处理就好。”说罢这话,他转身就出门,副院长和一众小护士众星捧月般跟上。

这下子,轮到清水山泰傻眼了,他之前企图强|暴宫崎羽,和宫崎羽的关系闹僵,于是便厚颜无耻地想要从宫崎妈妈这里下手,暗中打探到宫崎妈妈手术成功,他便在一家饭店买了骨头汤来,原以为有宫崎妈妈坐镇,宫崎羽就算是再不待见自己也不能逃出自己的掌心,谁曾想,刚才的一着棋??着棋走错了。

满盘皆输的下场,清水山泰哪能接受?

见王腾和一众医生护士出门后,他就换了副嘴脸,恶狠狠地对宫崎母女俩说:“敢情到头来,就是这样的结果?不,我绝不甘心!”

说话的同时,他气急败坏地扑向宫崎羽,意图当着宫崎妈妈的面欺辱宫崎羽。

宫崎羽此时正坐在床沿上安慰宫崎妈妈,她哪能想到清水山泰竟然这么大胆,竟然敢在这种公共场合乱来?一个不留神,她娇好的身体已经被清水山泰搂住,整个人直接被推倒在床上。

“啊!你这个混蛋!”宫崎妈妈急了,顾不得自己身上的手术刀口,咬着牙爬起来就朝清水山泰扑去。

清水山泰哪能将宫崎妈妈放在眼里?胳膊肘一拐,好不容易从床上坐起来的宫崎妈妈再度被他推倒在床上,清水山泰不管不顾,他抓着宫崎羽的双手,一只手就势朝宫崎羽那双挺拔硕大的胸脯抓去。

然而,清水山泰的手还没触碰到那团浑圆,后脑勺处突然传来一阵钻心的刺痛,他眼前一黑,当场就倒在了地上。

站在清水山泰身后的,赫然就是梁龙源。

“你这个人渣!”梁龙源猝然之下一个手刀劈晕清水山泰,旋即掏出手机报警,用的依然是流利的日语。

半个小时后,依然在昏迷状态的清水山泰被警察带走,原本紧张的病房才算是恢复了和谐。

宫崎妈妈之前强行从穿上爬起来,加之被清水山泰手肘击中身体,手术刀口这时候已经裂开,鲜红的血液将那白色的纱布染得通红。万幸的是,这只是伤口出血,并没有影响到内里,在医生的护理下,中午的时候,宫崎妈妈就恢复过来,而且气色和心情都好了很多。

“伊川,我之前不知道你……”宫崎妈妈看着坐在床沿上削苹果的王腾,觉得有些尴尬。

“阿姨!”将宫崎妈妈那自责的表情看在眼里,王腾忙说,“您老怎么总是这么见外呢?真的,我没往心里去。”

王腾和宫崎妈妈的交流,自然少不了宫崎羽在中间翻译,这使得两人的沟通极为困难。但是,经过几次简短的一问一答,宫崎妈妈就一脸的满意了,越看越觉得王腾顺眼,再和那个清水山泰一比,简直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到最后,宫崎妈妈甚至问王腾:“伊川,你打算什么时候和我女儿结婚呢?”

“……”正在吃苹果的王腾差点没呛出来。

宫崎羽俏脸一红,埋怨又害羞地瞪了眼宫崎妈妈,说:“妈妈,你瞎操这些心干嘛呢?我……我……我都没想好要不要嫁给伊川这个讨厌鬼呢。”

“不是吧?”宫崎妈妈听了宫崎羽的话,以为宫崎羽是真心的,立马就不乐意了,她的战线一瞬间就变成和王腾是一条了,她说,“你这个傻丫头,人家伊川对你这么好你还看不出来?你要是不嫁,我……我……我嫁!”

“咳!咳咳!”王腾刚吞到嘴里的苹果最终还是喷了出来。

“妈!”宫崎羽见王腾那尴尬的样子,急了,扭过头,故意不和宫崎妈妈说话,但心里却美滋滋的,妈妈终于认可伊川了。

宫崎妈妈的病情得以稳定,大家的心情都很高兴,几个人在病房里开始商量建筑公司的事情。

按照王腾的想法,在冈山的建筑公司也命名为“希望建筑公司”,天底下重名的公司海了去了,也不怕有心人会察觉到不对。

王腾说:“宫崎,我们岗山县希望建筑公司的法人就由你担任,阿源将申办公司的资料准备好后,就由你去递交给有关部门。”岗山县不比百花镇,冈山高层鼓励民营企业的发展,只要达标的,都会予以批准,而且还有政策扶持,这也是王腾和梁龙源敢在冈山做建筑公司的原因之一,毕竟如果需要花钱在异国买证照,那就麻烦了。

