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2章 勾肩搭背

小说: 香港巨枭:重生之纵横四海 作者: 小喇叭 更新时间:2015-11-08 08:58:24 字数:3189 阅读进度:422/937

“这一次,我们打算先要一吨鸦片。”秦浩然对阮奇瑞伸出了一根手指头笑道。

阮奇瑞闻言便大惊失色,难以置信的道:“一吨!?”

按照“金三角”这里的均价,即便是最初成品的鸦片,一吨下来也要二十万英镑,要是换成黄金的话,那就是近一百五公斤的黄金。阮奇瑞本来以为秦浩然作为初来“金三角”的新客人,要货量不会太大,谁知道秦浩然一开口就是一吨。

阮奇瑞那震惊的反应让秦浩然十分满意,只听他笑道:“这还是我们第一次交易,如果合作愉快的话,以后我还会要更多的货的。”

鸦片是罂粟的初级产品,继续加工的话就能够做成海洛因了。而“金三角”这边出售出去的一般都是海洛因的成品,只不过这些海洛因的纯度都在百分之五十以下。这些纯度百分之五十的海洛因被卖给那些毒枭之后,他们再运回各个地区,分拆卖给下家。

经过层层转手,最后出现在市面上的海洛因,纯度只有百分之二十左右,那些毒品拆家会在百分之五十纯度的海洛因里渗入葡萄糖、维生素、白糖等物质,一方面是降低成本而提高利润,另一方面是高纯度的海洛因如果直接吸入人体的话,对人体的损坏是极大的,现在那些毒贩都学乖了,都希望自己的客人能够长命一点,只有这样,生意才能长久。

而秦浩然却不想买那些纯度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海洛因,他手上有配方,可以制造纯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九的四海海洛因。所以他并不需要成品的海洛因,反而急需其原料,也就是鸦片了。而且,购买鸦片的话,其成本也要远远低于成品的海洛因。

在“金三角”这里的均价,一公斤成品的海洛因是三千港元,而一公斤鸦片却只需要一千港元。

尽管鸦片的价格要比成品的海洛因低上很多,可是秦浩然一下子就要一吨的鸦片,也着实让阮奇瑞大吃一惊。

只听阮奇瑞满脸诧异的对秦浩然问道:“香港的市场已经这么大了吗?”

秦浩然就笑了笑:“我的市场可不仅仅是香港,台湾、日本等地都有,一吨的鸦片,分摊卖到这不同的地区,货量就不足为道了,你说是吧,阮队长。”

他没有告诉阮奇瑞,自己的货是要卖到美国去的,俗话说逢人只说三分话,秦浩然还是非常谨慎的,尤其是对阮奇瑞这些毒枭。

阮奇瑞也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

这时候他才惊觉秦浩然一行人还留在屋外呢,他连忙请秦浩然进屋,而秦浩然也不客气,带着秦獒、程牛儿以及方进堂走进了阮奇瑞的客厅,还有座位翻译的西卡,其他的人则留在外面。

阮奇瑞请秦浩然坐下,又让人给他们端来了酒水肉食。秦浩然坐下就开门见山的说道:“阮队长,说实话吧,我这是第一次来‘金三角’,因为我手下的社团才初创不久,急需开拓毒品市场,所以就亲自过来了。而我在这边也还没有合作伙伴,恰好听到西卡说他认识阮队长你,就想过来碰碰运气了。”

顿了顿,秦浩然继续道:“听说阮队长你是巴沙拿先生手下的第一心腹猛将,不知道我想要的一吨鸦片,阮队长能不能帮我拿到呢?”

听秦浩然抬举自己是巴沙拿手下的第一心腹猛将,阮奇瑞顿时就眉开眼笑了。只听他道:“问题是不大的,只不过我们每年产出的鸦片都是差不多,今年由于土地扩张不多,所以产量也跟上一年没差多少。而就这些货量,都几乎被那些老客给瓜分了。”

见秦浩然眉头顿皱,阮奇瑞又道:“不过秦先生你不用太担心,有我在,这一吨的鸦片绝对不成问题。可是,这前提是秦先生你要有足够的资金。”

“资金完全不是问题。”秦浩然笑道。

身后的程牛儿立即将一个牛皮袋拿了过来,而秦浩然则把他递给阮奇瑞。

阮奇瑞一接手就感觉这个牛皮袋子重得很,心里立即明亮,打开一看,果然看到里面是一块块黄橙橙的金子,就这么掂量一下,重量怕不下于十公斤。

秦浩然说道:“这是我给阮队长你的见面礼,只要阮队长你能解决我的难题,日后我肯定不会亏待阮队长你的。至于货款方面,阮队长也完全用不着担心。”

