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无所谓

小说: 隐婚老公不准要 作者: 许墨城 更新时间:2019-12-03 06:51:24 字数:2262 阅读进度:522/579

两个人谁都没多说什么,贺滕非看着她的伤口,直接开了车,一路上,直接带着千雪回到了自己的公寓。

虽然贺滕非这是公寓,但是里面的配置十分齐全,也很大,是千雪从来么有见到过的,她进去之后,看着那么大的房子,还有里面的装饰,嘴巴都张大成了O型,这,她开始想象,贺滕非到底是什么人?开一个心里诊所真的那么赚钱吗?她想着想着,不禁在门口发起愣来。

“站在门口愣着干什么?还不进来吗?”

贺滕非看着身后的她,皱了皱眉,千雪这才反应过来,拿着书包,小心翼翼的放在门口的地垫上,然后跟着贺滕非走了进去。

她打量着这家里的陈设,深吸了一口气,这对她来说,其实已经算是豪宅了。

贺滕非拿了医药箱,拉着她坐在自己旁边,拿了酒精棉签还有创可贴出来,十分温柔的给她处理伤口,淤青也涂了一点药水上去。

她看着贺滕非温柔的样子,忽然心里暖暖的,感觉自己好像得到了优待一样,但是更多的是疑惑,疑虑,他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他们并不是很熟悉,只是偶然的几次见面而已。

贺滕非给她处理好伤口,看着她皱眉道:“快要高考了,你每天都这样吗?为什么总是被人欺负,这么窝囊?”

窝囊?呵呵,千雪其实很想笑,但是,她还是保持沉默,有很多事情,她也不想说,其实更加觉得,就算是跟贺滕非说了,也不一定能有什么用,自己的事情,还是自己处理比较好,再说了,这样的日子,她都已经习惯了。

空气中,多了一丝的沉默,贺滕非安静的收拾着医药箱,千雪看着他,忽然开口说道:因为不想被退学,学校不会处理他们,但是却会处理我,因为我没有背景。”

背景?一个高中生而已,都开始谈论背景了?现在的高中生压力都那么大么?

听到她这么说,贺滕非冷笑了两声,原来,背景竟然这么重要。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千雪的肚子咕咕的响了两声,贺滕非听见之后,轻笑了两声,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你等会儿,我给你煮碗面条吃。”

说完之后,贺滕非就起身去了厨房,而千雪愣了一下,贺滕非的好,是她这辈子都没感受过的,在学校里,她永远都是被排挤的对象,而贺滕非,却对她这么好。

不一会儿,贺滕非就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出来,对千雪说道:“快来,尝一下我给你做的牛肉面,这个牛肉,是我自己酱的。”

“自己酱的?你会做菜?”千雪看着那碗面,很有食欲,都咽了咽口水。

“嗯哼,快尝尝吧。”贺滕非耸了耸肩,拉着千雪坐下,塞了一双筷子在她手里。

也许是因为很饿的关系,千雪拿着筷子,十分狼狈的吃着,吃了大半碗之后,她才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听了下来。

看着她停下来,贺滕非皱眉道:“怎么了?不好吃吗?”

恩,千雪皱眉,看着他,放下筷子,表情露出了担心,有些尴尬的说道:“那个,今晚,可以借宿在你家吗?我这个样子,回家要是被我妈妈看见的话,她会很担心的。”

“无所谓啊,反正家里这么大。”贺滕非十分轻松的回答。

看着他这么好,千雪就更加放心了,吃了饭之后,看着自己浑身上下都脏兮兮的,她看了一眼贺滕非,还没有开口,贺滕非就直接说道:“浴室在直走右手边,你先进去洗澡吧,我给你拿一件衣服去。”

“谢谢。”

千雪看着他走进了卧室,自己才去了浴室,看着贺滕非的浴室,她更加的惊讶了,这样子的洗手间,还有浴缸,简直是享受啊,她要是能够永远都住在这样的地方,那简直就太好了,只是,这样的日子对她来说,就像是做梦一样。

“千雪,我家里找不到合适你的衣服,这件,你先凑合着穿吧。”

她正在幻想,门外,忽然想起了贺滕非的声音。

“啊,哦,好,你等一下。”千雪开门,接过了衣服,立刻关上了门。

她美滋滋的洗了个热水澡,还洗了头发,闻着自己浑身上下都香香的,觉得自己好像有种这辈子长这么大就没洗过澡一样的感觉,她拿着浴巾擦干了之后,拿起贺滕非给她的衣服。

可是,竟然是一件男士衬衣?天呢,她多少也是看过电视的,这样要是穿出去,该多么的尴尬啊?千雪拿着那衬衣,对着镜子,在身上比划了两下,有些犹豫,不敢穿出去。

而此时,千雪还在犹豫要不要穿那件衣服,门铃响了。

贺滕非想都没想,直接开了门,却看见顾诗允站在门口。

“你怎么来了?”

“贺滕非,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你告诉我!”顾诗允刚一进门,就推了一把贺滕非嚷道。

“什么,你在说什么?”贺滕非看了一眼有些不可理喻的顾诗允,皱了皱眉。

“我在说什么?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我问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会不受控制!为什么我会莫名其妙的过来找你,而不认识慕少琛,你告诉我!”顾诗允好似吼一般的,朝着贺滕非说着。

贺滕非直接解释:“因为你人格分裂,难道慕少琛连这个都搞不清楚吗?”

人格分裂?听了贺滕非那么轻松自然的说出来那几个字,而且跟没事人一样,顾诗允浑身顿时就炸毛了,拉着贺滕非的手臂大骂道:“贺滕非,你就是一个变态,你就是一个杀人凶手!你一定会受到法律的惩罚的!”

她几乎将这辈子能够想到的难听的话,都骂了出来,而且,情绪都已经有些失控了,但是,贺滕非却一直都没有出声。

得不到任何回应,顾诗允生气的转身准备离开。

而贺滕非拉住她的手平静的说道:“我送你吧,天太黑了。”

顾诗允却直接甩了他一耳光,那么清脆,恐怕,这个世界上能打他耳光两次的只有顾诗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