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1章 名誉

小说: 逐浪洗剑录 作者: 她的眉笔 更新时间:2020-01-14 22:59:40 字数:3530 阅读进度:571/579

他曾对宇文不弃说过:“霍十三刀绝不是冷血狂徒,也绝不是疯子,他是一个英雄。”

人人都认为霍十三刀这个人很可怕,是个冷血狂徒,是个疯子。

但宇文渊的看法却是恰恰相反。

别人也许很难相信宇文渊的说话,但宇文不弃却绝对相信。

他相信霍十三刀血洗点苍派,一定有某种不为人所共知的理由。”

但那又是什么缘故呢?

宇文不弃不知道。

他一直都希望能够找出答案,替霍十三刀吐出一口冤屈之气。

直到现在,他总算有机会见到霍十三刀了。

但有一件事,却是他绝对想不到的。

这件事就算事前让宇文不弃先去猜十天八天,也绝对无法想象得到,世间上竟然会有人向他提出一个如此这般的要求……

霍十三刀的确很高兴。

他很高兴见到宇文不弃。

他不但在这里遇见了故人之子,而且还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帮手。

他的脸色忽然又变得很凝重。

宇文不弃投有说话,他知道霍十三刀一定会有很重要的事情告诉自己,他没有猜错。

“我现在要求你替我办─件事。”

宇文不弃闻言,但他没有皱眉,就算霍十三刀提出任伺要求,只要是他能力所及的,他都决不推辞。

霍十三刀沉吟片刻,接道:“这件事并不难办,而且你一定可以办到。”

郎如恢下意识的点头。

霍十三刀忽然把那柄锈迹斑斑的刀,递给宇文不弃:“你拿着这把刀。”

宇文不弃依言把刀拿着。

这把刀外表看来已是朽铁,但接在手里之后,宇文不弃才发觉它的重量,远在意实料之上。

霍十三刀混浊的咳嗽声又响起,半响才缓缓道:“这把刀虽然钝了一点,但要砍断任何人的双手,却绝不会太困难。”

宇文不弃知道这是事实。

霍十三刀忽然笑了,虽然他的笑容有点苦涩。

他伸出自己的双手,然后用板平静的语气时宇文不弃道:“我要你把这一双手砍掉。”

蝮蛇噬手,壮士断腕的故事,宇文不弃已听过不少。

他再三仔细凝视霍十三刀的手。

这双手虽然巳苍老一点,但凭宇文不弃的观察力判断,这双手绝对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

霍十三刀的语气,仍然是那么平静:“我的手没有毒,甚至,连冻疮都没有一颗。”

宇文不弃已瞧得很清楚。

这一双手的确无毒。

他知道霍十三刀绝不会和自己开玩笑,但他怎样也想不出一个道理,可以解释霍十三刀何以忽然会有此一举?”

霍十三刀的手却在这把锈刀之下。

他突然厉声道:“砍掉这一双手。”

宇文不弃下不了手。

霍十三刀难道真的疯了。

但宇文不弃知道不是,他没有疯,他的神智比任何人都更清醒,他的目光是精锐如箭,并不是涣散崩溃的。

宇文不弃叹息一声:“我只想知道其中的理由。”

霍十三刀的脸彷佛已开始扭曲,但他仍然坚持宇文不弃把自己的一双手砍掉。

双方在僵持。天地肃杀。

霍十三刀若断了一双手,他就不再是霍十三刀,而是个永远无法再使用刀的残废,残废本来就是一件可怕的事,尤其是对霍十三刀来说,他的一双手,不啻等于是他的一切,包括生命和灵魂在内。

他的生命献给了刀。

他的灵魂也献给了刀。

他没有了手,也就没有刀。

没有了刀的霍十三刀,他活着一定比死亡更痛苦。然而好死不如恶活。

人毕竟有一种强烈的生存欲望,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不该让死神早一步把自己带走。

霍十三刀忽然冷笑。他的冷笑比风雪更冷,却又比世间上最苦的药味还更苦。

“你再不砍下去,我就嚼舌!”

他的态度更坚决,他的牙齿已咬破唇间,殷红鲜血分成两行向下巴奔流。”

宇文不弃的手竟然发抖。

近数年来,他在江湖上身经大小百战,一双手从来也没有发过抖。

霍十三刀的目光更尖锐,他绝非恫吓宇文不弃。

宇文不弃咬牙,突然道:“好!我砍!”

刀光倏地一闪。

锈迹斑斑的刀闪起一道暗淡的刀光,随即两股血泉怒射如柱!

霍十三刀的一双手真的被砍断了。

他不但没有痛苦之色,反而好像很感激宇文不弃。叫道:“好,砍得好!”