见秦浩然一出手就是十公斤的黄金,阮奇瑞便对秦浩然的实力极有信心了。

而这些金钱还是次要,关键是他阮奇瑞给巴沙拿找来了这么一个大客,这可就在巴沙拿手下的其余两个面前争一口气了。

阮奇瑞对秦浩然说道:“恰好,两天之后在大寨那里会有一个年度会议,到时候我们所有的客人都会出席,巴沙拿先生当然也会在,我可以带秦先生你一起参加的。”

所谓的大寨,实际上就是巴沙拿的总基地,那是一片占地数十亩的地方,长期有巴沙拿的二百士兵驻守,巴沙拿处理日常事务都会在那里。而阮奇瑞口中的那个“年度会议”,则是巴沙拿一年召开一次的会议,在会议上,巴沙拿在全球各地的主要客人都会出席,商讨各人在来年的要货量。

在这个年度会议上,那些巴沙拿的主要客人可以提出增加或者减少要货量。只不过,在种植罂粟的土地没有太大扩张的情况下,巴沙拿集团这几年的产货量都是差不多的,某个客人要求增加货量,就只能从别的客人那里调整。

其他的客人当然不会轻易答应了,于是,这些客人就要通过竞价的方式来得到自己希望的货量。

这种竞价投标式的手段在卡隆伊、察猜以及奈温那边也同样使用,算得上是“金三角”这边的行规。

当然了,巴沙拿每年都会留下一定数量的货用来应急,而不会将所有的货都在年度会议上卖出去。阮奇瑞说他能够拿到秦浩然希望的一吨鸦片,就是想打这批备用货源的主意了。

而秦浩然听到阮奇瑞会带自己参加巴沙拿集团的年度会议,当然也欣然接受了。

接下来,阮奇瑞又问起了秦浩然的一些情况,秦浩然便告诉阮奇瑞,自己是香港“麒麟会”的创办人之一,这次“麒麟会”想要开展毒品市场,他便亲自过来“金三角”找货源了。

阮奇瑞竟然也听说过“麒麟会”,他对秦浩然问道:“秦先生,你们‘麒麟会’不是一向都对贩毒持打压态度的吗?我听说你们控制的地盘上,毒品的市场都在迅速萎缩呢。”

“呵呵,打压只不过是我们的初步策略。”秦浩然笑道:“我们要垄断那个市场,是不是要先把市场上原来的商家给赶走呢?这样才能把市场份额空出来嘛,阮队长你说对不对?”

阮奇瑞恍然大悟,马上就对秦浩然竖起了大拇指,哈哈笑道:“佩服佩服,原来是这样。哦,对了,我听说原来把持香港九龙大半毒品市场的曹鄂东前段时间失踪了,不会是你们所为吧?”

“阮队长可千万别这样说,那个曹鄂东的失踪跟我们可是半点关系都没有呢。”秦浩然心里暗惊阮奇瑞是突发奇想还是别有所指,脸上却不露端倪,笑着道:“说实在吧,其实我们本来也想将那曹鄂东干掉的,好把九龙的毒品市场给空出来。可是,还没等我们动手,他就忽然失踪了,所以我们也百思不得其解。”

秦浩然故意这样说,阮奇瑞倒不再怀疑他了,因为阮奇瑞本来就只是想到这个问题所以唬秦浩然一下而已。只听他笑道:“哈哈哈哈,原来是这样,秦先生可真老实呢。不过呢,其实就是你们干掉了曹鄂东也没什么。虽然那个曹鄂东的靠山是察猜,但我们可不怕察猜。”

听到阮奇瑞的话,又见他说起察猜时的不屑神色,秦浩然就猜测巴沙拿与察猜的关系可能不怎么好,至少阮奇瑞对察猜没有好感。

为了与阮奇瑞打好关系,秦浩然这天晚上便应阮奇瑞之邀,留在这里过夜了,他们几人也连连喝酒聊天,而程牛儿、方进堂这些老兵都是海量之辈,倒是让本身也是酒鬼的阮奇瑞非常尽兴。

喝到半酣,阮奇瑞就跟秦浩然勾肩搭背起来了,只听他瞟着坐在那边正津津有味的吃着烤肉的秦獒,然后对秦浩然说道:“我说我说老秦啊,你这个手下很了不得啊,我以前好像也见过像他这样的人,嗝!他他是越南人吧?”

秦浩然虽然也喝了不少酒,可是他“前世”也是海量之辈,这辈子“秦二少爷”的体质虽然比较差,可是经过这一年多来的锻炼,秦浩然已经把身体给锻炼出来了,所以此时的他还十分清醒。

蓦然听到阮奇瑞的话,秦浩然心里就猛的一动,又想起阮奇瑞也是越南人,便猜测他可能知道秦獒的来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