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若敖氏之难(三)

小说: 子午春秋 作者: 云垂天地间 更新时间:2019-12-03 06:48:26 字数:2273 阅读进度:307/307

斗皇说:“父亲啊,我岂止是在哀痛叔父,我是在哀悼整个若敖氏啊!叔叔是整个家族氏的护卫者。若敖氏兴旺了一百多年,敌众足以灭族,权盛足以夺主;喜爱叔父的人与忌恨父亲的人一样多。

“叔父在,敌人不敢乱动,现在他死了,若敖氏失去了庇护,能不灭亡吗?您现在是若敖氏的族长,我是您的继承人;叔父的死到底因为什么,您为什么还要向我隐瞒真相呢?”

斗椒不想在对儿子隐瞒,于是向他透露了全部秘密。

斗皇得知事件真相后更是痛苦万分:“父亲!你怎么能自毁家门呢?!你和叔父是若敖氏的两扇大门,互为依靠。现在叔父没了,一扇门又起什么作用呢!那蒍贾是个不折不扣的小人,他从城濮之战前就开始与若敖氏为敌了!他什么时候为若敖氏考虑过呢?

“当您和他密谋时,他为什么那么轻易就应允了呢?他在计划阴谋时为什么又将您排斥在外呢?他对您的事怎么比对自己的事还要积极热心呢?而他在其中又有什么利益呢?

“看看现状,您是不是和叔父生前处在同一个地位呢?蒍贾是不是又进了一步呢?您的支撑又在哪里呢?蒍贾谋害了叔父难道就是为了区区一个司马吗?谁能保证说他不会再陷害父亲了呢?

“单单一个蒍贾还不值得害怕。但是,您难道没有想到吗,为什么整个阴谋实施得那么顺利,顺利得令您也无法想象?对于叔父的罪行,君王的脸上有愤怒吗?有憎恶吗?对于叔叔的功业,有愧疚吗?有惋惜吗?

“我什么都没看到,只看见君王眼中那如释重负的轻松,目光中对父亲的藐视和嘲弄。爱叔父的人都变成恨父亲的人,原来的仇敌却一点没有减少。现在您明白这个阴谋的真正目的了吧!现在您怎么应付当前局面呢?

“大国不吞并小国,不足以成为大国;大族不侵夺小族,不足以成为大族。大国无厌,威逼天子;大族无厌,威逼君主。周天子忌恨君王问鼎中原,君王又为何不能忌恨若敖专行国政?

“从子文开始到现在,国家的八位令尹中有七位出自若敖氏{斗谷于莵、成得臣、斗勃、成大心、成嘉、斗般、斗椒};天无二日,国无二主,有哪个君王能够容忍若敖氏与他共享楚国?父亲虽然位极人臣,但是每天聚集在君王身边的又是什么人呢?是王子婴齐、王子侧、蒍氏、潘氏、屈氏、伍氏这些王室新贵!

“若敖氏已经夕阳西下了!上有君王怨恨,下有小族觊觎,若敖氏怎么能不被灭亡?事到如今,父亲还是告老致仕吧,成全楚国上下的心愿,才是保全家族之道。而王廷上还有斗克黄,他知礼仁厚,必能佑护若敖氏。子文的预言已经出现徵兆了,不要让它成为事实了吧!”

斗椒说:“皇啊,你说得很对!我确实、确实非常后悔,但是,如果一头牛又肥又壮而将要成为牺牲时,如果可能的话,它会砍掉自己的肢体,割下自己的皮肉,毁弃自己的外表以求得苟活吗?也许你会,但我不会。

“你自弃,人必弃你;你自毁,人必毁你;你终究还是无法保存自身。让为父来告诉你吧:我在王廷之上,与三世楚王及无数大夫周旋了三十几年;子玉自尽时我在场,子上被枉杀时我在场,子西被杀时我也在场,子扬……但是,你的父亲却活下来了!

“皇!若敖氏在成王时期已经遭人忌恨了!所以这么多年来已经有三个令尹被杀。天下哪个诸侯国有过这种乱象?成王知道子上是被诬陷的;而子西如果不受穆王逼迫又怎么会作乱?忠诚是没有用的,子玉、子上、子扬都是先例;而退却也是不可呢得到善终的。

“正如你所说,大族不侵夺小族无以为大,当我告老致仕、若敖氏有大族之名而无大族之位时,你会发现你身边都是垂涎三尺的恶狼,而若敖不过是无牙无爪、站都站不起来的、空有一身皮毛的老虎。

“那些王室新贵,不去侵夺若敖氏又怎么能成其大呢?你非常聪明,可是太天真了;你读的书很多,可是一点用也没有。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功成身退的啊!我们早就功成了,可是现在已经走得太远了啊!

“皇啊,父亲没有办法回头了,恐怕只有乱中取胜了,我即便不能成大事,也必杀蒍贾!这个奸贼是毁灭若敖氏的最大帮凶啊!我将要背上作乱的恶名,也是为了挽救若敖氏啊!你回封地去吧,我不会把你卷进滔天大罪之中,因为你已经有个很好的名声了。父亲要是失败了,你就逃到大国去吧!”

斗椒说完就不再听儿子的痛哭与劝告,拥抱了斗皇之后就把他送回封地去了。

斗椒有段时期特别欣赏蒍贾——他的一举一动看起来都是那么优雅高贵,谈吐机智风趣,能把各种下流段子讲出纯洁爱情的味道。

但是斗椒现在开始厌恶他了——他觉得这个人原来是那么面目可憎,说起话来阴阳怪气,一举一动都显得矫揉造作、令人作呕。

蒍贾也感觉到了斗椒情绪的转变,但是他并不在乎。因为比起讨厌自己的人来,讨厌斗椒的人不知道要多几千倍;而且他确信楚国人很快就再也见不到那个万人恨了。

的想法没有错,但他没有想到的却是,楚国人最先见不到的人却是自己——虽然蒍贾更有智慧,但斗椒更加疯狂。楚国的大司马时常需要离开都城,到各地去巡视武备情况。

鲁宣公四年四月,蒍贾外出巡视,斗椒率领族甲在一处人迹罕至之地袭击了他的车队,族甲杀光了他的卫队,两名武士反拧着他的双臂把他拖到斗椒面前,强迫他跪在地上。斗椒手持大钺,围着他转了两圈,然后问他:“伯嬴,你在谋害子扬时有没有想过今天的下场啊?”

蒍贾努力仰起头,仍然显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伯棼啊,我确实没有没想到。但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我轻视了斗皇,没有他你早就一命呜呼了。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死了,你也会死;但是蒍氏会在楚国生生不息,而若敖氏则会灭亡。我会享受着薳氏后人丰盛的祭品,我也会看见你的鬼魂骨瘦如柴,穿着破衣烂衫沿街乞讨!哈哈哈哈!”17