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4章 我不是

小说: 阎王娶妻:娘子乖一点 作者: 天下。 更新时间:2019-08-14 06:33:13 字数:2654 阅读进度:614/654

阎烈冷眼看着,沉默。

舒卓睿躲在他的身后,一脸嫌弃。

“斑比,你觉得,要是出事了,是他保护我们,还是我们保护他”

鹿鸣看了看自己爷爷的身板,又看了看其他两个人,一时沉默了。

“小友。莫要猖狂”

鹿哲天脸色一沉,怒气相望。

他这个样子,看起来还是有点吓人的。

舒卓睿一下被震住了,缩了缩脖子,没有再开口。

“行了,开始吧。”

阎烈蓦地开口,打破了刚才的僵局。

鹿鸣急急点头,将千纸鹤拿了出来。

这时,他忽然发现,千纸鹤的颜色变了。

“老大,这”

阎烈也看到,眼中的神色同他差不多,只是波动小了一些。

“傻子,你看他有用”鹿哲天走到他的身后,敲了一下他的后脑勺,“给我看看。”

鹿鸣吃痛,不由撅了撅嘴,听言后,还是不自觉的看向阎烈,直到看到对方点头,才将千纸鹤递给自己爷爷。

“真是的,我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孙子以前让你多看点书,非说那是封建迷信,没用。现在,连这个都不会看。”

鹿哲天转着看了看,抓过鹿鸣的手,扎了一下。

鹿鸣不察,脸色又是一疼“爷爷,你做什”

话还没说完,他就看到那只千纸鹤飞了起来。

“活活d,竟然活了”

他惊讶的大叫起来。

舒卓睿也跟着叫了起来。

“我的天,这玩意真神了。老阎,老阎,快看”

阎烈瞳孔一震,面色却是没有一点变化。

“跟着走吧。”

他沉声开口。

鹿鸣回神,急急点头。

他们正准备跟着千纸鹤离开,就听鹿哲天开口道“开车走吧。”

他们愣了一下。

鹿鸣小心翼翼看着阎烈。

阎烈沉吟片刻,点头同意。

鹿鸣见他竟然没有一点意见,就同意了,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默默想“老大这是被人下蛊了”

午夜的街道,几乎没有行人。

他们出了警局后,竟然真的开车才跟的上千纸鹤的速度。

大约一个小时后,千纸鹤在玥山脚下停住。

阎烈停车。

下车后,鹿哲天面色忽地一凝,拦住了他们,一个给了一个黄符。

“一会挖人的时候,不管你们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回应,也不要回头。挖到人,就立刻离开。”

鹿鸣和舒卓睿闻言都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噤,不约而同看向阎烈。

对方依旧同平常一样,眼中不见丝毫的波澜,甚至已经开始打量周围的环境了。

而漂浮在空中的千纸鹤仿佛有了意识那般,竟然停着,等他们整理好才继续往前飞。

舒卓睿不由碰了碰阎烈,小声嘀咕“这玩意,真的神了。我现在再也不敢高举科学的大旗了。”

“这个世界上,本就有太多的东西是未知的。不过,给你们这个东西的人,怎么没有一起来她难道不知道这玩意同阴司之路,危险重重。”

鹿哲天慢悠悠话语中,有教导,有不满,还带着一点试探。

“她没空。”

“胡闹,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是没空,就可以推脱的这分明是故意让你们去送死”

舒卓睿听了不由打了一个哆嗦,戳了戳阎烈“这老头说的”

阎烈摇头,“她夜班。”

再说,一个对鬼都会留情的人,怎么可能会不管人

加之,阎烈本就鹿哲天有所保留,因而根本没有将他的话放在身上。

不过若是夜绾绾在的话,肯定会告诉他们,阎烈存在对于那些小鬼而言,就是活阎王,根本不带怕的

舒卓睿听说夜绾绾是夜班,心思就转了。

人家毕竟是帮忙,还真不能让人在事情都处理的差不多的时候,还请假。

断人钱财,可等于谋财害命。

不好不好。

他调整好心态后“那老头说的情况,她同你说过吗”

阎烈摇头。

鹿鸣这时也凑了过来,小声说“可能,她觉得我们不需要吧不是说当警察的,身上煞气都重吗”

“臭小子,你听谁说的”鹿哲天听言,生气的怼了一句。

鹿鸣一怔,无辜的眨眨眼“爷爷,不是你说的吗”

鹿哲天一顿,脸色一沉,青黑交替变了几次,气的胡子都快飞起来了。

“哼,其他没见你记得清楚”

他说罢,气势汹汹的转身离开。

一行人走了大概二十分钟,千纸鹤停了下来。

鹿哲天拿出盐,以千纸鹤为中心,画了一个直径为两米的圆。

“好了,你们可以挖了。”

三人相互看了一眼,拿起工具,开始动手。

下铲时,发现土质很硬。

没一会,舒卓睿就放弃了。

“哎,我这个坐办公室的,还真是比不了你们。”

阎烈和鹿鸣还在继续。

而鹿哲天则在周围晃悠,不知在看什么。

鹿鸣看自家爷爷没注意这边,凑到了阎烈身旁,压低声音解释道“我爷爷看到千纸鹤后,就一直追问我是谁做的,我没说。他就说晚上要跟着我来看看。我答不答应都没用,他都会找到我的,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我不是故意的。”

阎烈点头。

“嗯,没关系。”

努力挖坑的人,没有发现鹿哲天越走越远。

舒卓睿发现了,但是因为不喜欢那老头,也就没说。

医院。

夜绾绾如平常一般,一边懒洋洋的写报告,一边同明月闲聊。

明月正在八卦阎烈的事情,忽然见她脸色一变,蹭地一下站了起来。

她吓了一跳“绾绾,你怎么了”

夜绾绾脸色深深吸了一口气,轻轻摇头,又慢慢坐了回来“没什么。刚才突然想起来,家里洗的衣服没有晾。”

明月“哦”了一声,正好有人按铃,“那你回去弄好就行了。我过去看看。”随意回了一句后,便离开了。

她没有注意到夜绾绾眼中的慌张。

夜绾绾根本没有注意她已经走了,心里在想,他们就是去挖个尸骨,有阎烈在应该不会出事。而且都是人民警察,应该不会乱动其他东西的。

可是这样,也解释不了她刚才突如其来的心悸。

那是千纸鹤被“脏”东西毁掉后的感觉。

本来,在找到尸骨后,千纸鹤会自燃。

她不会有任何感觉。但是现在

夜绾绾的心,没来由开始慌了。

她转头看向虚空,叽里咕噜说了一堆。

若是鹿哲天在的话,会发现,她说的是鬼话。

夜绾绾拜托陈敏去找阎烈。

白天的时候,她多了一个心眼,在阎烈身上放了一个小的凝晶,出事的话,可以保护他。

现在虽然凝晶没有反应,她却还是放心不小。

陈敏走后,她不安的像个困兽一般,在护士站内转来转去。

连明月回来都没发现。

“绾绾,你究竟怎么了”

两人共事一年多了,明月从来没见过他这么焦躁的样子。

夜绾绾终于还是坐不住了,“明月,出事了。你顶着一下,我很快回来。”

“嘿,绾绾,我一个人搞”

她话还没说完,夜绾绾就已经跑不见了。

“搞不定啊你这样,一会要是有重大事故,我可该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