宇文不弃的手巳僵硬,连他自己都记不起这一刀是怎样砍下去的。

霍下三刀脸上虽然没有露出痛苦之色,但冷汗却终于还是淌了下来。

他并非不疼,而是忍耐着。能忍受这种痛苦的人,世间上绝不会多。

霍十三刀突然大笑。

宇文不弃的心有点酸,也有点发毛。

霍十三刀就在大笑声中,消失在茫茫白雪里,他最后告诉宇文不弃的说话,是:“把刀埋掉,永远莫再让我见到它……”

霍十三刀走了。

地上的血迹很快就凝结。

茅房内又走出了另一个人。

这人当然就是方杀。

他的脸简直就是一块石头。

一块又冰冷,又坚硬的石头。

这张脸唯一与平时不同,就是苍白。

方杀的脸竟比霍十三刀的脸还更苍白,彷佛刚才砍掉的手并非霍十三刀的,而是属于他的。

这一场“茅房里的决战”,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宇文不弃不知道。直到他知道一切真相,那已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

在决战之前,方杀曾与霍十三刀有过这么一段对话。

方杀:“今天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霍十三刀:“除此之外,已别无选择了?”

方杀:“有,除非你把自己的双手都砍了下来,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霍十三刀:“可以,但霍某也有一个条件,除非你先把自己阉掉!”

──他们在针锋相对。

──他们说的本是气话。

但到了决战一触即发的时候,方杀竟然把霍十三刀带进茅房。

没有人知道怎么一会事。

但霍十三刀却在茅房里看见一幕令他呕吐的事。他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事,但这种事却在他的眼前发生了。

这种事即已发生,而他的说话也已说在前头,那还有甚么好说的?

──方杀能狠得下心肠,下得了手,霍十三刀为什么不能?

霍十三刀是一条汉子。

当然,你可以说他是─条笨驴,但有一点不可不知,霍十三刀自出道以来,从来没有对别人失信过─次。

他既不失信于朋友,更不失信于敌人,一言既出,永不追悔。

他不愧是个言重九鼎的汉子。

所以,他的一双手就此丢了。

这种事说出来非但荒谬,而且也令人难以置信。可是,这却是铁一般的事实。当宇文不弃知道这件事真相之后,他最少五天粒米未进。

因为他也想呕吐。

在此之间,他怎样也想不到世间上竟有如此混帐,荒谬的事。

江湖人所做的事岂非也是荒谬绝伦?

方杀盯着宇文不弃看了半天。

宇文不弃也盯着方杀看了许久。

他们两人以前从未谋面,但这一阵目光的接触,却象是天上的两颗巨星,忽然相碰在一起。他们目中所发出的光采,也是令人不寒而栗的。

方杀突然道:“英雄枪宇文不弃?”

宇文不弃道:“正是郎某。”

方杀道:“你来迟了。”

宇文不弃道:“你好像受了伤。”

方杀道:“不错。”

宇文不弃道:“这谁弄伤你的?”

方杀摇摇头道:“不知道。”

说完这三个字后,他的人已在远方。

就在这一天晚上,宇文不弃把刀埋在一个很秘密的地方。

他答应过别人的事,从来不会忘记。

他相信这把刀再也不会重现江湖。

但霍十三刀呢?他双手已断,他又将会变成怎样?宇文不弃没有再想下去。

他不愿想。也不敢去想。

就在他心境渐趋平静的时候,风雪也同时停顿下来。

又将黎明,明天又会是一个怎样的日子呢?

每逢清晨,她总是喜欢骑着那匹神骏的白马,穿过那条建筑雄伟,路面宽敞的大桥,到大桥彼端呼吸郊野清鲜的空气。

她叫海飘。

她自从出生以来,一直都住在海星堡,海星堡是她的家,也是海家世代相传下来的祖业。

在北武林,人人都知道海星堡背山而建,位居险要之地,再加上巩固的城堡,森严的守卫,数百年来,除了傅三魂之外,谁也没有本领闯进这一座堡垒。

傅三魂是五个年前的武林第一高手,他闯堡并不是为了与海星堡有什么冤仇,而是为了赌博面已。

结果,傅三魂闯堡成功,在两个时辰之内,连闯七关,直杀进海星堡最后一座大厅。

本来他还要面对海星堡第十一代堡主海飞涛的决战,但海飞涛却宁愿认输,也不愿与傅三魂交手。

他认为这一战倘若发生,无论是谁胜谁负,都是一件值得遗憾的事。

海飞涛爱惜名誉。

无论是自己还是别人的名誉,他都同样爱惜。

他知道傅三魂心高气傲,绝对不容许自己失败,而海飞涛也是同一类型的人。

与其交手战败,不如不战认输。

也许别人同样会认为海飞涛是败了,但他自己却并不认为如此。

他只是认输,而不是真的战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