几个人商量好后,当天下午,梁龙源就领着五个退役雇佣兵搬进宫崎羽买的那套楼房,并将申办公司需要的材料和硬件设施准备妥当,只等周末结束,宫崎羽去将证照领下来。

在宫崎妈妈住院期间,宫崎羽都在医院陪护,整个周末都没回过家,而王腾则成了实际意义上的家庭主男,每天都是两点一线地在医院与家里奔波,他变着法的做各种华夏的特色菜和宫崎母女俩吃,哄得宫崎妈妈好像年轻了十岁。

总算熬到了周日的晚上,眼看这个周末就这样结束了。

这天夜里,王腾陪着宫崎母女俩在医院聊到很晚,正准备回去的时候,宫崎妈妈却叫住他,说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和王腾商量,而且把宫崎羽都赶到了门外。

王腾实在想不通,自己和宫崎妈妈语言不通,没了宫崎羽这个翻译,两人怎么商量事情。

但是,宫崎妈妈都这么吩咐了,王腾也无法,将一脸好奇的宫崎羽送出病房外后,这才回到病房。

此时的宫崎妈妈,正似笑非笑地盯着王腾看,让王腾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他心想,该不是宫崎妈妈看上自己了吧?

宫崎羽长得这么漂亮,自然都是遗传自她妈妈,宫崎妈妈今年四十岁出头,要不是常年躺在病榻上,走在哪里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医院的病号服都很宽松,即使如此,依然掩盖不了宫崎妈妈胸前的波涛,那撑起的纽扣似乎随时都会破裂开来,比起宫崎羽的胸脯,竟然还要大上几分,而且,宫崎妈妈的容貌也是绝品,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时时透着妩媚,即使眼角有鱼尾纹的痕迹,依然让人怦然心动。

最重要的一点,宫崎妈妈因为常年躺在床上,没有被阳光照射,因此,身上的皮肤雪白晶莹,浑然和二十五六岁的大姑娘一模一样。

一想到宫崎妈妈想要对自己做什么事,王腾就有些心虚,毕竟他现在喜欢的是宫崎羽,宫崎妈妈相当于他的丈母娘,这女婿怎么能和丈母娘那啥呢?

正当王腾局促不安,不知道该不该靠近宫崎妈妈的病床的时候,宫崎妈妈突然含笑指了指房门。

房门是开着的,宫崎妈妈的意思,自然是要王腾将门关上。

王腾虽然不情愿,但又不好拒绝,无奈之下,只得苦着脸将房门关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心底的邪念作祟,王腾甚至还不自觉地将门锁给锁上。

再次回头看向宫崎妈妈,宫崎妈妈原本包裹在被褥里的身子已经有大半露出来,白色的病号服下,那双高耸格外的惹眼。

而且王腾知道,宫崎妈妈的身上,除了身上穿的病号服,里面连内衣罩子都没穿。之所以知道得这么清楚,王腾也是在之前喂宫崎妈妈吃饭的时候发现的。

当时,宫崎妈妈胸前的一颗纽扣开了,顺着缝隙看过去,隐约可见一团白花花的雪白,王腾当时就是一愣,那高耸,那浑圆,虽然是惊鸿一瞥,但现在依然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宫崎妈妈见王腾见房门关上,满意地点点头,依然笑吟吟地看着王腾,仿佛他能透过衣服裤子看穿王腾的身子一般,宫崎妈妈再次无声地招招手,王腾知道,这意思就是要他走到床边。

此时的王腾,眼里只有那双饱满,满脑子空荡荡的,如被施了迷魂咒一般,一步一步来到宫崎妈妈身边,虽然觉得这样不好,但王腾还是下意识地坐在了床边。

此时,宫崎妈妈是躺在床上的,王腾坐下的时候,大腿就紧挨着她的上身。

宫崎妈妈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身子突然一番,大半边身子就压在了王腾的大腿上,胸前的饱满,更是直接和王腾的大腿紧贴在一起,宫崎妈妈上半身挺着,以王腾的视角,正好能顺着那半开的衣领看到她里面的大片雪白。

那饱满的胸脯被王腾的大腿挤压得微微变形。

一时间,王腾傻眼了,只觉得被积压的欲|火突然从心底窜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